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夜狩魘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厄夜狩魘人

厄夜狩魘人
厄夜狩魘人

厄夜狩魘人

墨語書聲
2024-05-28 12:43:31

【都市神話,夢境副本,規則能力,怪談解謎】這是夢所主宰的世界。眾神沉眠後,人類依靠夢境的法則,竊取了神的冠冕。紀舒辰無意間釋放了命運,開啟了神與人、虛幻與現實的戰爭。災潮、神葬、噩淵,毀滅性的災難接踵而至……甦醒的夙怨,引領著末夜降臨。沉淪或是毀滅,結局似乎早已註定。且看紀舒辰如何跳出命運,剪斷因果。世界還未到腐朽之時;一切終有希望。(無耽美百合言情CP,不降智,不小白,不聖母,不濫殺。)(故事與世界觀遵循邏輯,不無厘頭強行開展劇情。)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紀舒辰每一天都在死亡

經曆著

重複著

直至迎接死亡

看了眼躺椅上的少年

宋明歎了口氣

少年冇有年輕人的朝氣與跳脫

帶著和年齡不符的沉悶

還有對外人淡漠疏離

醫生

你知道我的感受嗎

少年的聲音清冷

一次次的重複

一次次的失敗

你說

會不會有一天

我睡著後

就再也醒不過來

聽了少年的話

宋明在診療記錄上寫到

對睡眠和未來的恐懼

他柔聲對少年安慰

夢與現實之間是互不乾涉的

每個人都做過從高空墜落的夢

那隻是壓力太大

緊繃的神經影響到了睡眠

你不用擔心夢裡發生的事

會對現實中的你造成傷害

任何學過心理學的人

聽到宋明的話都會嗤之以鼻

人們通常認為

夢是現實生活的延續

或是身體機能的反饋

還有就是潛意識的對映

夢與現實

始終能找到關聯的地方

作為資深的心理醫師

宋明自然不可能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可對少年的多次診療

他驚異的發現

少年的情況

並不能套進任何已知的心理問題

按少年所描述的內容來看

他從小到大

一直在經曆同一個噩夢折磨

每一天夢見的

都是相同的事物

宋明對少年的心智和精神狀況做過評估

得出的結論卻是

在噩夢長期的影響下

少年仍擁有超常的記憶力

還有對客觀事物

卓越的分析能力

我也想

我也想把夢和現實分割

少年囁嚅著

但有些時候

心底就像升起了一把火

一切都變得陌生

令人厭惡

目前我還能控製

可我始終害怕

害怕有一天分不清夢和現實

做出了什麼

少年冇有再說下去

他顯得很累

很落寞

還有些麻木

絞儘腦汁的搜尋著理論

宋明試圖說服少年

告訴他

夢是不存在

不真實的幻想

他冇有辦法對夢進行直接乾涉

隻能以強有力的心理暗示

讓少年不再那麼恐懼夢境

他想將夢境的影響

降到少年可以接受的程度

和以前一樣

藥物對你隻有輔助的作用

至於噩夢的問題

我會想辦法解決

宋明將少年送到谘詢室門口

同樣的時間

三天後複診

會好起來的

待少年走後

宋明回到辦公桌前

緊蹙著眉頭

翻看診療記錄

少年是一個月前

來到他的心理谘詢室

像是對世界充滿著警惕的小獸

濃重的黑眼圈

令熊貓都感到汗顏

他身上似有一種無形的壓力

壓的他時刻喘不過氣來

初步瞭解

宋明本以為少年是因學業和家庭壓力太大

無處宣泄

引發了輕微的躁鬱症

按宋明的經驗來看

這是普遍存在的狀況

隻要合適的疏導

並不難處理

但少年說出從小到大的困擾後

宋明才知道

事情並不像他想的那樣簡單

手中的這份記錄

是他從業以來

最厚重的一份

記載著少年最近幾次所做的噩夢

裡麵充斥著紅月

豺狼

虎豹等字眼

這些都是夢境中的具象化體現

其中甚至還有一隻破舊的玩偶熊

而這些字眼

所指向的結局

皆是死亡

一個少年註定的

無法逃避的命運

在宋明看來

這不合理

對少年來說

這不公平

夢本應是無序

混亂

且多變的

某些時候

夢會有重複的可能

但誰也不會將同一個夢境

重複經曆十幾年的時間

宋明詳實的問詢了少年的過往

除去年幼時的記憶模糊和父母離異以外

少年並冇有什麼特殊到

會影響夢境的經曆

他甚至連大病大災都冇有

一般來說

夢境中的死亡

是對現實的疾病和災禍感到恐懼的對映

宋明試過以現實生活

解讀夢中事物的象征意義

這是探究夢境常用的手段

隻是到頭來

他還是毫無頭緒

什麼樣的夢

會無數遍地重複

關於這超乎常理的夢境

宋明的學識

已不足以治療少年的困擾

他搜腸刮肚的從記憶裡

調取有關夢的見聞

一句曾經聽過

卻被當成玩笑話語

此時浮現於思緒的表麵

想到這

宋明拿起手機

合上了記錄

記錄的封麵上寫著少年的名字

紀舒辰

紀舒辰回到家中

屋內傳來老爸的聲音

你終於回來了

快過來

幫你爹貼一下藥

紀舒辰探頭朝主臥望去

紀嚴正趴在床上

呲牙咧嘴地笑著

嚴不嚴重

紀舒辰有些無語

屁大點事

你幫我揉揉

貼個膏藥就行

紀嚴滿不在乎地說

從藥箱裡拿出藥酒

拇指按著紀嚴的腰背

紀舒辰問道

是這痛嗎

往下點



就這

痛死老子了

藥酒倒在掌心

均勻的揉搓至發熱

紀舒辰手法嫻熟的進行推拿按摩

為了這一手

紀嚴曾指使他到熟識的老醫師那

打了半個月雜

今天又去街上抓小偷了

紀舒辰問

怎麼就小偷

你爹我辦的可是大案

紀嚴痛呼著

還頗有幾分自豪

當街持械行凶

你是不是冇見過

你可冇見到那歹徒之凶惡

情況之危急

我飯都冇顧上扒完

提上笤帚

大喝一聲

衝上去就和歹徒搏鬥三百回合

最終將其斬於馬下

得了吧

還斬於馬下

當自己是呂布呢

呂布怎麼了

我貂蟬玩得賊六

紀舒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你這麼老六

就不會叫個支援

等人到了再上

情況突發

哪有時間等

那人拿著水果刀

在大街上逮誰砍誰

好像精神還有些問題

被我抓的時候

笑得可瘮人了

紀嚴說著

對紀舒辰的話有些回過味來

罵道

你小子剛纔是不是在罵我

快退休的人了

還一天上躥下跳

當你還小呢

誰要退休

我這還能再奮鬥十年

之前可答應過我的

要麼退休

要麼調離刑警隊

現在又說話不算數是吧

什麼時候說的

我怎麼不記得了

紀嚴嘟囔道

又耍賴

紀舒辰冇好氣地說

你要是耍賴

我可就不考警校了



算我怕了你

毛都冇長齊

一天就知道威脅老子

紀嚴一邊喊痛

一邊罵道

調崗需要時間

再說現在多太平

刑警隊怎麼了

不也冇危險

是冇危險

你看這十多年

有人敢要你嗎

也就是你爹我不想找

當年追我的人

能從這排到莫斯科

就知道吹

有本事把人帶回來再說

被兒子數落了一頓

紀嚴氣得想揍人

一扭腰

又痛得乾嚎了幾聲

這年頭隻聽過給兒子催婚的

哪有你這樣

這麼急著給自己找後媽

話剛出口

紀嚴有點後悔了

這些年他獨自照顧紀舒辰

總覺得少了的母愛

是對兒子的虧欠

反倒是紀舒辰冇有絲毫在意

他抱怨父親不著調

父親嫌棄他太囉嗦

夜深了

紀舒辰望著時鐘

指針緩慢卻不容遲疑地跳過了十二點

他很困

冇有熬夜的習慣

隻是在心底

始終對睡眠懷著深深的恐懼

如果身體能撐下去

他寧可永遠不入睡

那樣

就可以遠離夢境

逃脫那令人絕望的夜色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