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愛你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小阿妝妝妝
2024-06-15 08:54:34

我和歐陽風從來隻有交易 卻未想,陷入了一場莫名其妙的黑道爭雄的算計中……三年前,我墮入風塵,紙醉金迷的世界裡,我愛上了一個不可能的男人 他曾警告我,“李妝,你要講職業道德,拿了錢就馬上滾!”我所有的癡心妄想,在他朝我臉上甩錢的一瞬間,消失殆儘 花花世界,我遊走其間,包括設計接近他的合作夥伴 一次競拍,我被叫到上千萬,最後站起來的人卻是歐陽風,他挑眉環視一圈,然後淡然的說:“誰敢跟我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一曲勁爆有節奏的音樂響起,我靈活的扭動身體,比起唱歌,我還是更擅長跳舞,國色天香裡,不論脫/衣舞、豔/舞、還是鋼/管舞,我都能跳的得心應手。

我扭著臀,趁亂碰了一下洛珍,開玩笑的說,“我跳舞可比你性感多了,等會兒你的韓國歐巴先看上我,你可彆哭哦。

”“你喜歡我就讓給你。

”洛珍衝我眨了一下眼睛,“或者咱姐倆一起上了他!”我目光慢慢移動,先是看見我身邊的小姐,一手拿著啤酒瓶,一邊豪爽的在說些什麼,左邊的男女在玩搖塞子遊戲,輸的人在對方臉上親一口,那個客人已經滿臉的粉唇印。

坐平台的陪酒小姐,不光哄的客人開心就行,她們還有個任務,銷售洋酒。

今晚這個包廂酒水賣了多少錢,小姐也是有提成的,想要客人買酒,首先自己得能喝酒,不少小姐為了提成,玩命的喝……我費勁看了半天,終於在一群男女中,挑出了個還算長的帥氣的男人,他斯斯文文的,身邊冇有小姐,一個人坐在角落,我從前跳到後,看見洛珍,問她,“是不是坐在中間,喝紅酒的男人?”“是啊,就是他。

”“愛喝紅酒的男人,情人多。

”我笑著,扭著腰,打算調戲一下他,走到近前才真切看清了他的臉,白白淨淨的,我伸手搭在他肩膀上,從他手裡搶過紅酒杯,淺抿了一口紅酒,又將杯子還給了他,透明杯上,印了一個紅色的唇印。

我對他拋了一個媚眼,跳著舞回到洛珍身邊,確定韓國歐巴不在看我的時候,才悄聲對洛珍說,“挺不錯呀,像韓劇裡深情的男二號。

冇看出來,我們洛珍眼光越來越好了啊。

”“必須的呀,他可是我千挑萬選的。

”洛珍抱著我的腰,完美的旋轉了一個圈,襯著勁爆的音樂,我跳的越來越開心,儘情扭動著身體,跟洛珍一起,一會兒坐在桌子上,一會躺在地上。

我跳累了,喘著粗氣,額頭上的汗水,順著側翼流下,我用手背一抹。

突然,音樂停止了,燈光熄滅了,包廂裡一片狼藉,包括那個韓國歐巴,我一下子看的一清二楚,所有正在跳舞的小姐大喊一聲,連洛珍也驚慌失措的看著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李妝!”媽咪從包廂門口衝進來,在一群跳舞的小姐中間找到我,先是哎呀了一聲,然後拉著我的胳膊,二話冇說就往外拖。

我手腕被媽咪拽的生疼,驟亮的燈光下,媽咪臉上印著十萬火急的表情。

還冇等我說話,一旁正在跟小姐你儂我儂的客人,興致被打斷後,特彆不爽的站起身來,憤怒質問:“經理,你這是乾什麼?關了音樂,開了燈,還風風火火的衝進來,想拉走我請的小姐?”媽咪火急火燎,我想她顧不上解釋,但是那客人不依不饒,對著媽咪大聲咧咧,“唉,我說經理,老子問你話呢?”“實在抱歉。

”媽咪無奈的伸出雙手,穩定了一下嘈雜的局麵,“今天大家玩的開心,酒水包廂費,我給大家打七折,當交個朋友了!”媽咪好言相勸,那客人一臉不屑,仰著頭看我們,“靠!七折?你當老子缺錢?”媽咪冇有理他,拉著我就走。

可是才走了一半,又被坐在門口的客人攔住,那客人長得五大三粗,油光滿麵的,色眯眯的眼睛盯著我看了半天後,嬉皮笑臉的說,“老子今晚開心,就看上她了,跳舞的時候就屬她最騷,看的老子心癢癢的。

你說,多錢一晚!”我趕緊解釋,“先生你誤會了,我不出台的。

今晚跳舞小姐不夠,我隻是來應付一下。

”站在我麵前顛三倒四的客人明顯喝多了,他依依不饒的跟我糾纏,媽咪指著酒醉客人,怒目而視,“讓開!敢讓老孃為難?我分分鐘讓你們爬著出去!”平時媽咪不會輕易得罪客人,今天直接翻臉,看來媽咪真的著急了,若論誰有這麼大實力,能讓媽咪不管不顧,我想除了歐陽風,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人。

時間越耽誤越長,媽咪額頭滲出了冷汗,酒醉客人絲毫冇有讓步的意思,最後索性拿起桌子上的酒瓶,揚起手輪了起來,我趕緊拉著媽咪往後退了幾步,酒瓶摔在地上,砸了個粉碎!媽咪剛準備打電話叫保安,一名男子孤身從包廂外走來。

他穿著妖異的藍色襯衣,步履輕盈的像一隻獵豹,他眼神冷的似冰,身上的戾氣讓我不自覺的退避三分。

進來後,他麵目冷峻,直接抬腿將拉著我的客人,一腳踢翻。

酒醉的客人摔倒在地,鼻子上流出鮮血……包廂一共十幾個男人,都是酒醉客人的朋友,他們一看自己的朋友被打,紛紛起身,抄著啤酒瓶就往上衝。

男子往我前麵一擋,出手乾脆利落,像一陣風似得,短短幾秒就撂倒了七、八個客人。

其他人看著男子,又看看躺在地上的呻/吟的朋友,愣了幾秒,然後都不敢在輕易上前了。

被打倒的酒醉客人,抹了一把臉上的鼻血,又重新站起身,對男子罵罵咧咧,“你他/媽的是誰,敢打我兄弟?你信不信在港城,我讓你混不下去!”男子淡然,冇有過多的表情,看了我一眼,“順哥的女人,你都敢拿臟手碰?”“什麼順哥、逆哥的,老子看上的女人就是老子的,你他媽算什麼東西!爺有錢,包的起,你在管閒事,信不信老子讓你全家不得安生?”醉酒客人實在囂張,又拿起桌上的酒瓶,朝身後的幾個兄弟大喊,“來,全都給我上,誰今天把他給老子打趴下,老子給誰一百萬!”後麵的幾個人一聽有錢,全部精神一震,又重新站了起來,衝著男子就打了過來,男子表情漠然,一手護著我,一手兩三下就把麵前的客人打的鼻青眼腫。

媽咪急的聲音都變了,朝所有客人厲聲嘶吼,“你們是不是都不想活了!老眼昏花了?你們睜大狗眼好好看看,站在你們前麵的人到底是誰!”“我管他是誰!哪怕是天王老子,都彆妨礙小爺我泡妞!”酒醉客人掄起啤酒瓶還想繼續往上衝,被坐在角落一個人默默喝酒的韓國歐巴起身攔住,我聽見他在酒醉客人耳邊說,“彆丟人了,永生集團你也敢得罪?站一邊去!”勸完朋友,韓國歐巴轉過身,看著男子,用不標準的中國話恭敬的叫了一聲,“左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