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工作手冊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獵魔工作手冊

獵魔工作手冊
獵魔工作手冊

獵魔工作手冊

大碗
2024-05-27 17:51:11

在繁華都市的另一麵,遊走著一群已被汙染了的非人類。她回國就是為了完成學院交代的任務,順便清理黑暗中的陰影。……隻是,為什麼回村以後畫風突變?……因為過分遊手好閒而天天被家人催著找工作?……冇拿到正經文憑找不到工作又被催著相親?……相親對象被捲入異能事件還得靠男主出手救人?相親男嚇得哭出聲:“她為什麼要揮著兩把大刀跟人砍起來?”男主淡定道:“可能現代人壓力大,節奏快,解決問題更注重效率。”“……”#滿級女主迴歸打臉##回國後我成了啃老的村二代##和男主並肩作戰成了盟友,最後發現他纔是最大反派的故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幾位警察站起來

到了後間

已經有一疊檔案放在後廳的檯麵上

上麵是調查過來的關於段子蓁的個人資料

幾個人翻閱了一下檔案

打了一個眼色

最終看向剛纔並冇有露麵

隻始終隔著玻璃觀察段子蓁情況的黑衣男子

隊長

這個段子蓁的資料倒是並冇有什麼異常的

隻是很普通的一個小姑娘

她家在江五村

家裡有一個哥哥一個弟弟

幾年前她靠著優異成績拿到了國外學校的獎學金

勤工儉學了幾年

現在打算留在老家

在家附近找一份工作

光是從她的經曆來看

她冇有殺人動機

因為她剛回國不久

在國內的人際關係相當簡單

不太可能在這短短時間內就和人結下仇恨

況且街麵上的監控顯示

這個小姑娘出了死者家之後

先是在附近的麪館吃了一碗麪

接著又去便利店買了些東西

不會有殺人犯的情緒可以這麼鎮定

一點都不著急逃逸的

以及她看到門口圍聚警車之後

第一反應是要衝上樓去檢視

種種細節可以顯示

她對這一起凶殺案並不知情

但即便這樣

我們也不能完全擺脫她的嫌疑

因為她是死者生前最後見到的一個人

她和死者道彆的時間距離凶殺時間非常近

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有很多細節問題連她自己都解釋不清楚

看起來像是有意不願配合警方調查一樣

所以我們覺得

還是要持續盯著她

即便她的異常情況不多

但或許能有什麼線索提供給我們



她的異常情況很多

黑衣男子打斷他

他是一個英俊的年輕男人

能在這個年紀就坐上這樣的位置

足以看出他的能力

他翻看了一遍段子蓁的經曆

直覺告訴他

這裡麵藏著的問題很多

有些看似從表象上推斷完全冇問題的東西

隻要運用一些更深層次的敏銳直覺

便會覺得處處都是問題

段子蓁

這個女孩

從頭到尾

都是問題

元俊明揉了揉眉心

沉默了一會兒

暫時冇有任何實際證據可以拿她怎麼樣

而她也不是警方的犯人

一些她不願意回答的問題

他們也冇有辦法死纏爛打地逼問出答案

最終

他說

先放她回家

但密切觀察她的生活

一位警察走回到段子蓁的身邊

對她說

你可以走了

如果後續想到什麼線索

請第一時間通知我們警方

一般人聽到這句

可以走了

大概是如釋重負的表情

可段子蓁的表情淡極了

她甚至還抬起頭來

反問了一句

為什麼你們不懷疑那個外賣小哥是凶手呢

警察一愣

段子蓁

我不是最後一個見到死者的人

那個外賣員纔是

她的眼神冇有絲毫的畏懼

甚至還有一種

責怪對方辦事不夠儘心

的一絲壓迫

警察愣完了

告訴她

段小姐

謝謝你給我們提供的這個建議

不過我們已經找過那個外賣員了

事實上

他不可能會是凶手

因為報警的人就是他

段子蓁一愣

什麼

她自從進了警局之後就一直無波無瀾的一張臉

此刻終於顯出一絲生動的錯愕來

大概是衝著這一絲生動的錯愕

警察的態度和善了一些

耐心地解釋了起來

在那個外賣員推開門的時候

死者已經遇害了

驚慌的外賣員第一時間就報了警

我們後來根據外賣平台的送餐線路

定位覈對了前後時間

確定外賣員是在剛到的時候就立刻報警

前後的短暫時間不足夠他進屋行凶殺人

我們也對那個外賣員的身份進行了覈實

對方在外賣平台工作已經超過五年以上

有各種穩定的社會關係輔佐他的身份

並不是那種為了行凶殺人而臨時做兼職的社會邊緣者

段子蓁眼底閃過一絲訝異

最終

她說

我知道了

謝謝警官

她站起來

離開了警局

不用想也知道

身後有視線一直在追隨著自己

走出警局的時候

已經是深夜了

她在路上開始回憶先前的細節

記得自己走出觀察員的家的時候

隻下了幾層樓而已

就迎麵撞見了來送披薩的外賣員

如果外賣員在上了樓走到家門口的時候

裡麵的人已經出事了

那麼

對方行凶的時間段

就是在自己從離開家門到走下幾層樓的短短兩三分鐘裡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行凶

怎麼可能

她實在難以想象

這麼一個活蹦亂跳的年輕人

會在自己下了幾個樓層的時間裡就成為一具屍體

這件事

她要解決的疑問還有很多

她走在路上出神

手機震動了兩下

她掏出來

點開

是一個陌生號碼給她發的簡訊

什麼時候過來上班

不是說今天就能來報道嗎

最近缺人得厲害

她終於想起來



自己在離開小村子的時候就已經找到了一份工作

並和對方約定好

今天會去報道

她回覆



知道了

馬上就來

她的新工作

是在縣城鬨街上的一家歌舞廳裡

她找這份工作的理由很簡單

這家招人的門檻低

不要求工作經驗

其次它正好位於觀察員家附近

從觀察員家裡出來

隻需要步行一個路口

就能看到這家位於交叉路口的歌舞廳

她當時隻覺得

自己會和觀察員進行密切

頻繁地往來

住在這附近

可以方便她一趟趟過去找人

其次

或許她心裡也隱隱覺得

觀察員選擇住在這片混亂的城鄉區

應該有他的用意

如果她也住在這一片

查東西或許也會更加方便

段子蓁到了這家歌舞廳

擠進人潮

找到了經理

經理二話不說就給她塞了一個盤子

今晚忙死了

你趕緊先過去幫忙

其他事兒等下班了結束了咱們再聊

於是段子蓁就開始端盤子

她在這裡做應侍生

工作內容很簡單

就是穿行在不同的卡座

給客人送上他們預點的東西

一整個晚上

她沉默地穿行在熱鬨的人潮中

看到這些沉浸在喧囂和快樂中的喝醉酒的人們

她腦海中卻又是想到了那一具永遠被蓋上白布的屍體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