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土豆是個泥
2024-06-15 08:51:56

秦惠文王駕崩後,其長子嬴蕩繼承了王位。那就是秦武王!剛剛穿越到大秦不久的他,名正言順的當上了一國之君。外有倭寇,內有奸臣,情急之下他覺醒了神級簽到係統,召喚華夏無上神將。張飛,典韋,張昭……他帶無上神將開疆辟土。一眼望去,都乃朕打下的天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難道是誰在後麵汙衊我?”張儀跳上馬上,握緊了手中的馬韁。

樗裡疾猶豫了一下,慢慢道:“這不是關鍵。”

“關鍵是,大王對你有信心。如此便可。”樗裡疾說道。

張儀聞言,卻是微微鬆了口氣。

“嗯,那就抓緊時間。快些趕回鹹陽,去麵見大王吧!”

“快點!速速策馬,速回鹹陽!”張儀回過頭來,望向了身後兩名隨行之人。

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出了魏國濮陽縣,一路煙塵滾滾。

秦國的國都鹹陽,宏偉壯觀的鹹陽宮,就在這座宏偉的宮殿內。這座大殿上,赫然便是秦王所居之地。

嬴蕩正對著自己的母後,也就是他的母後,把他帶到這裡見到了那個彪形大漢。

“兒子,我瞭解你。連個心腹都冇有。”

“此乃魏國陳留人,典韋。有一次,我和兄長去山裡狩獵,看到他追著一頭大老虎。”惠文後魏氏,微微側身,對著典韋做了一個正式的自我介紹。

“典韋,從今日開始,你將成為我兒子的侍從。是他的貼身護衛。”

轟!

典韋身高九米,背後揹著一對玄鐵雙戟。“典韋恭迎大王!”

“嗬嗬。吾有典韋在手,世間無視殺手。”

嬴蕩一臉喜色,也上前一步。彎腰將典韋扶了起來,摸了摸他的手臂,卻是感覺到了一股鋼鐵之力。

“傳令下去。典韋是我的護衛隊長。”“傳令下去,每日為典韋宰殺雞鴨。一定要讓他吃飽喝足。”

寺人抬起頭,看到了比起一般的鐵鷹劍客還要高出一截的典韋。

“諾。大王!”

當夜,嬴蕩大宴賓客。這一次,他是專門為典韋準備的。

“典韋,過來放開吃!”嬴蕩在鹹陽王宮的最高處坐下,顯是極不適應。

“多謝大王,這是我的榮幸。”典韋說著,抬起一隻大手。他也不客氣,抓起一根烤羊腿,就開始吃了起來。

魏氏皇後惠文正與他相對而立,望著他飲酒、大快朵頤。他的胃口實在是太大了,前後不過一個小時的時間,兩斤的肉,三斤的大米,就被他吞了下去。

旁邊服侍的人,也要輪番上酒菜。

“典韋,從今以後,你一定要跟在他身邊,為他保駕護航。”惠文後魏氏,清了清嗓子道。他認真的叮囑了一句。

畢竟,她是靠著兒子上位的。她的一切榮耀和財富,都是從兒子贏蕩處得來的。

秦國的曆史上,也發生了不少的政治事件。有國君被封建地主推翻的例子。

這也是她將典韋交給嬴蕩的原因。她知道,隻有嬴政才能安然無恙的坐在王位上。她纔可以儘情的享用財富了。

而在他那一隻巨大的手掌之中,卻是握著一隻豬腿。他那張粗糙的臉上,滿是油汙。有我在,刺客根本近不了王上的身。”

“兒子,怎麼不多吃點?這些都是羔羊。”太後魏氏,點了點頭。可是,他才注意到,嬴蕩並冇有吃東西。

嬴蕩的目光,落在了一個四四方方的銅鼎上,鍋中煮著羊肉和馬肉。一臉的怪異。

直到現在,他才知道,早在三百一十年。秦國的烹飪方法,就是用沸水來烹飪,而在秦,則是用水煮、烤等方法來處理。

有些大型的宴席,則是用一個銅鼎將肉等食材加熱,然後用開水煮沸。

最關鍵的是,這種香料很難找到。

“母後。你說,我該如何處置張儀?”嬴蕩從書桌上取下一把銅劍,將羊腿削了下來。

惠文後魏氏猶豫了一下,才慢慢道:“我隻是一個普通的女人,不會乾涉國家大事。”

“但是張儀,卻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還是母後知道的。”

“張儀,他的師尊是鬼穀子。那是一種名為“縱橫”的流派。晉元十三年,令尊派遣張儀從秦國入楚,暗中挑撥楚國與齊國的關係。這才讓秦國在丹陽擊敗了楚的軍隊。”

惠文後魏氏則是比較公正地評論道:“張儀是個人才,鬼穀子的弟子都是個人才。如果你能把他們利用起來,那就再好不過了,也絕對不能把他們交給彆的國家。”

嬴蕩應了一聲:“那就多謝母後了。”

“丞相來了!大王、丞相、樗裡疾大人求見。”就在這時,一個寺人急匆匆的衝了過來。他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

“大王,丞相,還有樗裡疾。他已經到了宮門口,想要見您。”

張儀回來得如此之早,這讓嬴蕩有點驚訝。

嬴蕩擺了擺手,對著幾個寺人道:“讓他們進來吧。”打了個手勢。

“諾,傳出去!相國張儀,進殿!”一個寺人衝到了門口,用一種鴨子叫的聲音喊道。

“臣!張儀,拜見大王。”

張儀穿著一身乾淨的衣服,來到了鹹陽宮中。對著王座之上的武王,微微躬身。

“臣,樗裡疾。拜見大王。”

“臣,張儀,拜見惠文後。”張儀此時也注意到了嬴蕩的母後。趕緊起身行禮。

“丞相,你這一趟可真不容易。”惠文後魏氏猶豫了下,才緩緩道:“大王,我先走了。”她終究是女子,不好乾涉國家大事。

“母後保重。”嬴蕩立即起身,將惠文後送出了大殿。

誰讓她是自己的親生母後呢?這是一種血脈相連的感情。

“丞相,你此番到魏國和燕國來,實屬不易。可曾給我帶來甚麼好東西?”嬴蕩返回到鹹陽宮中,目光落在張儀身上。同時對他進行五次空間掃描。

“張儀統帥78武力51智慧95政治85忠誠82”

“張儀的性格已被髮現,為國效力:為國效力時,智慧 3,政治 2。有五成以上的把握,可以說動對方的君主。”

嬴蕩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不禁心中一動。這是一個

BUFF。

張儀看著嬴蕩,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將此行的收穫,向武王說了一遍。“臣先是見了楚懷王在楚國被囚,到後來說服楚懷王放我回國。”

“這兩個國家,已經各自派遣了自己的皇子,去了各自的都城。用來做人質的。”

“秦國皇室之女,要與楚懷王聯姻,成為他的侍妾,從此兩國結為鄰國,互不侵犯。”

嬴蕩這才知道原主對張儀的厭惡是從何而來。畢竟,他是太子。

竟然還有被送去做人質,這簡直就是送死啊。

還好,老爹已經不在了。他已經是秦國的王了。

嬴蕩清了清嗓子,才說道:“寡人冇有兒子。”

張儀心中一動,微微躬身行禮。於是,他便提出了自己的建議。你放心,先君之子中的任何一人都可。我們要去的地方是楚國的都城——郢都。”

郢都。

“嗯。丞相說得好。讓嬴稷和羋八子,自燕歸來。可以直接到楚國,在都城郢都當人質。”

嬴蕩嘴角浮起一抹邪異的笑容,心中已有了一個絕佳的計劃,那就是利用他來對付嬴稷。

他很清楚,自己的弟弟贏稷有多強。這可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張儀微微一怔,不可置信地說道:“公子稷?也罷,明天我就寫信。傳令下去,儘快將訊息傳到燕都。”

“丞相請講。”

“典韋,這是張儀,秦國相國武信君。”嬴蕩上前一步,一巴掌抽在了典韋結實如塔的肌肉上。

嗖嗖嗖——

張儀此時也看到了正在大吃大喝的典韋。他是誰?”

“典韋,這是我母後賞賜給寡人的貼身侍衛。他如今是我的護衛隊長。”

嬴蕩嘴角帶著一絲自信,說道。

樗裡疾望了一眼身材高大如塔的典韋。忍不住心中一驚:這個典韋,果然不是一般人。

典韋一雙大手油膩膩地立在嬴蕩的背後。嘴裡的羊腿肉還未嚥下,一邊喃喃自語:“將國...將國...”

張儀的臉色變得很是怪異,他的嘴唇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他定了定神,道:“典韋將軍,保護大王的。臣,放心。”

要知道。這個時代窮文富武。

秦軍士卒,身高都在六尺左右。秦國位於西北,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在後來的陝西的中央,北方嘛。

在這片土地上,隻有關中的沃土,其它地方則是丘陵地帶。

又知前代,嬴駟曾派出司馬錯與魏章兩人。拿下葭萌關,再破蜀。所以巴蜀的土地,纔會變得如此肥沃。

“行了,吃飯吧。”嬴蕩咧嘴一笑,轉身一巴掌拍在了典韋腰間的肌肉上。

典韋憨笑道:“那就多謝大王了。那我就不客氣了。”“在來兩斤肉!”典韋轉身,將身後那一對大戟亮了出來。閃爍著冰冷的光芒。

張儀清晰的看到了這一幕,他的喉嚨不自覺的滾動了一下。

“丞相,不用擔心,寡人告訴你了。如今寡人身為秦國之主,自然要以秦國為重。”

“過去的事,過去了。”嬴蕩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張儀的胳膊。一句話,就能讓人安心了。

“大王.”張儀聞言,心中的一塊大石才放了下去。

嬴蕩坦然道:“我可不是什麼平庸之輩。不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