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海多紅顏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官海多紅顏

官海多紅顏
官海多紅顏

官海多紅顏

佚名
2024-05-27 21:00:29

官海無涯,難消美人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看得出來,大家對高芳還是比較尊重的。

通常來說,市府辦綜合一科科.長,也就是市長“大秘”,一般都會兼任市府辦副主.任。

綜合二科科.長就要看情況,如果工作個兩三年,賓主相得的話,也會解決副處級。

在市長和常務副市長調任他職之前,通常都會先安排好跟了自己多年的秘書。

一個實職副處甚至正處是少不了的。

不是市府下屬各局委辦的局.長副局.長,就是下邊區縣的縣長副縣長。

葉恪能調入綜合二科,那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說是一飛沖天都不為過。

從今往後,隻要他自己不犯大錯誤,隻要陳虞不被搞走,按部就班到正科級,一點問題冇有。

再想往上,那就要看人品和運氣了。

無巧不巧的,在進入紀.委辦公樓時,他們又遇到了劉凱瑞。

劉公子走路還有點一瘸一拐的,可見葉恪抽冷子踢的那一腳,著實有點重。

胸肋之間,依舊隱隱作疼。

這個老陰筆!

一見到葉恪,劉凱瑞頓時橫眉怒目,一副忍不住馬上又要發作的樣子。

一盤好棋,全都被這小子攪個稀巴爛!

害得自己一天內連挨兩頓訓斥,搞不好還要背個處分。

關鍵明麵上是這小子被自己打了,實際上自己吃的虧比他還狠。

“劉主.任!”

高芳先發製人,微笑著跟劉凱瑞打了個招呼。

“高主.任!”

劉凱瑞勉強擠出一點笑容。

高芳隻是綜合二科科.長,但大家按照“慣例”,給她安上了主.任的頭銜。

隻不過劉凱瑞這聲高主.任卻叫得有些皮裡陽秋。

你想要當上市.政.府辦副主.任,那還得先看陳虞能不能順利當上市長。

要不,你一個科.長也就到頭了。

彆看陳虞現在已經恢複了自由,但案子並冇有結論。

離換屆選舉隻有一個多月了,陳虞能不能當上金市長,還不一定呢!

高芳也不和他糾纏,打過招呼之後,就帶著葉恪徑直去李華峰辦公室。

雙方擦身而過,葉恪突然朝劉凱瑞咧嘴一笑。

那笑容,頗有幾分“陰森森的”,讓劉凱瑞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冷戰,一句“馬.勒.戈壁”差點脫口而出,好懸忍住了。

他現在,是真的不能再主動招惹是非了。

否則,會很被動。

如同高芳預料的那樣,李華峰那邊,冇有什麼意見,很爽快地答應放人。

反正葉恪也不是他紀.委的正式乾.部。

高芳剛纔已經親自給他打過電話,李華峰樂得做個順水人情,順帶著修補一下和陳虞的關係。

到底是一個班子裡的同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

高芳的辦事效率極高,不到一天時間,就辦妥了葉恪的借調手續。

第三天一早,葉恪就正式到綜合二科報到了。

但“陳虞案”帶來的風波,還遠遠不曾平息,一則謠言,已經悄悄在市委市.政.府機關流傳,金市高層的局勢,益發的風波詭異。

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時間退回到前一天。

高芳親自帶著葉恪跑借調手續的時候,劉凱瑞劉主.任在捱罵。

挨他堂叔劉海平的罵。

劉海平可不是陳虞那種溫文爾雅的知性.美.女,他是典型的“下裡巴人”,從基層一步步打拚上來的,而且因為常年在金工作,身上沾染著太多的“草莽氣息”。

總之一句話,劉書.記脾氣暴躁。

他心情不好的時候,逮誰都是一頓臭罵。

關係越親近,罵得越狠。

劉凱瑞在他家客廳,被足足訓了半個小時,被罵得頭都抬不起來。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一天到晚就知道玩.女.人,連自己的狗都管不住,你說你還能乾點什麼?”

“你特麼不但是個廢物,而且冇腦子……”

你冇聽錯,劉書.記暴怒起來,什麼話都能罵得出口。

縱算對自己的親堂侄,張嘴也是“特.麼的”!

“在紀.委辦公大樓動手打人,還被那麼多人看到,你是豬嗎?”

“是他先動手的……”

好不容易,劉公子逮到機會,辯解了一句。

“是他先動手的?你特麼哄鬼呢?他敢在紀.委先動手打你?”

誰知這一句不辯解還好,話一出口,更加引起劉海平的暴怒。

在他想來,這壓根就是不可能的事,劉凱瑞完全就是在狡辯。

誰那麼大膽子,敢在紀.委辦公大樓動手打他劉海平的侄兒?更不用說葉恪隻是個借調人員,劉凱瑞正兒八經是紀.委第一紀檢監察室的副主.任,葉恪的頂頭上司。

“六叔,真是他先動手的……”

這一下把劉公子委屈得,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您怎麼就不相信呢?

我騙誰也不敢騙你啊,六叔!

劉海平微微一愣,突然就不發火了,隻是冷冷地盯著他,問道:“真是他先動手的?你把當時的情況,好好跟我說一下!”

這就是劉海平和劉凱瑞的不同之處,雖然都很混賬,但劉海平的敏感性,甩劉凱瑞十七八條街都不止。

就這麼一個小小的細節,立馬就讓他察覺出不對來。

劉公子這下來勁了,添油加醋的將小會議室裡發生的一切說了一遍,自己侮辱葉恪的那番話,自然是簡化到了極點,一筆帶過。

這本來就不是重點好嗎!

重點是這混賬東西,他竟然敢先動手打我。

六叔你一定要為我做主,狠狠收拾他!

劉海平又仔細詢問了後邊的情況,略一沉吟,突然長長舒了口氣,鄙夷地看著自己的侄兒,惋惜地說道:“換一下就好了……”

“六叔,什麼,什麼換一下?”

劉凱瑞有點慌了。

這話他雖然聽不明白,但怎麼都覺得不是啥好話呢?

“換他是我侄兒就好了,你這個蠢豬!”

劉海平再次爆發,指著劉凱瑞的鼻子罵。

“人家那是什麼腦子,你又是什麼腦子?你比豬還蠢!”

劉凱瑞目瞪口呆,實在是想不明白,自己怎麼就比豬還蠢了?

六叔,你不要人蔘公雞好嗎?

我也是要麵子的……

“你這個蠢貨,你還想不明白嗎?他就是故意的。

他故意激怒你,故意把你們引到外邊,大庭廣眾之下,讓你們幾個人一起打他,他偏不還手。

這分明就是向陳虞訴苦啊!”

“讓陳虞親眼看到,他為了陳虞,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陳虞是個女人啊,女人哪有不心軟的?”

“現在人家可不就抱上大腿了嗎?”

“你呢,你等著挨處分!”

劉海平指著他的鼻尖,呼呼喘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他,他先動手的……”

劉公子委屈得眼淚直流。

這都叫什麼事啊!

明明是自己吃了啞巴虧,偏偏還要挨處分。

“證據呢?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他先動手的?誰看見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