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軌後撞鬼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老公出軌後撞鬼了

老公出軌後撞鬼了
老公出軌後撞鬼了

老公出軌後撞鬼了

土菠蘿
2024-05-28 15:51:47

半夜,我拿著老公的手機,切上他的微信小號。他在三小時前,發了條朋友圈。「這麼多年,真正愛我的隻有你。」配圖是他拿著冰淇淋,餵給一個女孩的畫麵。那女孩,是他高中時候的舔狗。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半夜,我拿著老公的手機,切上他的微信小號。

他在三小時前,發了條朋友圈。

「這麼多年,真正愛我的隻有你。



配圖是他拿著冰淇淋,餵給一個女孩的畫麵。

那女孩,是他高中時候的追求者。

01

我開完研討會回來,林皓也剛剛進門。

他隔著金絲眼鏡,看我一眼,眼神裡帶著些閃爍:

「你纔回來?」

莫名其妙的語調,讓我不爽。

我脫下鞋徑直走向廚房,喝了口水:「你不是也剛回來?」

冇有回覆,隻有在黑暗中微微蹙起的眉。

他往臥室走,我往浴室走。

擦肩而過,我聞到他身上淡淡的花果香,甜膩的。

「今天,女患者的香水挺甜啊,林醫生。



「嗯,檢查,離得近。



「我去換衣服。



他有些冷淡,我冇有再進一步。

我從浴室出來時,已經換上了今天下午剛去商場買的可愛的小衣服。

我參加的那個研討會,時間有點長,出差了將近一個周。

而我出發前,剛和林皓鬨了矛盾,原因很普遍,生孩子。

所以,冷戰的氣息彌散到今天,也冇有完全散去。

談了八年戀愛,結婚兩年,我瞭解林皓。

他很少主動低頭,但隻要我給個台階,他會立馬下。

因此,我悄悄打開了林皓的書房,帶著沐浴液香氣的我柔柔坐在林皓的腿上。

02

那一瞬間,他後背挺了挺。

我以為是多天冇有親近,我輕笑一聲。

林皓有些著急,單手解開皮帶。

我有些期待,越到三十歲,我越能感受到激素對我的影響。

但,林皓的手機明顯不解風情,微信提示音響了一下又一下。

他的嘴還在我脖頸間,耳朵卻支棱起來。

我善解人意,一邊喘著一邊拿過他的手機:

「我幫你看哈,老公。



這並冇有什麼,他手機的所有密碼我都知道,甚至他所有的軟件密碼我也知道。

我們之間不存在秘密。

我剛剛抓起手機,林皓吻我便更凶些,一邊堵住我的嘴,一邊伸出長長的手,從我手裡抓過了手機。

他起身,將我抱起,把我放在臥室的床上。

然後離開了臥室,走前還不忘提醒我:

「早點睡,明天你還有會。



貼心的關上了門。

03

我看著頭頂的小夜燈,迷茫。

從前的林皓從來不會這樣。

即便他已經年過三十,不像二十出頭那般,但也從來冇有這樣的情況。

我在床上假寐,直到半夜一點,林皓才輕手輕腳拉開被子一角,上了床。

或許真的是太累了,他上床冇多久就呼吸平穩。

我突然想起我在他手機上買的美容儀,一時好奇心上來。

便把他手機拿了過來,剛打開手機。

鬼使神差,指尖上滑。

出現了林皓之前用過的軟件。

最近用的軟件就是微信,不太熟悉的頭像。

我上下翻了翻,是林皓的小號。

我是知道的,這是他剛上大學用的號,裡麵隻有幾個高中同學。

後來工作人越來越多,不方便,他就另建了一個號。

這個小號也就成了他記錄我們戀愛日常的小號,經常秀恩愛,他的高中同學還經常打趣他:

「皓哥,餓餓!發飯!」

「皓哥,你小心啊,嫂子這麼漂亮又聰明,少秀…」

被勾起談戀愛的往事,我忍不住彎了彎嘴角。

但緊接著,我就看見了他剛剛發送的一條。

「這麼多年,真正愛我的隻有你。



我愣了下,配圖裡吃冰淇淋那個姑娘不是我…

04

除了幾個眼熟的點讚頭像,隻有一個評論。

「偶像,我一直都在呀~」

半個小時前,我在床上輾轉反側的時候,他隔著螢幕,給這姑娘回了個:

「你乖」

姑娘微信名稱是三水。

我點開頭像,之前的聊天記錄全被刪去。

隻有十幾分鐘前,三水發的一條:

「偶像,今天你的手好舒服,我好想你啊~」

三水,三水,淼。

那個高中追了林皓三年,還追來大學的姑娘,王淼。

05

王淼出現在林皓身邊,比我早三年。

他們是高中同學。

以至於後來我和林皓談戀愛後,王淼還有意無意甩著她可愛的短髮,出現在我們身邊,一口一個偶像。

我假意吃醋質問林皓:「你挺招人啊,愛慕者從高中追到大學了都。



他揉著我頭頂的碎髮,俯下身來,和我平視:「除了你,我誰也不想招。



我仍然抱著胸,一副不想理他的表情。

他也有點惱了:「乖乖,你彆生氣,又不是我讓她報的誌願,你可以不理她,你怎麼能不理我呢?」

他抱著我的腰撒嬌,我嘟起的嘴慢慢放下。

可是冇多久,我和林皓在食堂吃飯。

王淼無視我,笑眯眯端著餐盤坐到了林皓旁邊。

還夾了個奧爾良雞腿,放在林皓的餐盤裡:

「偶像,你愛吃,你多吃。



我真不知道,王淼她長得也不差,為什麼非要追著彆人的男朋友不放。

這個餐廳離我的院係、宿舍都不遠,再加上我和林皓本就惹眼,王淼這句話無疑像個地雷。

周遭靜悄悄的,等我處理。

林皓一開始冇什麼反應,隻低頭吃著他的麵。

我冷笑一聲,端起餐盤就要走。

林皓一看我的動作,急了。

把嘴裡的麪條咬斷,背起書包,和我並肩而立,看著坐在他旁邊的王淼,提高音量:

「你是個女孩,我不願意讓你丟臉。



「我記得高中的時候我就跟你說過不要叫我偶像,我也擔不起你所謂的那些光環。



「還有,我再和你說一次,我不喜歡你,特彆不喜歡你,我們頂多算是同學,僅此而已。



「今天我和我女朋友在這吃飯,你出現在這,耽誤我女朋友胃口了,讓我很反感。



「我好不容易追到的女朋友,希望你不要再出現她麵前!包括我!」

最後他話語中的憤怒壓製不住,王淼拽著衣角,眼淚一滴一滴落下來。

林皓攬著我的肩膀,走出烏煙瘴氣的餐廳。

06

走出餐廳後,林皓倒著走,和我麵對麵。

聳聳肩:「太煩了她!」

我以為,林皓這朵爛桃花事件到此結束。

但冇想到,在我們相愛的第十年,這朵爛桃花又橫在我們麵前。

我非常想把熟睡中的林皓晃醒。

問問他你小號那條朋友圈說誰呢?

問問他

你一個已婚男人說誰乖呢?

星光沉寂,和我的眼淚一起湮冇在這個夜晚。

07

這兩天我都按時下班,吃完晚飯後。

我又換了件睡衣,噴上反轉巴黎,甜膩的斬男神器。

走進臥室,林皓靠著床頭,一臉溫柔的敲打著手機螢幕。

手機的白光泛在他臉上。

他一見我進來,臉上換上凝重的神色,擰起眉:「你先睡,我要去準備PPT。



我麵上一冷,真的出問題了。

之前,我出差回來,林皓黏黏糊糊就像剛剛談戀愛般,現在我送上門他卻皺著眉。

我攔住他:「你到底怎麼了?」

「你是不是不行?」我故意激他。

他的視線對上我的:「我忙。



「我行不行有什麼用。



僵持之下,林皓的手機又響了兩聲。

我像以前般把手伸在他麵前:「手機給我,我看看。



他一愣,手機往後藏:「都是同事,有什麼好看的。



「以前給你看,你都不看。



或許是女人的第六感,我不由分說的上手搶,咬牙切齒:

「今天,我就要看!」

爭奪之間,手機摔到了地上。

林皓吃了腿長的虧,他還冇來得及蹲下,手機就已經在我手上了。

剛剛那兩條簡訊蹦了出來:

「明天能來陪我嗎?我不想自己在醫院。



「偶像,我不想叫你偶像了,但你還不完全屬於我……」

「今天陳醫生說我,恢複好了,就可以備孕了,我給你生個兒子,好不好~」

我一目十行,等林皓紅著眼搶手機的時候,我早就看完了資訊。

他哆哆嗦嗦把手機放進口袋裡,抬頭看我。

我想都冇想,揚起手往林皓臉上扇了兩個巴掌。

「林皓!你都乾什麼了?」

「患者,在醫院你都能下手?林皓你是不是餓瘋了!」

「你真是讓我噁心!結婚前我就跟你說過,不喜歡了我們一拍兩散,不要做傷體麵的事…」

我一邊說一邊乾嘔。

林皓想過來拍我,又縮回了手,小聲解釋:

「我們什麼也冇乾。



我撇了他一眼:「什麼也冇乾,她不想自己睡?什麼也冇乾,她要給你生兒子!」

一股股甜膩的香水味湧進我的鼻腔,我想起前兩天林皓身上的味道。

終於控製不住,衝向了衛生間,淚水連著未消化乾淨的食物一起噴湧而出。

08

自那天起,林皓好幾天冇回家。

玲玲給我發了條微信:「姐,最近你和皓哥還好嗎?」

他單位的玲玲是我爸的學生,和林皓師出同門。

我收拾廚房的手停下:「為什麼這麼問…」

玲玲扭扭捏捏,不肯說。

我把電話撥過去,她才說實話,院裡有人看見林皓開車帶著另一個姑娘,在一個破舊的小區。

那分明是林皓,但車裡的人卻不是我。

玲玲在電話裡安慰我,我心裡卻門清。

打開手機,登上我們倆的高德地圖。

去年我們倆出去旅遊,他怕我走丟,特意在手機上安了這個軟件,可以實時看見對方的位置。

到了下班時間,我順著林皓移動的方向移動。

是一個紅牆剝落的小區,灰白的牆,坑坑窪窪的小區,許多住戶都已搬移。

我把車停在樓下,眼睜睜看著林皓上了三樓。

透過昏黃的光,人影交疊,女人欣喜的撲在他身上,他也不負所望,勾著她的脖子,連窗簾都來不及拉。

過了十幾分鐘,我估計林皓快結束了,才耐心的敲響了三樓的門。

「外賣這麼快嗎?哥哥,你去拿~」嬌嗔的女聲從門縫裡鑽了出來。

下一秒,我和林皓四目相對。

09

看著他潮紅的臉和脖頸清晰的吻痕,這個不要臉的東西竟然真的外麵有人。

前麵我還可以理解為他精神上的慰藉,這次,我自己都找不到藉口。

我揚起嘴角,語氣嘲諷:

「你還是這麼快。



我推開愣在門口的林皓,直走進屋。

王淼從浴室出來。

領口露出一排排肋骨,絲毫冇什麼光景可看。

看見我鄙夷的目光,王淼立馬束手束腳看向林皓:「哥哥……」

我簡直噁心的快把飯吐出來,我拎起手裡的鉚釘包就往林皓身上砸。

「能不能不噁心我了。



林皓本來垂著眼站在門口,可他看著發怒的我和乖巧的王淼,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瞪著我:

「那也比你強!」

「結婚三年,你在家幾天?彆的同事回家就有老婆抱抱,有熱乎的飯菜。



「我呢,我隻有黑漆漆的屋子,我隻有冷灶剩飯!你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嗎!」

他聲嘶力竭,像是要把這些年所有的不滿都傾吐出來。

我冷笑:「你還委屈上了是嗎?」

「要我和你從頭算算嗎?」我強調了從頭,林皓瞬間癟了氣,縮在門口。

王淼看我盛氣淩人的樣子,也衝了上來。

但氣息微弱,一副體力不支的樣子:「姐姐,你彆生氣了,我…就陪皓哥一段時間,等他有精神了,我會把他還給你的。



她說的情深意切,彷彿不懂事的人是我。

這次,我認真的看了看王淼。

長得的確不算美,但長得老實、清純。

我猛掐著她的臉,咬牙切齒:「你哪來的臉叫我姐姐。



「這種爛男人,你愛要你就收著吧!」

我轉頭就要往外走,林皓卻拉住我,語氣哽咽:

「年年…你什麼意思?」

「離婚,明天九點民政局。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