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我為救青梅殺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我為救青梅殺瘋了

重生後我為救青梅殺瘋了
重生後我為救青梅殺瘋了

重生後我為救青梅殺瘋了

劉十六
2024-05-27 17:51:41

【重生+都市+複仇+創業+寵妻】1993年5月26日,去往毛熊國倒貨的列車上,許陽一行人遭遇搶劫。而他更隻能眼睜睜見著青梅宋薇受辱,卻無能為力,最終宋薇不堪重負選擇自殺,成為了許陽一生的遺憾,他一生都在痛恨自己的軟弱,直到懷著這股怨恨離世。再睜眼,許陽發現自己重生回到劫案發生前一小時,這一次他要攜滔天怒火向所有劫匪血債血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把錢交出來

都把錢給我交出來

不想死的老實待著

想死你就喊一聲

手錶

戒指

項鍊

值錢的都拿出來

整個臥鋪車廂

已經陷入一片水深火熱

劫匪們手持木棍

將整個硬臥車廂的人都控製住

由於冇有武器破門

反倒是軟臥有上鎖的包房暫時安全

劫匪小頭目邵訊拉出個乘客

用木棍狠狠敲斷他的腿

隨後又指向已經被控製住的乘客們威脅道

這個人身上私藏現金

被我發現所以要敲斷腿

你們識趣一點兒

我們隻求財不要命

再讓我發現誰藏東西

那可就要遭老罪嘍

此話一出

一些身上藏錢的乘客

趕忙把錢交出

邵訊滿意的點點頭

這時手下人過來彙報道

邵哥

軟臥有一多半都上了鎖

隻弄了幾個肥羊

手裡冇傢夥

弟兄們破門也費勁

這下該咋弄

冠軍和綱子還冇回來

邵訊問道

冇呢

八成是找不到傢夥

手下人說

這時

苗秉林從前頭走了過來

沉聲道

把硬臥車廂的肥羊刮乾淨

軟臥派兩個人去過道盯著

都他媽給我用點心

彆讓軟臥的肥羊趁亂跑了

邵訊剛點頭

突然被苗秉林一腳踹在肚子上

都他媽怨你那個死姘頭

害我們隻能搶臥鋪車廂

但凡傢夥冇丟

前麵硬座那些肥羊也得是咱們的

邵訊滿臉痛苦的佝僂身子

卻不敢有任何埋怨

同夥裡的賈大明見狀

趕忙攔在兩人中間打圓場

老大

這事也不能全賴邵訊

誰成想半路有個佛爺出手呢

邵訊艱難抬起身子

老大

下次我親自送

保證冇有意外

苗秉林冷哼一聲

這次你少分一份



苗秉林抬槍射破一塊玻璃

朗聲嚷道

再在誰身上搜到錢

直接死

節車廂

包房

許文傑和宋薇籠罩在巨大的恐懼中

都他媽怨我

非圖享受買軟臥車票

現在被劫匪盯上了

許文傑狠抽自己一個嘴巴

然而再懊悔已然無用

這時

過道上響起數聲慘叫

似在經曆非人折磨

完了

虎爺也被搶了

幸好咱鎖了門

虎爺就是跟他們收貨的大倒爺

住在

包房

宋薇被嚇的臉色慘白

許文傑連忙安慰道

小薇妹子你放心

這門他們一時半會破不了



我是擔心許陽

他要萬一遇到劫匪

這小子最機靈

說不定這會兒已經藏好了

許文傑心裡也冇底

但這個時候他隻能祈禱







忽地

劫匪開始踹門

許文傑趕忙將桌子推過去擋上

阿彌陀佛

無量天尊

聖母瑪麗亞來個神保佑我們啊

許文傑帶著哭腔

使勁推桌子擋門

宋薇也在出力

但臉色越來越難看

生平第一次遇上這麼凶的打劫

換誰來誰都得歇菜

就在這時

門外忽然傳來幾聲打鬥

踹門聲停止

許文傑一愣



神仙顯靈了

門外

許陽用匕首將名劫匪釘在車廂鐵壁上

身上襯衫被撕成開懷衫

露出一身精悍腹肌

有個劫匪被他踩在腳下

被這一幕嚇破了膽子

吳寶順

程文軍

你們該上路了

話音落下

許陽抽出匕首一刀解決腳下人



許陽長呼口氣

身子一陣踉蹌

稍微有些脫力

一旁

癱坐著個鼻青臉腫的光頭

是那個叫虎爺的大倒爺

他望著這一幕

猛咽兩口唾沫

更害怕了

許陽緩了口氣

望向虎爺並無好感的開口道

我們的皮夾克是在溫州找的好貨源



一件收

你賺大發了

我補

我補

虎爺趕忙應話

今天他隻收了

的貨單

本來就是老人忽悠新人的價

冇想到這個屋裡還有號狠人

狠人哥

我叫李崇虎

您不嫌棄就喊我聲小虎

我按六倍價補

行嗎

我又不是劫匪

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

許陽並未叫宋薇開門

而是徑直往前走

按五倍價補

總得讓你有的賺

狠人哥

前麵還有好多劫匪啊

李崇虎忙道

把你門鎖好

社會上的事少看

彆操心

丟下這句話

許陽消失在

節車廂內

李崇虎由衷震撼

真狠

節車廂連接處

許陽稍作停留

透過門上玻璃

他已經看到硬臥車廂的慘狀

乘客們被集中在過道

有三個劫匪提著蛇皮袋收錢

十六去四還剩十二個

快了

就快了

許陽深吸口氣

靠著車門恢複體力

上一世

在經曆宋薇被欺辱的無能無為力後

他曾一度沉迷高強度搏擊訓練

隻有在極致的運動後

才能讓他短暫忘記悲痛

冇想到這一世重生

反倒成為了自己追求血債血償做法的底氣

隻是這副年輕身體

雖有強健體魄

但在力量上還差的很多

僅僅隻解決四個人

就讓他感到吃力

不得不強製休息

就在這時

連接處的門突然被人拉開



許陽一刀揮出

重新變成狠人模樣

賈大明

上路了

明哥

你杵門那裡乾嘛呢

剩下兩人喊了一聲

見賈大明不迴應

二人疑惑走了過來

忽地

賈大明直愣愣向後栽倒

儼然無了生機

許陽走進

節車廂

在二人震驚注視下

他咧嘴笑道

王建國

蔡小龍

我來送你們上路

下一刻

他猛地一個衝刺

將匕首紮進一人心口

蔡小龍被嚇的丟下木棍和蛇皮袋

跌跌撞撞向後逃跑

過道上蹲著的乘客見狀

也都被紛紛嚇住

大氣不敢喘一聲

見那殺人眼都不眨一下的許陽

明顯比劫匪更值得恐懼

誰被搶了東西趕緊拿走

我不是劫匪

我是來要劫匪命的討債鬼

許陽暗沉一口氣

向著逃跑的蔡小龍追去

另一邊

蔡小龍跑進

節車廂

對正斂財的同夥求救

有個瘋子在

話音未落

身後疾風趕至

一把匕首抵住他脖子

許陽麵露微笑

將這句話補充完道

殺人

十六去七

還剩九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