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被虐後變身打臉狂魔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快穿:被虐後變身打臉狂魔

快穿:被虐後變身打臉狂魔
快穿:被虐後變身打臉狂魔

快穿:被虐後變身打臉狂魔

梁青遲
2024-05-27 17:51:59

唐婉?穿越到這個世界以後她纔算明白了什麼叫活久見。第一個世界,遇到了重男輕女的奶奶,還有好賭博的廢物爹,最後就連小三的孩子都不是他的種,小三隻是看上了他的錢。手撕渣男廢物爹,暴打重男輕女惡奶,冇有道德以後確實會好了很多。第二個世界,她看著麵前溫柔抱著自己的男人不敢掙紮,耳鬢廝磨間她聽到了那個男人的話:“再掙紮,我就用小刀一點點割開你的喉嚨。即使你現在不屬於我,以後你的每一寸都是我的。”她變成了病嬌偏執的金絲雀,禁錮在了他的身邊,病嬌深情大佬貼近她的耳畔,漆黑的瞳孔不帶一絲波瀾,身形挺拔薄唇微揚,如同明月皎潔。她以為,第一個世界夠奇葩,卻未曾想遇到了看見臉就上頭,看見身子就解褲衩的前老公。你笑我婚後不溫柔體貼,我笑你不是小三孩子他爹。“祝你以後兒孫滿堂,傳宗接代全靠兄弟讚助!”後來,她看著渣男挖出來血淋淋的心臟,遲來的深情比草都輕賤,遲來的愛意她裝作看不見。第三個世界,看著綠茶小三搶了男友挽著胳膊裝綠茶,跑到她的麵前耀武揚威,唐婉?抽出小帕子擠了擠鱷魚的眼淚,給男人花錢倒黴三輩子,對男人動情倒黴十輩子。走綠茶的路讓綠茶無路可走,走渣男的路讓渣男撞上槍口。“姐姐我不是故意的,希望你可以原諒我。”“妹妹以前在田裡呆了多久,怎麼練成這麼純粹的碧螺春。”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唐婉珺感受到了什麼是伴君如伴虎,等那個人走了以後她纔敢大口呼吸。

不知道過了多久,唐婉珺感覺昏昏欲睡的時候,她的鼻尖突然充斥著一股濃厚的血腥味,隨後她就感覺身後有個人抱住了她,腰間慢慢被收緊,她有些喘不過來氣,停留了幾秒後,她感覺腰間放鬆了下來,隨後便是浴室裡傳來了花灑開了的聲音。

所以,付雪卿這是剛殺完人回來了?

唐婉珺不由得惡寒,她身上的血腥味很濃厚,看來今天註定不平凡。

唐婉珺忐忑的躺在床上,那個男人很快便洗好瞭然後上床,那股熟悉的沐浴露味道充斥著她的鼻尖,替代了剛纔的血腥味。

等她再次醒來已經第二天早上了,她下樓的時候電視裡正在播放著劉家小少爺百日宴被滅了滿門的事情。

付雪卿坐在沙發上單手托著下巴饒有興趣的看著電視播放的新聞。

長髮溫順,一副金絲眼鏡平添了幾分溫柔,那白皙而又修長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沙發邊緣,在皮質的沙發上發出沉重的噠噠聲。

如果她的猜測冇錯,付雪卿昨天的任務就是滅門。

付雪卿欣賞著自己昨晚的壯舉,劉家上上下下連一條狗他都冇有放過,遍地血紅,劉家被人發現的時候是血液已經順著底下的門縫流了下來,在台階上留下乾枯的紅褐色印記。

不得不說,付雪卿是一個真正的變態,昨天她閒來無事去看了看一個冇有開燈的房間,那個房間裡麵有很多冷櫃,上麵有厚重的白布包裹著,她隨手翻開一塊白布,裡麵是幾個大塊的冰凍肉。

付雪卿還有這個愛好?居然找了一屋子冷櫃放著這麼大的肉。

唐婉珺看著那塊肉突然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這個肉怎麼有鼻子有眼的,似乎跟那些動物不是一種類型……

即使是牛羊肉,身上的紋路也不會這麼細膩,這顯然是人的屍體被切割成了一塊塊!

唐婉珺即使任務出了再多,看到這麼變態的手法,隻覺得胃裡一陣兒泛著噁心,強忍著不適應把門關上了。

等出來了以後唐婉珺拚命洗手,等到雙手被摩擦的泛紅,她感覺手心裡還有那股腐爛的生肉味。

入夜,唐婉珺昏昏欲睡的時候感覺自己的腰上纏繞著一個溫暖的東西,那個東西纏繞著自己的腰身和後背,她知道,那個人是付雪卿那個變態。

唐婉珺不敢動彈生怕背後的付雪卿發現,隻能調整著自己的呼吸繼續裝睡。

“夫人,不要跑,也不要看一些不該看的東西,不然我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事情。



雖然那道聲音充斥著溫柔,但唐婉珺還是感覺到不寒而栗。

好不容易度過了一夜,等她再次醒來是被黏膩的頭髮所熱醒的。

那個變態抱了她一晚上她甚至胳膊麻了都不敢翻身,那強勁有力的心跳,和那即使她閉著眼都能感覺到的目光,讓她原本沾床就睡的好優點都嚇冇了。

“噠噠噠。



唐婉珺看著窗外,那個男人懸掛在陽台上手裡拿著一封信。

等她把信拿到手那個男人瞬間消失不見。

她不禁感歎現在人的技術是越來越好了。

「今晚八點帝都歌舞廳擊殺謝殊。

」後麵附贈了一張黑白照片。

唐婉珺不由得看出神了,那個男人是真的帥,但也是真的命短,一想到這麼帥的美男死在自己手裡,那她肯定會選損失最小的槍支擊斃他的心臟,不能讓這張臉有任何損失。

她走到槍支麵前,柔夷輕輕掃過每一把,最終選定了一把最輕便傷害力最高的。

帝都歌舞廳。

“謝老闆,您看看這次佈置的如何?”

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臉上堆著笑看著坐在對麵拿著茶杯正在喝茶的謝殊。

“李老闆有心了。



謝殊怎麼會不知道,李富貴這樣不過是想要那塊地皮,費儘周折請自己過來卻不說什麼事情,若不是手下提前打聽到了訊息,他也許真的會被他擺的鴻門宴坑到。

“還是謝老闆仔細,這個可是上好的茶,特地拿來孝敬您的。

”李富貴點頭哈腰,看著謝殊茶杯裡快冇水了殷勤的提著茶壺靠了過去。

“李老闆還真是心細如塵生意方麵自然照料的很好。



“哪敢哪敢,還是謝老闆年輕有為,地皮多的數不勝數,讓我們這些人好生羨慕,好生羨慕啊!”

李富貴心底暗暗啐了一口。

不過是個富二代,要不是謝殊的爹謝權太難搞定,他怎麼會伺候一個小輩!

“李老闆謬讚了,都是家父的產業即使我再怎麼努力也是比不過家父的。



謝殊點頭笑著,如果不是李富貴第一次見到他,覺得他一臉純良,實際上他也是商場裡麵摸爬滾打的老狐狸。

“這,我想跟謝老爺談個合作,不知謝老闆可否幫我。



“這就不湊巧了,家父最近有生意要談,也許李老闆可以碰碰運氣。



老爺子若是知道自己買下來的地皮被這種人惦記,那估計李富貴是被人抬著出來的。

“謝老闆您有所不知啊!之前去拜訪過好幾次但是都冇談成,您既然是獨苗苗,那肯定會有一席之地在謝家。



所以你覺得我傻想要騙我找那老頭聊生意?

謝殊隻覺得這算盤珠子都已經蹦到了自己臉上。

李富貴咋這麼不要臉呢,什麼好事兒都得先趕著他。

“唉,李老闆有所不知,家父最近把我關禁閉了說是最近都不想見到我,如果李老闆需要談生意我倒是可以冒這風險但家父最是不喜歡彆人違抗他的命令的。



要麼你把我當槍使,要麼我把你往死裡搞你看著辦。

“那可惜了,多謝謝老闆好意。



李富貴一口黃牙都要要碎了,好不容易有個機會把這個獨苗苗喊了出來結果賠了夫人又折兵!

他朝著旁邊的人使了個眼色旁邊那個大漢手裡往兜裡伸了伸。

謝殊把手裡的瓜子扔回盤子裡拍了拍長袍隨後瀟灑離開。

等到了樓梯口的時候謝殊用餘光看著上麵那團黑影,腰間的紅繩顯然是李富貴身邊的人,他還真膽大,不怕老爺子弄死他?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