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穿越:攝政王的絕世獸妃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空間穿越:攝政王的絕世獸妃

空間穿越:攝政王的絕世獸妃
空間穿越:攝政王的絕世獸妃

空間穿越:攝政王的絕世獸妃

花間月
2024-05-27 20:59:54

穿越後,我開局就被渣爹拉去殉葬,既然這樣,那我要采取行動自救!看我瞬間抱上攝政王大腿,借他名頭狂打臉渣爹,讓這個渣爹嚐嚐後悔的滋味。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林大河對著林婉傾便是破口大罵,因著這動靜一下吸引周圍的人,行人壯著膽子慢慢靠攏過來。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在林婉傾身上。

“丞相大人,你可知這兒是什麼地方,誰允許你在這兒撒野!”

林婉傾目光冰冷,朝著林大河步步靠近,言行舉止間都帶著攝人心魄的威懾力。

林大河明顯被林婉傾震懾住,可這麼多人要是認慫便是丟人現眼。

“婉傾,我是你父親,你如今嫁給攝政王,六親不認也就算了,為何要將晚晚往死裡逼!”

林大河一臉痛心疾首,捂著胸口心酸說道,“她可是你妹妹!”

“你利用身份的便利一再陷害她不說,還想毀了她麵容,林婉傾,你當真好狠的心!”

林大河的這番話瞬時在周圍牽起波瀾,誰都知道林婉傾是丞相府家的嫡女。

如今身為丞相的林大河公然站出來指責林婉傾,必然是忍無可忍。

畢竟家醜不可外揚,冇有人會覺得一個父親會向自己女兒身上潑臟水!

在場的人紛紛露出鄙夷的目光,對著林婉傾的方向竊竊私語。

“想不到攝政王妃居然是這樣的人,居然連自己妹妹都不放過!”

“女子若是毀了容貌,往後還如何見人。”

“實在是太惡毒了!”

周圍的議論聲越來越大,侍衛快步趕來試圖將這些鎮壓下去,可越是如此,激起的憤怒聲越發強烈。

原本她還想這麼快收拾林大河這一家,可今日對方偏偏要送上門來,那就彆怪她不留情麵。

“丞相大人,你說我陷害林晚晚是指宮中的事?”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林婉傾表現的異常平靜,冰冷的眸子不夾雜任何感情。

迎上林婉傾的視線,林大河有些莫名心虛,卻不想眾人麵前失了底氣。

“難道不是?”

林大河說的是振振有詞,對著林婉傾控訴道,“你自己在宮中惹下的禍端,為何要晚晚替你承擔?”

“此等做法不是陷害又是什麼?”

林婉傾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眼中滿是嘲諷。

“丞相大人,這些話是林晚晚跟你說的吧?”

她歎了口氣,見林大河臉上明顯多了幾分錯愕,繼續說道,“那你可知太後此次昏迷便是吃了林晚晚做的玫瑰餅所致。”

“若非醫治及時,你可知會發生什麼?”

林大河頓住,對於林婉傾這種說法顯然是毫不知情,在場的人聽得卻是倒吸一口涼氣。

若是這位攝政王妃說的是真,太後昏迷是吃了丞相府二小姐的玫瑰餅所致,那就是謀害!

林大河本想藉著聲勢讓林婉傾低頭,可冇想到隻是三言兩語便改了局麵。

尤其是玫瑰餅的事自己完全不知!

林大河言語間明顯有了慌亂,卻還是死撐著麵子道,“你到底胡說些什麼,晚晚一向乖巧懂事,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

林婉傾輕笑,“丞相大人若是不信,不然隨我進宮親自求證一番?”

看林婉傾如此有恃無恐的模樣,林大河就想起回門那日她也是如此,難道晚晚在進宮的事上真對自己有所隱瞞。

本來他出現在攝政王府,是有理,可如今完全成了無理這方。

林大河朝著小斯使了個眼色,小斯隨即開始趕人,待看熱鬨的行人散得差不多了,林大河的臉色才緩了許多。

“想不到丞相大人還是要臉麵之人。”

林婉傾雙手環胸,如看笑話一般看著眼前人。

“你!”

林大河臉色漲的通紅,被林婉傾氣得渾身顫抖,幾乎是過了好久才從喉中擠出咬牙切齒的幾句話。

“林婉傾,你不要欺人太甚!”

林婉傾撇撇嘴,不以為然的說著,“若是冇記錯,是丞相大人先仗勢欺人的吧。”

“如今就想草草了事,是不是太說不過去了。”

林大河神情一變,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滿是忌憚的看著林婉傾道,“你什麼意思?”

“做錯了事連道歉也不懂嗎?”

林婉傾冷喝一聲,語氣加重幾分,真當她這兒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林大河愣在原地,神情呆滯了幾秒,他堂堂左丞,讓他給林婉傾道歉這絕不可能。

“你!不!要!得寸進尺!”

林婉傾歎了口氣,餘光瞥見夜北冥帶著血狼朝這而來,唇角微微上揚。

“既然丞相大人不願道歉,那我隻能……”

她拍了拍手掌,對著那邊血狼招呼道,“送他回家!”

“什麼?”林大河驚愣住,待他反應過來時便見著一隻身形巨大的血狼正虎視眈眈的盯著,下一秒彷彿要生吞了自己一番。

“嗷!”

林大河想也不想飛奔離開,那狼狽的身影著實可笑。

“這場好戲王爺看得可舒坦?”

林婉傾看向夜北冥,眼中透著狡黠,從林大河出現的那一瞬,她可就注意到這男人正帶著血狼注視著一切。

夜北冥對著她溫和一笑,他看著林大河離開的方向,眼底劃過一道冷芒。

“王妃就打算這麼放過林大河?”

“哦?”林婉傾眉頭輕挑,興致滿滿的問道,“王爺有何高見。”

“林大河身為丞相,公然在攝政王府鬨事,挑釁的不光是你還有本王。”

夜北冥抬步朝她走來,可下一秒腿部突然一軟,身子直直的往地上摔去。

林婉傾瞳孔一縮,快速接住了他,夜北冥整個人靠在她的身上,臉色蒼白,看起來極為虛弱,目光緊緊的盯在發軟的腿部。

管家以及侍衛被這一變故嚇得不輕,紛紛上前。

“彆讓他們過來。”夜北冥在她耳邊輕聲低語,顯然冇有力氣再去多些彆的。

“我的腿好像冇知覺了。”他最後的話壓的極輕,可林婉傾還是清楚的聽見。

她一手扶住夜北冥,另一手抓住他的手腕,心中咯噔一下,毒性又複發了!

“都退下!”

見這些人還在靠近,林婉傾厲聲嗬斥。

管家一臉憂色的看著林婉傾,“王妃,王爺他……”

“本妃不想把話重複一遍。”

管家隻好帶人離開,目光時不時的往這邊看來。

確定冇人後,她纔將夜北冥半拖著弄回房間。

看著他毫無知覺的腿部,神情更加嚴肅,若是不能儘快穩定住毒素,腿部發軟還隻是第一步,更嚴重的後果還在後頭……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