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星辰入懷
2024-06-15 08:51:42

【追妻火葬場+多人重生+惡女白切黑+全員火葬場】妹妹害她眼瞎、母親逼她代嫁,救家族數百口人,族人卻求她去死。心上人將她淬鍊成美人刀,用於權謀鬥爭,被罵禍國殃民。再睜眼,偏心母親、自私家族、男人,全都丟掉!善良的她不珍惜,那就試試,惡毒的她。後來,偏執暴君瘋了、族人跪地求饒、母親悔恨白頭,所有踐踏過她真心的人,一個個哭著求她原諒。暴君視她做掌中嬌雀,將她鎖在地宮金牢。所有人也當她是不起眼的麻雀,可前世是雀,今生是鳳。是鳳,就會突破牢籠,掠奪回屬於她的天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寧清窈一邊想著,一邊朝魚缸內投食。

那獨眼小鯉,自被撈上來後,喂得都胖了些,在睡蓮與水草之間嬉戲遊玩,好生自在。

看得寧清窈眯眼一笑。

她何嘗不是這小鯉呢?小鯉暢快,她好像也跟著暢快了些。

這是她第一次計劃逃離謝昀身邊,若能逃走,便能徹底與後半生那些悲劇割席。

她不敢恨謝昀、不敢恨太後、不敢恨當初將她淩遲剮肉之人,她也恨不起,她不過一個不受寵的小官之女,這裡的人,她哪個恨得起?

有恨,就會忍不住要報複,無論是謝昀、太後、還是殺她之人,她一個也報複不起。

若讓那些壓抑的恨意爆發,恐怕連她也控製不住自己,更會走上一條刀尖舔血之路。

不經意間,寧清窈握緊拳頭,指甲掐進肉中竟也不自知。

血,吧嗒一聲滴入魚缸。

午後,申時。

主院的蘭嬤嬤遞來一張請帖。

她與安瑾鬨了那麼一番,竟還有請帖遞上來,寧清窈倒是有些詫異。

前世她並不記得,這個時間段,有人請客吃飯……

明日三月二十三,卻是謝文澈生辰。

蘭嬤嬤拿著請帖,眼皮子一掀,陰陽怪氣道:“喲,大姑娘真是大孝子啊,連累自家母親抄《慈母涕》。”

“老奴雖是個下人,卻也是跟了夫人身邊二三十年的人,實在氣不過,今日我就要替夫人說幾句話。大姑娘在攝政王麵前告狀,未免做的太過——”

“啪!”寧清窈尚且握著魚食的右手,用力打了蘭嬤嬤一巴掌。

還冇說完的蘭嬤嬤,被打的頭腦發懵,似乎不敢相信,素來軟弱內向的寧清窈敢衝自己動手,反應過來後立刻發怒道:“我是夫人的掌事嬤嬤,大小姐,你怎麼敢——”

“啪!”又甩她一巴掌。

寧清窈揉了揉扇痛的手掌,彎眉一笑,耳光扇的有多用力,語氣就有多平靜:“你自稱老奴,喊我一聲大小姐,我賞你一巴掌,打也是恩賜、罵也是恩賜。”

“奴隸做久了也是奴隸,今日這巴掌便提醒你,主子家的事,不是你能摻和的。”

蘭嬤嬤一左一右被打了一巴掌,氣的渾身發抖:“夫人都多少年冇打我,你八成是瘋了。”

前世,因她內向良善,又因安瑾偏心,這蘭嬤嬤冇少欺軟怕硬,爬到她頭上生事。

上一輩子受夠了窩囊氣,重生後……

嗬嗬,這窩囊氣誰願意受誰受,反正她不能受。

寧清窈抬手再甩了蘭嬤嬤一巴掌,冷笑:“是不是我從前太過良善好說話,故而讓你覺得,我好欺負?說我瘋了?我看你才瘋了!一個奴隸也敢說我瘋了,若再被我聽到第二次,我撕爛你的嘴。”

蘭嬤嬤被連扇三耳光,嚇得節節後退,跌倒在地,看著步步逼近的寧清窈。

人還是從前那個人,可殼子裡卻似乎變了。

寧清窈掌摑的手掌微微發疼,站定在院中,冷眼看向狼狽的蘭嬤嬤:“即是來送請帖的?帖子呢?”

蘭嬤嬤被殺了銳氣,忙不迭從袖中抽出請帖,且退且進地小心過去:

“太子殿下生辰,皇後欲舉辦百官宴,宴請百官家眷,其中有寧家二位姑娘。所、所以,大姑娘你也得去。”

蘭嬤嬤說完這話,連滾帶爬站起身,頂著臉上十根手指印,逃離聽雪院。

太子……生辰……

寧清窈翻開那燙金福紋的請柬,這一方請柬好似會燙手,拿著有些沉重。

從前宴請寧家,安瑾不會帶她,嫌她內向不討喜,一般隻帶寧雅沁出席,這次之所以把請柬送到聽雪院,無非是因為,禮部寫明瞭寧家二位姑娘。

如今皇室公子皇子婚娶在即,恰逢朝中大臣不少公子姑娘也適齡,皇後借給太子舉辦生辰,一來相看各家姑娘,二來,也算給年輕男女一個機會。

寧清窈與陳潯訂婚之日還冇確定,訂婚之事也冇傳出去,故而,這才宴請了她。

她不想去,一想到謝文澈,她便隻剩下逃避。

前世她被謝昀利用,嫁謝文澈,害他眾叛親離、被貶荒漠,她摧毀了他原本燦爛光明的一生,毀了那個清朗如月的男子,可那男子卻在聽到她死訊之時一口血慪死。

如此情深義重,卻被她如此辜負踐踏。

如何有臉再見……

再見之時,隻怕她會紅了眼……

越虧欠,越逃避,越不想接觸,隻要離開自己,謝文澈就會循規蹈矩,過著他榮耀燦爛的一生,說不定會在與謝昀的博弈中登基稱帝,成為一代明君。

不知覺間,寧清窈攥皺了那份請柬。

……

第二日,天剛亮,春羽便推門而入,給寧清窈梳妝打扮。

“倒也不必這樣早。”寧清窈打著哈欠,睏倦地坐在鏡前。

“今日百官家眷都要去,姑娘自然不能比彆人差,何況您長得本來就美,隻需稍加打扮,便能豔驚全場……”春羽笑著給她搭配妝發。

寧清窈勾唇,忽然靈機一動:

“從首飾、妝麵、裙裳,皆要用我花顏樓的東西,明日去的官家小姐不會少,既然如此,正好做個宣傳。花顏樓已打點完畢,二十四號便會營業,月底二十九號,建安街與喜康街就會打通。”

一切時機,剛剛好。

她花顏樓的東西,都是當下和未來十年最時興的,是姑娘們最喜歡的。

春羽巧手翻轉,約莫半個時辰,一筆一描眉,上妝、點花鈿、簪步搖,鏡中出水芙蓉的姑娘,便逐漸美的不可方物,恍若神女。

說來,寧清窈前世今生經過謝昀的調教,也做過太子妃,也曾入過後宮,與那鳳位隻差一步之遙,她也算曆經大風大浪,論舉止、端莊、禮儀,真是一點也挑不出錯。

當她走出寧府,被春羽攙上馬車時——

寧雅沁被她的明麗晃到了眼睛,愣了一刻的神。

以往,寧清窈從不抹胭脂,穿裙裳總是青色、白色,要麼就是淡色,總顯得清湯寡味,可今日的她,穿了件紫羅蘭色織金蝶花團束腰長裙,簪著金步搖、戴著玉蘭耳鐺,描娥眉、畫隱花鈿。

寧雅沁出言譏諷,酸酸道:

“你打扮這麼妖豔做什麼?你可是定了親的人,難不成還想去宴席上攀高枝?你是個獨眼瞎,最好安分守己嫁給陳家,這纔是你最穩當的出路,可彆怪妹妹話多,妹妹都是為你好。”

“我,妖豔?”寧清窈看向她精緻到每一絲鬢髮都要調整形狀的妝容,恨不得勒斷的細腰,笑了一聲,“知道我為什麼打扮這麼好看嗎?”

“為、為什麼?”

寧清窈拂了下玉蘭耳鐺:“因為,老孃,願意。”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