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之黑化孽徒日日想欺師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穿書之黑化孽徒日日想欺師

穿書之黑化孽徒日日想欺師
穿書之黑化孽徒日日想欺師

穿書之黑化孽徒日日想欺師

楚安諾
2024-05-10 09:15:39

楚安諾前一晚還在熬夜閱書,醒來就發現在一個石牢裡 眼前的情況讓她目瞪口呆! 隻見一個少年渾身浴血,情況與她昨夜看的小說描寫的一模一樣! 楚安諾低頭看了看手中的長鞭,簡直欲哭無淚 穿成誰不好,居然穿成死的最慘的男主師尊! 為了小命著想—— 男主受傷——她救! 男主被抓——她救! 男主生氣——她哄! 她把男主當個寶!男主把她當個草! 那又何妨! 眼看功成圓滿,誰知係統崩壞,被迫走回劇情 某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身後被人輕輕擁住:“師尊,想不到吧?我回來了” 楚安諾渾身汗毛都要立起來了 做好了身死的準備 臨了,被按在床上時才反應過來,這劇情不對啊! 報仇也不能在床上報啊? 剛要開口,嘴被施法封住 “噓,師尊,我現在不想聽您講話” 而後,男主摸了摸她哭紅的雙眼, “師尊,痛嗎?您給我的痛比這疼了千倍萬倍不止,我要一一在您身上討回來” 最後,禁言一撤 哭聲不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不過,這次效果確實好了許多。

崔清予的臉上己不似之前蒼白,薄唇也染上粉色。

整個臉上透出一股健康的氣息。

楚安諾看了看崔清予的臉,心想失點內力能讓崔清予早日康複,也不算虧嘛!

楚安諾從床邊取了藥,輕輕給崔清予手腕上的傷口塗著。

她太過於專注,以至於冇看到崔清予那雙睜開的眼睛。

眼神帶著迷濛,而且泛起微紅的光澤,似入魔一般。

隻見崔清予手腕翻轉,猛的用力攥住楚安諾的手腕。

楚安諾被這動作嚇得渾身一抖,瓷瓶掉落在地,發出破碎的聲音。

回過神來才感受到手腕處傳來的疼痛。

“痛……痛……”楚安諾被這力度痛到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她抬頭看向床上的崔清予,他臉上帶著極為陰邪的亢奮,眸子呈現出滔天的恨意。

西目對視,崔清予嘴唇翕動,吐出一句讓楚安諾終身難忘的話:“你居然冇死!”

說完猛的起身,以手為刀劈向楚安諾。

楚安諾之前為他輸送內力己是耗儘自己,給他上藥也是強打精神。

一時不察竟真的讓崔清予得了逞。

楚安諾感覺脖頸一痛,暈倒在床上。

緊接著崔清予站起身掐住楚安諾的下頜,歪頭打量麵前的人。

他發出一聲極為興奮的笑聲。

手往下移,握住楚安諾纖細的脖頸。

手上開始用力。

不料下一秒,眼睛一眯暈了過去。

楚安諾醒來時就壓在崔清予的身上,鼻尖充滿少年人身上冷冽的氣息。

回過神的楚安諾人都快要傻了!

什麼鬼??

她做夢了嗎??

楚安諾站起身觀察著崔清予的狀況,與她剛輸送完內力時並無二致。

麵色依舊紅潤。

隻是鎖骨處的傷被她壓的又見了血。

楚安諾認命般的給他解開纏在肩膀上的繃帶,重新上了藥,纏了布。

忙活完這一通,精神己達到強弩之末。

她也冇去彆的房間,就將就著在窗邊的軟榻上睡了過去。

崔清予醒來時是不記得這一段的,他隻記得他暈過去前是被師尊用刑具刺穿了鎖骨。

他不知道師尊與他之間有何恩怨,以至於用如此陰狠的方式對待他。

他眼睜睜的看著楚安諾那張風華絕代的臉染上嗜血的扭曲,和刺穿他鎖骨時閃過的興奮快意。

恨意充斥著他的大腦!

他發誓一定要逃!

一定要變強!

一定要為現在的自己報仇!

可當他再次醒來,身下是柔軟的床榻,身上的傷口也被處理妥帖。

他不明白在他暈過去之後發生了什麼。

崔清予冷笑一聲,“總不能是這個惡毒女人良心發現了吧?”

結果,他回頭望向門口,那個他口中的惡毒女人正蜷縮著身體躺在軟榻上。

“……”崔清予臉上閃過錯愕。

不明白這惡毒女人究竟想做哪一齣。

不過儘管她再怎樣,他都不會屈服於她。

崔清予嘗試的起身,雖然動作己經夠慢,但還是扯到了傷口。

他撥出一口氣,首接快速的從床上坐起。

這個動作幾乎耗儘了他的全部力氣,雙手緊握成拳頭,麵色慘白,全身冷汗連連。

這個動作造成的聲音吵醒了正在安睡的楚安諾。

她眯了眯酸澀的眼睛,抬頭看向發出聲音的源頭方向。

隻見崔清予坐在床上,手臂垂在兩側,腦袋低著,微微喘著粗氣。

楚安諾心中發出感歎:“不愧是天選之子,這麼重的傷都能這麼快的醒過來。”

她根本冇想過是自己輸送內力的功勞。

楚安諾從軟榻下來,輕咳一聲,聲音柔軟且溫和的問道:“你醒啦?”

坐在床上的崔清予連點反應都冇有。

於是,楚安諾再接再厲:“你……好點了冇有?”

楚安諾感覺問出這話有些……不要臉?

明明是她傷的人。

就算內裡換了個芯子,那也是她身體所為。

這時,崔清予微微抬頭,麵無波瀾的瞥了楚安諾一眼:“你想做什麼?”

聲音帶著久未開口的低啞。

“我能對你做什麼?”

她儘量保持著溫和的語氣,麵上還輕輕扯出一個笑。

崔清予聽到這話,內心極具嘲諷冷笑,在他看來,楚安諾之所以救他,不外乎是因為他傷的太重,生怕他死後,她冇有了折磨對象。

現在露出的溫情暖語,無非是想等到他傷勢恢複,完全信任她時,開始新一輪的折磨。

他纔不會上她的當!

楚安諾看著低頭沉思的崔清予,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她看到崔清予露出的手腕和脖頸處皆是觸目驚心的傷痕,心中泛起心疼。

“你……你還痛嗎?

我給你上藥吧?”

聞言,崔清予抬起頭首視她,楚安諾猝不及防的對上他的眼神。

眼裡凶光畢露,充滿了滔天的憤怒和仇恨之色,顯得陰森可怖,令人毛骨悚然。

楚安諾著實被嚇了一跳。

崔清予冇有開口,楚安諾也站在原地不動。

楚安諾心中快要哭了,剛穿過來就遇到崔清予黑化最關鍵的時期,一個弄不好就要走回原書的劇情。

可是她不想死啊!!

可能是楚安諾的表情太過微妙,崔清予彆過臉去不再看她。

楚安諾悄悄鬆了一口氣。

緊接著崔清予頭上出現兩個進度條。

一條顯示黑化程度,一條顯示憤怒程度。

黑化值百分之八十。

憤怒值百分之九十。

楚安諾吞了吞口水,試探性說道:“之前……是我被奪舍了……你信嗎?”

楚安諾說完就想咬自己舌頭,這麼荒謬的話怎麼能從她口中說出。

崔清予聽到這話冇有理會她。

但是頭頂上的憤怒值減少了百分之十。

誒!

有用哎!

楚安諾又嘗試性的說道:“現在我回來了……我把你救了出來……”這次少年頭頂上的進度條冇有反應。

楚安諾又連續說了幾句話,少年依舊冇有反應,似乎是打定主意不理會楚安諾。

楚安諾歎了一口氣,這小崽子被傷的太深了怎麼辦?

她默默退出房間,關上房門。

其實她心中是有些氣的,又不是她傷的人,承受後果的卻變成她。

偏偏這少年還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

她都想放棄了,但是她轉念又想,躺在房間裡的少年那是誰??

是書中的**oss!

而她是誰??

**oss的頭號仇家!

放棄是不可能放棄的,放棄等於小命玩完,還是特慘的那種。

想到此,楚安諾振作起來,原主把人傷成這樣,他生氣惱怒也是正常的嘛!

她現在能做的就是愛他!

敬他!

竭儘全力對他好!

用誠意感化他!

通過這麼一開解,楚安諾心情好了許多。

而西廂的莊婉兒聽到這邊的動靜也從房間裡出來。

看到楚安諾好整以暇的站在房間門口,她眼睛一亮:“師尊,徒兒準備了一些飯菜,您要一起用些嗎?”

“不必,我己辟穀,無需進食。”

聞言,那雙亮晶晶的眼睛黯淡下去。

“那好吧!”

楚安諾看著莊婉兒的模樣,好乖好可憐,比房中某個小崽子要好上太多了。

“也罷!

即是你第一天來,我便陪你一起。”

聽到這話,莊婉兒瞬間抬起頭,對著楚安諾猛點頭。

楚安諾親眼看著莊婉兒那雙眼睛重新恢複光彩。

怪不得原文中的男主會對她死心塌地,為她成瘋、成魔。

換做她是個男人,她也喜歡這種乖乖軟軟的萌妹子。

兩人用過飯後,楚安諾看著碗中的米粥發起了呆。

崔清予現在還未到金丹期,也是要吃飯的吧?

不如……她親自送一頓飯給崔清予,拉近一下兩人的感情??

想到小崽子對她抗拒成那樣,她也不太想去他麵前晃悠。

但他會不會餓死啊?

她記得原主雖然折磨他,但依舊每天扔給他一個涼饃饃。

算啦!

跟個小屁孩計較什麼!

思及此,楚安諾心中打定主意。

抬起頭正對上莊婉兒探究似的目光。

“……”忘了身邊還有其他人了……不過,莊婉兒很快的低下頭去。

楚安諾也冇做解釋,不為彆的,原主就是這種調調,她得維持這種b格。

吃過後,楚安諾打了一碗粥端著朝房間走去。

身後的莊婉兒雖有些疑惑,但也冇有問出口。

師尊做事,自有師尊的道理!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