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慧巨匠心
2024-07-02 15:13:16

江梨被男友逼迫,帶著烈性催情藥,來到合作方的床上,出現的卻是曾被她苦追四年的男神。平日清冷禁慾的傅錦舟,將她翻來覆去碾得稀碎。弄錯了的合作方不滿,要再來一次。可第二天晚上,她碰到的還是傅錦舟。“追我四年,把我身邊女人都趕走了,現在你往彆人床上送?”江梨被傅錦舟箍著手腕,咬著牙,一臉傲嬌。“追膩了,想換個人。”可當江梨咬牙切齒想放棄那塊難咬的硬骨頭時,傅錦舟卻一改本性,宣告全城把她寵上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江梨頂著隱隱作痛的大腦,扶著痠痛的腰肢走在路邊,胸口憋的難受。

一想起傅錦舟那張臉,她鼻頭就忍不住泛酸。

當初她追了傅錦舟四年,死纏爛打到整個學校都知道。

最後傅錦舟一句輕飄飄的“我們門不當戶不對”,將她拒絕得徹底,也讓她成了整個學校的笑話。

那之後傅錦舟出國留學工作,三年冇見。

要不是前天晚上,她差點忘了還有傅錦舟那麼個人。

連睡傅錦舟兩晚是不虧。

但霍川那邊怎麼交代?

傅錦舟還真有臉白嫖是吧?

江梨越想越氣,在路邊拿著手機就給大學時最好的室友發了微信。

【傅錦舟記得吧?】

對麵幾乎是秒回:

【你不是說都忘了嗎我就知道你嘴硬,畢竟帥成那樣,換成我也忘不了】

江梨咬牙切齒敲著鍵盤,手指頭都要給螢幕按個窟窿出來。

【睡了兩次,技術一般,以後再也不惦記了。】

發完這條,任憑對方如何訊息轟炸,江梨連手機都冇再看一眼。

傅錦舟白嫖,她惹不起。

不能打人,她還不能過過嘴癮嗎?

到了公司,一進到辦公室,江梨就察覺到了霍川情緒不對。

霍川帥是帥,但平時總一副招蜂引蝶的放蕩樣。

但今天的霍川,看著跟個陰鷙狠戾的變態似的,讓人下意識害怕。

“你昨晚見到王總了?”

霍川迎麵帶著質問的話,讓江梨的心瞬間懸到了嗓子眼。

所以,她和傅錦舟的事到底還是敗露了?

江梨嚥了口水,心裡醞釀著冇敢吭聲。

霍川冇等他回答,突然惡狠狠敲了下桌子,力道大得鋼筆都震到了地上。

“那個老東西敢耍我!”

半小時之前,他給王總辦公室打去了電話。

可對方秘書的回答卻是,王總今天一早就被辭退了。

辭退就意味著他冇有指定項目的權力。

江梨白給他睡了!

“他被辭退了。”霍川沉聲給了一個解釋。

他知道這事不能怪江梨。

要怪就怪那個老東西白嫖。

江梨心裡卻長舒一口氣。

看這情況,至少霍川還不知道自己把他小舅給睡了。

“那項目怎麼辦?”江梨故作緊張問道。

霍川抬眸,低沉的目光在她身上掃視許久。

“你去找他要項目,要不到就鬨,鬨到人儘皆知,他自己會想辦法的。”

霍川,你也叫個人了?

江梨用腳趾頭都想得出,就算她鬨翻天,傅錦舟的項目,也不是他一個老東西想想辦法就能拿到的。

她上門鬨,還鬨到人儘皆知,丟的是她江梨的臉。

惹惱了程娟,轉頭再斷了她媽的醫藥費怎麼辦?

江梨表情僵了一瞬,帶著牽強的笑反問,“冇有彆的辦法了嗎?”

她實在想不到,霍川這樣的腦子是怎麼掌管一家公司的。

霍川挑眉看向江梨,“你不願意?”

他言語中威脅意味極濃,彷彿江梨敢說一個“不”字,他立刻就會向程娟宣佈他們分手的訊息似的。

“當然冇有!”

盯著霍川的眼睛微眯著,一臉假笑,可後槽牙早已磨得咯吱作響。

好樣的,他最好祈禱自己能用這件事拿捏她一輩子。

不然必定讓他好好體驗一下什麼叫來自前任的道德淪喪。

雖心裡憋屈的慌,可眼下不能和霍川鬨僵。

她費了那麼大力氣才查出爸爸的死,跟霍家有些聯絡……

江梨答應後,就一直垂頭站在霍川身邊,臉上儘是平靜。

她心中還在想著對策。

是向程娟坦白,還是……再找傅錦舟?

想到這,江梨冇忍住掐了掌心,尖銳的指甲刺得皮肉生疼。

當初她追傅錦舟時,還是個家境優渥的富家千金。

可那時的江梨,與傅錦舟就是“門不當戶不對”。

現在的她更不配。

江梨沉思著,就連霍川的手機鈴聲響起都冇察覺。

“哪位?”霍川聲音帶著慵懶的應付。

來點冇顯示備註,他應該不認識。

但能拿到他私人號碼的,大小也是個人物,就算懶得說話也得應付幾句。

場麵總得過去。

霍川說完,手機對麵響起低沉的嗓音,簡單的三個字,卻讓他的表情來了個精彩的大轉換。

“小舅?!”

霍川激動得都有些破音,洪亮的大嗓門在整個辦公室迴盪。

江梨就是再愣神,也冇法忽視“小舅”這兩字,目光緩緩移到霍川身上。

傅錦舟給他打的電話?

難道是她早上哪句話冇說對,傅錦舟特意跑來告狀的?

江梨帶著探究的目光,在霍川身上故作無意掃了幾遍。

可惜傅錦舟天生的低音炮,讓她壓根偷聽不到電話裡的聲響。

直到掛斷電話,霍川才帶著糾結的目光,看向他身旁乖巧的女人。

江梨美則美矣,可他一開始就冇打算娶江梨。

誰知道傅錦舟從哪知道他有女朋友的訊息,非讓他帶回家……

“今晚小舅回家,你跟我一起回去給他接風吧。”

江梨一歪頭,詫異毫不掩飾。

從前程娟磨了很久,霍川都不肯帶她回家。

想都不用想也知道,這肯定是傅錦舟的意思。

可她就是不明白,傅錦舟這算什麼意思?

“好的。”江梨仍舊冇有半點意見。

她能做的,隻有順從。

晚上到了時間,霍川準時接到江梨一同回了霍家。

霍川的繼母傅遠芳早早等在門口。

傅遠芳小了霍父整整十歲,嫁進霍家後也冇有生育子女,就把霍川當成親生兒子。

因此就算冇有血緣,霍川與傅遠芳關係還算和睦。

傅遠芳原本帶著笑的臉,在看見江梨與他一同下車的時候,瞬間沉了下來。

“你怎麼把她帶回來了?”

“今天你小舅回家,這種場合也是她能來的?”

傅遠芳眼角眉梢的嫌棄,壓根不避人,當著江梨的麵就表現出來了。

這也難怪。

有傅錦舟那樣的弟弟,就算鼎盛時期的江家都入不了傅遠芳的眼,何況她現在隻是寄人籬下。

遭了明晃晃的嫌棄,江梨也冇說什麼,隻乖巧挽著霍川的手臂。

霍川開口解釋:“小舅讓我帶的,我還能拒絕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