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半糖微甜
2024-06-15 08:52:19

作為現代醫學天才的她一朝穿越,成了遭人遺棄,被人陷害後拋屍亂葬崗的王府嫡女。複仇之火熊熊燃起,什麼賢妻良母?什麼善良媳婦?姐這輩子就要當個惡女,隻為自己而活!財富,美男,地位……滾滾而來。看著嬌嬌身邊越來越多的男子,那高冷傲嬌的王爺開始坐不住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最快反應過來的人是謝晚棠,剛聽見動靜她就已經來到了床邊。

隻見床上之人雙眸緊閉,額頭上滲出許多細密的汗珠,顯得十分痛苦難耐。

“天呢,傷口又在動!”

碧靈一聲驚呼,嚇得臉色慘白。

謝晚棠臉色微沉,飛速拿出銀針往她臉上紮下去。

“你做什麼?”

蓮衣一聲怒吼,顧不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衝上來就要推開她。

幸好碧靈反應快,擋在了謝晚棠麵前。

蓮衣又急又怒,跳著腳喊道:“你快給我讓開,不能由她胡來,不然傷口被弄得更嚴重了可怎麼辦。”

“蓮衣姐姐,你冷靜些。”

碧靈用儘全身力氣擋住她,深怕會影響了謝晚棠。

正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謝晚棠突然開口說話:”好了。“

嗯?

兩人一時冇聽清楚,齊齊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頭看她。

謝晚棠耐著性子又說了一遍:“我是說蠱蟲暫時被扼製住了。“

這下兩人聽清楚了,可是,怎麼又感覺聽不懂了呢?

她說的蠱蟲又是什麼東西?

見她們二人目瞪口呆的樣子,謝晚棠就知道她們冇聽明白。

隻好從頭解釋了一遍:“其實你家姑娘不僅僅是被劃傷那麼簡單,最重要的是她被人下了蠱蟲,每當傷口被外物刺激,相應的蠱蟲也會受到刺激開始活動,導致傷口反覆撕裂。”

“而傷口之所以會動,其實也就是蠱蟲在動,隻是它太過細微,你們冇有看見罷了。”

兩人越聽,臉色越慘白,彷彿下一秒就要暈過去一般。

不過,也不能怪她們膽小,畢竟任誰一想到有蟲子在自己的皮膚裡爬,都會嚇得魂飛魄散。

蓮衣強忍著心中的驚懼,聲音顫抖地問道:“那這蟲,要怎麼弄出來?”

謝晚棠聳聳肩,表情十分輕鬆。

“這個簡單,我剛纔已經用銀針封穴,令蠱蟲安靜了下來,稍後我會用藥把它們引出來,然後再進行縫合就好了。“

蓮衣一聽,立即往床上的人兒看去。

隻見那原本扭曲在動的傷口果然已經恢複平靜,而昏迷中的傾雪也不再痛苦掙紮。

親眼看到這一切,蓮衣才明白過來。眼前這名少女確實非同尋常,不像之前請的大夫,看到這一幕早就嚇得腿軟跑了出去。

蓮衣的心裡瞬間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心情,雖說剛纔被打了,但如果她真的是唯一能救傾雪的人,那麼......

和蓮衣的糾結懊悔不同,謝晚棠說完就開始準備治療了。

她自顧自的打開隨身帶來的小藥箱,拿出早已備好的藥,也不抬地說道:“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但請我來的不是你,所以要不要我醫治你說了不算。”

言下之意,是說她冇資格在這指手劃腳。

蓮衣下意識地想要發怒,可一想到她剛纔的話,還有傾雪淒慘的樣子,她隻好硬生生地忍了下來,冇有多言。

謝晚棠瞥了她一眼,見她繃著臉不說話,便收回了目光。

……

而另一頭,淩北辰終於找到了醉雪樓。

此時天色還未全暗,花樓剛剛開門準備迎客。

淩北辰剛踏進大廳的時候,花娘們正和往常一樣在賭今天的第一位客人會是誰。

眾人抬頭一見到他,頓時驚住了。

眼前的這名男子五官精緻,眉目深邃,渾身透著一股不可褻瀆的矜貴氣質。

這樣的男人……怎麼會來這兒?

一時間,花娘們麵麵相覷,誰也不敢上去搭話。

突然,一聲嬌喝在廳內響起。

“乾什麼呢你們,客人來了都不知道迎,就會傻站著,皮癢了是不是?”

淩北辰順著聲音望去,隻見花娘們身後走出了一名容色豔麗的女子,她一出現,身邊的花娘便紛紛低下了頭,不敢對視。

雲娘帶著柔媚的笑容,搖曳生姿地走了過來。

心中卻是在暗惱,這醉雪樓裡什麼樣的男人冇來過,怎麼一個個的都還能看傻了眼,真夠丟人的。

可是,等她親眼看清來人之後,卻也不免愣住了。

不說彆的,就憑那出色的容貌,確實足以讓閱人無數的花娘們驚豔。

麵對著這一群直勾勾盯著自己不放的花娘們,淩北辰的刻耐心已然到了極限,他冷著臉,隱含怒意地問道:“誰是這兒的主事媽媽?”

聽到這冰冷生硬的語氣,雲娘回過了神。

怎麼著,難道是來鬨事的?

她收斂了笑意,正色答道:“我是。”

淩北辰也不多說廢話,直截了當地表明來意:“剛纔你們的人從廣福居帶走了一位姑娘,我要你趕緊把她放了。”

言畢,淩北辰瞥了她一眼,森冷的眼眸中全是警告。

雲娘愣了會兒,隨即立刻否認。

“不可能,我們醉雪樓從不乾強搶良家女子的事情,你一定是弄錯了。”

見她堅決不認,淩北辰的眸中寒光更甚。

“難道店小二會無緣無故騙我不成?”

他陰沉著臉,森然警告道:“我勸你最好乖乖放人,否則,今夜我便讓你這醉雪樓不複存在。”

雲娘倒抽一口冷氣。

原以為是來了位貴客,冇想到竟是個煞神。

就在雲娘又驚又怒,不知如何應對之時,突然一名花娘湊了過來,在她耳畔低語了幾句。

雲娘身子一僵,頓時就怔住了。

淩北辰見她神態異樣,瞬間就明白了,謝晚棠的的確確就是在這兒。

他冷冷地看著雲娘,眼中的威脅不言而喻。

雲娘心尖一顫,,硬著頭皮上前,訕笑道:“這位爺,您先息怒,這事兒可能有些誤會。”

“我們請她來絕不是要害她,而是有要事相求,您若不信,我現在就帶您去找她。”

淩北辰瞥了她一眼,冷冷地拋下兩個字:

“帶路。”

“是,是。“

雲娘連連應是,帶著他往後院的青竹園走去,嘴裡還不忘解釋道:

“那是傾雪單獨居住的小院,尋常人等不得入內,所以姑娘在那兒很安全,不會被旁人知曉的。”

淩北辰冷哼了一聲,不屑開口。

雲娘訕訕地閉上了嘴,不管怎麼說,這事兒總歸是他們不占理,哪有把好端端的姑娘帶到這兒來的,碧靈這丫頭怕不是昏了頭了吧。

正想著,二人便已經到了屋外,還冇等敲門,就聽見裡麵傳來一聲女子的尖叫:

“啊——”

淩北辰心頭一沉,猛抬一腳踹開了房門。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