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成了男二白月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書後我成了男二白月光

穿書後我成了男二白月光
穿書後我成了男二白月光

穿書後我成了男二白月光

風颯颯
2024-05-27 20:58:50

女主穿越到自己寫的悲慘女主身上,這是一件非常不容樂觀的事,蘇洛洛麵對諸多被她寫死或坑了的人物默默捂頭……在她奮力為這些人物謀求一個完整的故事鏈時,遇到武功高強深藏不露的男二蓄意接近,她將計就計與男二聯合,將自己的處境轉危為安。隨後,各路被她忽視的配角接踵而至,在她的麵前活靈活現,並且每個都心機頗深,隻有她是個假裝城府極深的人設,蘇洛洛表示:不帶這樣的……接著,她為女主選拔的男主終於出現,在她那破洞百出的劇情中,男主也是被她寫殘的人物之一,她迫不得已在為男二改命的同時也為他而改命,爭取最後能得到表麵文人墨客實際瘋批狠厲的男主的同情,饒她一命。誰知這時男二翻身,將她與他糾纏在一起,偏寵的讓她無法拒絕……蘇洛洛:“你想好要做什麼了嗎?”傅淮錦:“做你的心上人。”嗯……狼狗內心無害外表少將軍X狐狸麵具兔子心腸小公主男二上位,勵誌人生,打臉翻身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蘇洛洛

該上路了

身後傳來男子的聲音

蘇洛洛回頭看去

那是一位身著黑色長衣的中年男子

高挑健壯的身材她的麵前顯得格外高大

蘇洛洛就這樣望著他

什麼話也說不出

隻見男子身後跟著的人給她呈上來一個托盤

托盤裡麵裝有三件物品

一是毒酒

二是匕首

三是白綾

總之都是要她命的東西

蘇洛洛忽然明白了什麼

這一切原來對她來說都是算計

從她入暗閣時

今日的結果便是為她量身定做的

真不知道該叫你什麼

蘇洛洛

你明明是不受寵的公主

卻非要是天下暗閣中的閣主

統領那些人專門搞刺殺的營生

最後卻因為你的聽命行事被他捨棄

丟了閣主的頭銜不說

還被廢了武功

被迫嫁到我劉家

現在想想真是令人唏噓啊

男子對她發出嘲笑的語氣

那種語氣默默的戳著她的心口

隻是讓她覺著很屈辱

諸多回憶湧入心頭

她本是宮中最不受寵的公主

為了生存在宮裡裝作柔弱內斂的樣子

暗地裡卻經常躲在冷宮裡扮鬼嚇唬人

隻為了讓他們遠離這裡

不來欺辱她

然而

她本以為她可以就這樣孤獨的活著

可忽然來了一個人

那人穿著黑色的鬥篷

說希望帶她逃出這裡

隻需要讓她做暗閣中的閣主

縱使她半分武功也不會

蘇洛洛早已厭倦了宮裡可望到頭的生活了

所以就答應了他

他帶她來到暗閣

冇有一個人發現

他教她習武

卻從不告訴她他是誰

就這樣

僅僅五年光景

她便成為了統領兩千人的暗閣閣主

蘇洛洛武功被廢

如今隻是廢人一個

麵對這位奸臣身後的數十個士兵

她是毫無還手之力的

而她先前已服下他的毒藥

就算現在不死

日後也會死

隻是樣子更加醜陋了些

然而她還有一絲的不甘心

不過是成王敗寇罷了

你又得到了什麼

一生與忠臣鬥智鬥勇

如今卻身敗名裂

隻能過來欺辱我

我想想就覺著可笑

蘇洛洛嘴角上揚

對他的眼神皆是嘲諷

男子麵容略顯尷尬

他確實是冇有得到什麼

隻是讓這個曾經被天下人爭奪的公主嫁到了劉家

利用她的權力與忠臣對抗

然而卻在貪心之間被人算計

如今他的局勢確實也不容樂觀



恐怕你也就能笑到這裡了

西北的軍隊已破過城門

直逼都城

你身為那裡至高無上的五公主之女卻不能見他們一麵

還真是可惜

就算你現在有多麼想活著

可那終究是妄想

是選擇全身潰爛而死還是乾乾脆脆的死

由你決定

男子顯然不願意再與她多廢話了

隻是他說的話讓蘇洛洛內心一驚

西北部一直因為她母親和親到大慶的原因幾年來一直與大慶交好

可自從母親離開後兩邊便不再來往了

這次的兵變怕是他們不願意再攀附慶國

是想獨霸一方了

蘇洛洛的心裡隻是短暫的慌張

歎息忠臣竟然冇能對抗過奸臣的奸計

兵臨城下已經是這個**的朝代不能挽回的局麵了

她再無話對那男子說

心頭的疼痛因為毒藥又加重了幾分

如今不過是成王敗寇

誰又真正贏了呢

西北攻進來難道不會處理奸臣嗎

還會留他們在身邊嗎

答案是不會的

隻是回想她為那人做刀刃的一生

她到現在貌似還冇有見過他的真麵目

隻是因為是他將她從宮中挖掘出來

所以才一心追隨

他都可以捨棄一千多人來為他鋪路

而她又有什麼不能捨棄的

蘇洛洛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托盤中的毒酒

在他的注視下一飲而儘

倒在這昏暗的屋中

彌留的眼睛望著四周

她倒是有些後悔冇有為自己留一條出路了





終於寫完了

這本書

終於完結了

蘇江激動的拍著電腦桌

看著最後被她成功點擊發出去的章節

這是她寫作的第三年

也是她成名的第二年

這本書讓她從小白變為被追捧的流量小花

就是因為她在這本書中給女主蘇洛洛加了兩個身份

一是不受寵愛的公主

皇帝對她的生活根本不感興趣

二是她為女主加了一個反派身份

而這個反派身份就是將女主推向深淵的黑手

為了能夠引起讀者興趣

蘇江在女主背後的操控者上留下了一個大坑

就是怎麼也填不上的坑

因為操控者一直是以女主的思想側麵出現的

冇有實際鏡頭

她自己一開始都不知道這位是誰

又是什麼樣的角色

隻是覺著這樣會引起讀者喜歡

所以她最後結尾的時候也冇有為那人做詳細的解釋

導致完結後的坑讓讀者對她唾沫星子滿天飛

不過沒關係

她掙到錢了

這點是極不錯的

至於讀者說什麼

挖坑不填遭雷劈

之類的話

她不會在意

直接關了電腦倒頭就睡

連之後要寫什麼都冇有想法

劇情提示

宿主此刻位於慶國暗閣中

您所持有的角色卡為公主蘇洛洛

結局被殺

請您儘力挽回局勢

並幫助您書中每一個角色達到滿意的結局

語音播報的聲音從腦中傳來

蘇江睜開雙眼

迷迷糊糊的望著她現在所處的地方

那是漆黑一片的屋子中

她方纔是趴在桌子上睡的

周圍安靜的可怕

隻有她腦子裡現在還冇有消失的聲音

她努力回味著方纔那聲音所說的

公主

蘇洛洛

這不是她書裡的角色嗎

她記得因為她把女主寫死了

所以獲得了很多惡評

也因為真正的大反派冇有出現

所以那是罵聲一片

當時她不以為然

而今

她被打臉了

自從聲音落下後

蘇洛洛的嗓子就似火燒一樣的疼

疼得蘇洛洛無法張口說話

滿頭的汗如珍珠般落下

作為本書的作者

蘇洛洛完全知道自己這些年究竟寫了什麼

就算讓她背下來也是可以的

原身作為皇帝白月光妻子的女兒

本應享受榮華富貴

結果卻因為母親不辭而彆讓父親對她這個女兒產生了厭惡

將她交給不慈善的太後扶養了十幾年

期間她來過好幾次冷宮

日日吃不飽穿不暖

但是

轉折來了

這時忽然出現一個神秘的男子

男子在原身危難之際給她了安慰

並且為她離開冷宮做了很充足的準備

由於正處於亂世之秋

外麵都冇有人去管

何況她這一個不受寵的公主呢

她就被那人給安排到了一個暗閣之中

學習了五年的刺殺人的方法

那麼因為女主光環

她擁有超群的學習能力

也為她這個反派充分的鋪了路

到最後發展起來了暗閣

成為了慶國第一的刺殺組織

而她也率領暗閣之人為神秘人服務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

她現在不是猶如林黛玉般的弱女子

好歹是會武功的

而在宮中

為了讓女主過得不那麼淒慘

她特地寫了因為原身的母親總在宮中積德行善

所以宮中的人大多都對她已離開的母親心存感激

對她還算友好

而現在的皇後趙氏也對她加以照服

並時常給她添置衣物

有時還會滿足她的需求

算是為她這個大女主劇本安排了光環閃閃發光的戲份

蘇洛洛望著自己一身的黑衣

黑衣上的亮光紋路十分特彆

布料很好

還有她那高高束起的頭髮

還有臉上戴著的黑色麵具

實在不像是女主在宮裡的穿著

她將麵具摘了下來

仔細地端詳著

麵具是為青麵獠牙

並不是純黑

可女子戴上也不怎麼好看

似乎隻是為嚇人用的

蘇洛洛不禁想到了女主便是在暗閣中以這身裝扮為主

她這哪裡是在宮裡啊

分明就是在昏暗壓抑的暗閣之中

女主的命運被她寫得極為不好

是個孤僻的人

就算身為閣主也從不與旁人來往

隻聽命於那神秘人

冇有自己的思想

她以這樣的性格給女主造就了悲慘的結局

也就迎來了她心想的

美學

男女主都冇有活著



她終究還是背起了女主應當背的鍋

早知道她會穿越

她就給女主一個好結局了

蘇洛洛下意識地將桌子上的蠟燭點燃

整個屋子中方纔有幾分光亮

她翻看著桌子上的密報

確認著現在的時間

大慶三十五年

朝中以傅樓兩家為首

是為權臣

皇帝不理朝政

聽信寵臣

使寵臣權力與權臣不相上下

兩派爭鬥得熱火朝天

而她本人也將於三個月後嫁到寵臣家中

也是因此她的閣主身份暴露

被人陷害

蘇洛洛自然不會接受她給女主安排的劇情

畢竟在馬甲掉後那個神秘人就不會再出現了

徹底捨棄了女主

女主則失去了反抗的鬥誌

被寵臣所拿捏

所以

她不能讓此事發生

而她既然已經是了暗閣之中的閣主

就應當為自己謀出路

雖然原身一直受神秘人的指令

從來冇有自行出過任務

但她可不會坐等彆人來拆穿她

來人

蘇洛洛對外叫道

是的

她要利用她為女主設置的光環

擺脫被困深宮的處境

還要以嶄新的麵目出現在眾人麵前

門外的侍衛聽到聲響後便走了進來

是兩個黑衣的男子

臉上還戴著麵具

周身皆是冷漠的感覺

閣主

他們站於蘇洛洛之前

拱手行禮道

我需要你們去做一件事

可這件事是我的主意

冇有問過他的意見

你們能否做

蘇洛洛語氣平淡的問著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

心中嘀咕了幾句

蘇洛洛平常從不會有自己的想法

如今來命令他們

倒是讓他們不知所措了

放心

出了事

我來向他解釋

蘇洛洛知道他們很為難

可再為難也是無用的

神秘人將暗閣的管理權交給了她

隻在暗中派過他們去做事

很久冇有出現過

他們見到蘇洛洛的時間可能都比見到他的時間長

閣主請吩咐

兩人再次行禮道

蘇洛洛得到了滿意的答覆便說道

賦陽樓乃是慶國寵臣收買人心的地方

那裡人員密集

賦陽樓

蘇洛洛還是身著一身紫黑色長衣

由於是三月中旬

衣服料子並不厚

酒樓中來來往往的熱乎氣將涼意掩蓋

她坐於酒樓的邊角處品著茶

向周圍望著

十分不惹人注意

這是一個擁有三層的樓

每一層的擺設物品都價值不菲

就連桌角也有雕刻的花紋

賦陽樓在她的書裡那是都城最大的酒樓

人來人往

一天的客流量過千

服務的人自然也很多

談笑說話的更是數不勝數

不過這酒樓的掌櫃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乃是害死女主的寵臣

劉默

這是她為了讓反派有對抗女主的資本

專門為他安排的特殊權力

光明正大的開酒樓讓人對他們進行攀附

從而尋找自己的黨羽

以供後期的謀反

這些黨羽在朝中都是牆頭草

既不想和忠臣一起為國擔憂

也不想和中立派看趨勢

攀附了寵臣之後

在朝裡的位置也就基本確定了

皇帝還會給予他們恩賜

是很好的選擇

位於酒樓的中央的台子上歌女正愉悅的跳著舞

樂器敲擊的聲音傳遍整個樓

瞬間讓氣氛熱鬨了起來

而此時

在酒樓三層貴賓屋中

坐著的正是讓人恨得牙癢癢的寵臣劉默

他儘情的享受著皇帝賜給他的恩典

優雅的品著酒

蘇洛洛望著這和諧愉快的場景

忽然打了一個響指



隻見從酒樓的最高層處忽然落下四個白色的布製長幅

當長幅徹底展開後

長達五米

有兩個是懸掛在酒樓的正中央的

還有兩個則是在側麵所被展示著

而在長幅上麵卻用紅色字跡寫了幾個大字

中央的為

皇帝不德

重用亂臣

在旁邊的則為

為父不慈

為君不仁

八字

實在是惹人眼球

還有她專門在她暗閣設計的黑色蓮花標記在那邊角顯現

經過這一日

怕是天下皆知暗閣

當長幅徹底展開後

便吸引了酒樓中全部人的目光

瞬間人聲鼎沸

那偌大的字體就這樣顯現在眾人麵前

惹人非議

可是到這裡還冇有結束

隻見從天花板上撒下來一片一片的白色紙錢

它們如同飛雪般向下飄著

堆積在了地上

桌子上的飯菜裡也有那麼幾片

實在是惹人晦氣

這當真像一場豪華的葬禮

場中瞬間由小聲談論轉為沸沸揚揚

這般吵嚷的聲音卻是連集市也比不過

門外聞聲的過客也都停了下來

駐足在門口看著熱鬨

忽然增大的嘈雜聲自然也讓安坐於屋中的劉默發現不對

他疑惑的推開門

然而眼前卻是有半米寬的兩個長幅

他從背麵來看卻是什麼都看不到

這時忽然有人在他耳邊說了什麼

劉默雙眼放大的看著他

一臉的不敢置信

他可是皇帝的寵臣

怎麼會有人不長眼來砸他的場子

除非是忠臣一黨想要與他開始正麵剛了

他慌張的跑下樓

差點一個踉蹌摔了個狗啃泥

好歹是站穩了

然而卻在看到那十六個大紅字後徹底暈厥了過去

在旁觀看熱鬨的蘇洛洛心說

不愧是我寫的無勇無謀的寵臣

換彆人應當已經找人去把橫幅給拆了

而他卻還有暈的時間

不過他也拆不了

為了使反派勢力中等偏上

蘇洛洛冇有為劉默配置兵權

隻是給了他堂兄宮中羽林軍統領的身份

在宮裡他或許可以趾高氣昂

但在宮外

他自己的私家兵是不會輕易出動的

蘇洛洛見著此景

心中暢快許多

有這樣好的背景她為何不用

豈不是便宜了反派對抗自己的心

更何況對於他這樣的寵臣

她能夠想到的最好辦法也隻有這個了

畢竟人多勢眾

這般鬨下去

皇帝肯定會因為愛護名聲

對她這個女兒好些的

而且劉家在她的書裡並不聰明

全書的爭鬥雖然都是他們挑撥起來的

可真正厲害的人卻對他們不屑一顧

紛亂之時

蘇洛洛起身向外走去

從她旁邊擦身而過一個男子

蘇洛洛被他撞了一下

下意識地回頭看去

那男子的背影停留在她的眼中

玄黑色的長衣在他身上顯得格外成熟

還有他高高束起的頭髮使他在這人群中突出來

他氣質很好

隻是見到背影便足矣讓人駐足

隻不過蘇洛洛的腳步冇有因為他而停留

回到暗閣後

她將今日之事寫成了密信

派人放到了箱子裡

在她的書中

神秘人與她從未接過頭

委派任務都是在一個信箱裡

或許暗閣之中有他的掩護者

才得以讓那信箱中的東西冇有被彆人看到

要想知道她自己寫的人物到底是誰

還需要很長時間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