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欠債容易,情債難還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婚姻:欠債容易,情債難還

婚姻:欠債容易,情債難還
婚姻:欠債容易,情債難還

婚姻:欠債容易,情債難還

梨梨
2024-06-15 05:40:40

結婚之前,她知道老公家裡窮,要房冇房,要錢冇錢,因為他母親的病,還欠著一屁股債。結婚的時侯父母反對,說丈夫除了長得帥,就是不思進取,心術不正,結婚後怕是要吃苦頭。何況歲數比她小三歲,以後要嫌棄她。她不聽,一心隻認定父母嫌貧愛富。或者是逆反心理作祟,她義無反顧就去和他領證。卻冇想到婚後,丈夫沉迷賭博,不僅敗光財產,還將她的信用卡刷爆,害她背上钜額債務。就在這時,她曾經的帥氣初戀卻從天而降,她的命運也被他牢牢握在手心裡.......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風雨無阻的接送情也就罷了,顧漠然的每個小心思都讓我心旌盪漾。

在繁忙的工作中,他會記得每天在送我上班的時侯,順帶捎上一份愛心早餐。

在我進辦公室的時侯,讓我第一眼就發現桌上插著的玫瑰花。

在中午飯的時間,在我的辦公桌上及時出現一盒營養可口的午餐。

在下午茶的時光,送上一些水果,並且隔三差五,送來一箱箱的零食收買同事。

在下班時間,準時駕著豪車出現在公司門口,讓每個同事都向我投來欽羨的目光。

所有一切,他告訴我,隻因為我是杜若兮。

我簡直快瘋了,幸福在我麵前觸手可及,可我非要砍掉自己的手,這種痛苦的掙紮難道能不令人發瘋嗎?

在這段時間裡,我才從同事們的八卦中,從蘇妮給我蒐集的各種新聞資料裡,瞭解到顧漠然有多麼成功,多麼了不起。他是所有未婚女性心中的白馬王子。

“若兮,你知道你有多幸運麼?好多好多模特明星都會羨慕你的,包括我。若兮,祝福你,你終於找到你自己的幸福了,快答應他吧。要是再不答應,被彆人搶跑了,你後悔可要來不及了。”

蘇妮極富誇張的表情很像外國人。

我無聲的苦笑,似是而非。

她並不知道,她越是這麼說,我越是自慚形穢到想鑽地洞。

是啊,顧漠然那麼好,挺著大肚子的我,怎麼能配得上他呢?

也許,對於男人來說,未得到的纔是最美好的。可一旦得到了呢?

他現在是被滿腔熱情衝昏了頭腦。等到冷靜下來,天長日久之後,恐怕又要覺得自己吃虧吧。

到時侯,再一次投入愛情之中的我,一定會比現在更受傷。

我該怎麼辦?我要保護自己,成全他的幸福麼?亦或者,任性的依感覺而行?

每天不管上班還是下班,我都陷在這種矛盾情緒裡無法自拔。可顧漠然,卻是那麼雲淡風清,嗬護備至。

有一天下班,站在門口等顧漠然的車,一個鬼祟的身影突然出現在我麵前。

我嚇了一跳,定睛一瞧,才發現竟然是蕭亦澤。

我差點冇認出他來。離婚不到一個月,他卻這樣身形消瘦,頭髮亂得像雞窩,鬍鬚拉碴著也不剔。原本英俊的臉孔,這時侯卻給人一種猥瑣的感覺。

“你做什麼?走開!”我不假思索地喝叱。

“若兮,你怎麼變得這麼絕情?一夜夫妻百日恩,你不要像趕叫化子一樣趕我,行不行?”蕭亦澤即使落魄還是一臉痞相。

我淡漠地鄙夷著他:“不好意思,蕭先生。我並不是要趕你,隻是好狗不擋路。你我不是早就橋歸橋,路歸路了麼?”

他不讓,我就往外走開去,站在角落的廊柱邊等著顧漠然。

顧漠然平時都很準時,相差也不會超過五分鐘,應該快來了。平時我等得挺悠閒,但這會兒,卻有點焦心的盼著他來,好把我從蕭亦澤的視野裡解救出去。

可惜,蕭亦澤並不識趣,反而再次逼近。

我預感不妙。

來者不善!這傢夥怕是彆有目的吧?看他的境況,似乎很落魄。是啊,他要是得意,估計也想不到來見我。

我想到這裡,立刻拔腿想逃,再也不想等顧漠然了。

可是纔剛抬腿,就被蕭亦澤撲上來抱住我雙臂,我整個人被貼在石柱上,半點動彈不得。

“救救我,若兮。你看你現在又有這麼體麵的工作了。一定賺不少錢吧。你再幫我還一點兒,好不好?我再不還錢,他們會打斷我的腿,你行行好!我活不下去了——”他突然很冇出息的懇求著,似乎都要跪下了。

我被他搖晃得難受,雙臂也被箍得生疼,我生氣地嚷道:“蕭亦澤,我們已經離婚了。離婚前的債務我都替你扛下來了,離婚後的債務你還好意思找我?你活不下去,我就活得下去嗎?你都不管我死活,我為什麼要管你?你應該去找那個女人啊,他是你的女人,不該像我一樣,扛你的債麼?”

“呸,彆提她了!唐湉兒這個臭娘們,玩夠了,拍拍屁股就走了。看我欠了這麼多錢,又翻不了盤,就傍個大款走了,我靠她媽。”

蕭亦澤罵罵咧咧,我打心底鄙視著他:“那也輪不到我來拯救你呀。彆忘了,我們離婚了!”

蕭亦澤冷笑一聲,將目光盯緊我的肚子:“是離了。可你不是把孩子留下來了麼?你肚子裡的這個還得喊我一聲‘爸爸’,你說我們離得了麼?若兮,你真的忍心讓孩兒他爸被活活打死麼?”

“卑鄙!無恥!”我忍不住罵出來了,眼裡迸出心酸的淚花,不知道當初怎麼會嫁一個這樣子的男人。

難道他忘了那天他是如何淡漠嗎?孩子要不要他都無所謂,隻要不讓他養的麼?現在,好意思利用孩子來耍苦肉計。我真是噁心個透頂。

“你罵我?”一張邋裡邋塌的臉突然猙獰了一下,轉而又痞相起來,“好,好,讓你罵,讓你打,隻要你再幫幫我——”

他抓起我的手去打他的臉,我怎麼掙也掙不脫?打他的臉,我都嫌臟,是真的!

“住手!彆碰我的女人!”驀然,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我心抖顫了一下,扭過頭去,一記黑拳過來,蕭亦澤一聲哀嚎,不得不放開了我,趔趄了好幾步。還冇等他摔倒在地,顧漠然又搶先一步,一把抓住他的右手攥回。

蕭亦澤原以為是顧漠然放他一馬,誰知道顧漠然一把他拉近之後,立馬舉起他的手臂反向一扭,“咯嚓”,骨頭錯位的聲音讓我猛然肝顫!

“啊!”蕭亦澤不是哀嚎了,簡直就是淒厲的慘叫。

到底曾經夫妻,我心生不忍,吐了一個字:“彆……”

顧漠然似乎很聽我的話,立刻放了蕭亦澤,厲聲警告:“滾!以後不要再騷撓若兮!彆人會打斷你的腿,我會打折你的手臂,扭掉你的腦袋,不要命的就去選擇吧!”

蕭亦澤抱著殘手就地猛跳轉圈圈。好不容易那陣痛稍解了,才灰溜溜地滾了。

但在滾之前,他還是很不甘願的扭頭恨恨低語:“不要後悔,走著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