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明末三十年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逆天明末三十年

逆天明末三十年
逆天明末三十年

逆天明末三十年

青弋漁夫
2024-06-15 08:50:20

公元一六一九年,大明四路大軍分進合擊直撲薩爾滸,努爾哈赤憑藉憑爾幾路來,我隻一路去的高明軍事方針全殲明朝三路大軍 屍山血海,修羅地獄 一個來自二零一九年共和國某陸軍學院的優秀學員因為演習事故不幸重生在薩爾滸,不相信命運的他希望能拯救瀕死的大明 且看他逆天改命,風雲在波瀾壯闊的明末三十年......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明軍從行軍陣變成魚鱗陣,各百戶匆匆帶領手下士兵變陣,一個身著棉甲頭戴氈帽的塘馬打馬奔到劉招孫近前道:“千戶大人,通往東崗的山路上橫著幾根巨木,還有巨石若乾,應是人為堵路。

”話音剛落,就聽見噗的一聲響,一根破甲刺箭從百步外的東崗射來,一下射穿了塘馬頭上的紅色氈帽,箭支從右後腦射入,從左眼穿出,紅色的鮮血白色的腦漿灑了劉招孫一臉,說時遲那時快,隻見東崗之上一支帶火的鳴笛飛起,“糟了,真有伏兵。

”劉招孫來不及多想,用手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汙大喊一聲:“義父,速退!”東崗這邊,代善射出鳴笛響箭,拔出重劍向前一指大聲道:“大金的勇士們,建功的時候到了,放箭!”兩紅旗的伏兵儘起,萬餘弓箭手萬箭攢射。

金國為了打贏這一仗可謂是傾國而出,對於剛剛建立一年的大金來說,可以說是國戰。

每個士兵都身背兩壺弓箭,一壺披箭,一壺刺箭。

此時皆在百步之外用刺箭拋射,明軍變陣尚未完成,猝不及防之下,前排馬隊一下被射翻三四百人,西崗上人喊馬嘶,一片混亂。

劉招孫用镔鐵大槍撥打箭支,然金軍人數太多,箭雨太密,冷不防聽見耳邊破風之聲,一支箭直取麵門而來,劉招孫急忙一個鐵板橋堪堪躲過這一箭,然頭上的缽胄鐵盔卻被射落。

“保護大帥!”劉招孫急忙喊道。

明軍的馬隊並未攜帶步兵的藤牌和虎牌,皆使用護身圓盾,舉盾相迎,“劉明,組盾陣保護大帥。

”“得令!”劉綎的家丁隊長劉明應聲道。

位於陣中的三百家丁也死傷了十幾人,餘下家丁將劉綎護在**,結陣舉盾,隻聽弓箭射在鐵盾之上噹噹作響。

劉綎的正兵營和家丁隊也是明軍精銳,在一陣混亂,被射翻數百人之後,剩下的一千五六百人漸漸聚攏,但圓盾麵積太小,防人不防馬,很多明軍的戰馬都被射傷射死,隻得下馬步戰,這無疑影響了他們的機動能力。

眼見西崗上的明軍魚鱗陣漸漸穩住,代善扭頭喚到:“阿克墩,阿林保!”身後十幾員戰將中上前兩人躬身道:“奴纔在!”這兩人身材矮壯,一個留著金錢鼠尾,一個是個光頭,身著仿明軍的棉甲,紅色的棉甲鑲著白邊,兩人皆未戴頭盔,顯得孔武有力,目露凶光。

卻是代善屬下鑲紅旗第一,第二甲喇的梅勒額真,光頭的叫阿克墩,另一個叫阿林保,是鑲紅旗中有名的勇士。

“你二人率鑲紅旗所有馬甲,自上而下衝擊明軍大陣兩翼,一鼓作氣斬殺劉綎,正好你們二人甲喇人員尚不滿編,回去我向大汗請命,給你們兩個甲喇補充些人口,提升你們二人為甲喇額真!”代善淡淡道,二人喜上眉梢再次躬身道:“奴才遵命,粉身碎骨也難報答貝勒爺的恩德。

”“勇士們跟我衝!”二人親自帶隊,鑲紅旗各甲喇的馬甲皆受二人節製,一個牛錄三百餘丁不過四五十個馬甲,一個甲喇兩百餘馬甲,鑲紅旗全部馬甲加起來也不過一千三四百人,與對麵明軍人數相當。

“披甲人和輕甲弓手正麵攻擊,傳令給皇太極,他們正白旗的勇士可以行動了。

”代善有條不紊的佈置著。

“殺啊!”阿克墩,阿林保一左一右各領著六七百個馬甲直撲明軍兩翼,劉綎此時立在馬上,周圍家丁用圓盾護住他,一些用來隨馬隊一起堆放草料的大車被首尾連接起來,圍成一個圓形,形成了一個簡陋的車陣,用來遲滯金兵的攻勢,劉綎看的真切,金兵步甲正麵進攻,馬甲繞道兩翼,是要利用人數上的絕對優勢擊破明軍軍陣。

悔不該當初建功心切,冒進了啊,為今之計隻有先打退一波攻擊,邊戰邊退,步兵主力在後方不過十幾裡,趕到這裡不過兩三個時辰,隻要能堅持住兩三個時辰就有反擊的可能。

看對麵金兵衣甲應該是兩紅旗的人馬,就算全部到此也才一萬五千人,自己的兵馬加上**軍約有兩萬五千人,兵力上占有絕對優勢,隻要撐過這一陣。

想到此劉綎心中稍定,畢竟是身經百戰的老將,立刻恢複鎮定,開始跟劉招孫交代什麼由劉招孫發號施令。

“弓箭,射!”隨著劉招孫一聲令下,明軍陣中的馬隊和家丁拿出開元弓開始還擊,自山崗後殺出兩翼包抄,不過幾百步的距離,金兵馬甲轉瞬就到,在一百步的時候捱了明軍一波箭雨,一千多支箭分彆落在左右兩支馬隊當中,但因馬甲皆身穿棉甲,又在百步之外,弓箭殺傷力不足,再加上本身這些馬甲的騎術不錯,在馬上輾轉挪騰,明軍的箭雨僅僅射翻了十幾個馬甲。

“再射,三眼銃放”劉招孫大聲發號施令,砰砰砰,五百餘名三眼銃手點燃三眼銃朝著五十步外的金兵射擊,這一輪打倒了不少的戰馬,金兵馬甲一片人仰馬翻,但是區區百餘人的傷亡不能遲滯衝鋒的馬隊,騎兵衝鋒後隊壓前隊,前隊騎士不可能停下,一旦停下就會被後麵的騎兵撞到踩成肉泥。

馬甲們放低身子,咬牙打馬衝鋒,三十步了,“放!”砰砰砰,又一陣排銃,三眼銃三十步內可破甲,這一輪打的前排馬甲紛紛栽落馬下,有的銃彈擊中戰馬,戰馬前蹄跪下將背上的騎士掀飛出去,被後麵的騎兵踏成肉泥。

阿林保咬牙一個鐙裡藏身躲過這一波銃彈,旁邊一個拔什庫可冇這麼幸運,被一顆銃彈打中腹部,倒飛出去,“弟弟!”阿林保目眥欲裂,被打中的正是自己的親弟弟阿楚。

阿楚躺在地上大口吐著血塊,此時的銃彈為鉛製,冇什麼穿透力,打在人體內會四散裂開,攪爛內臟,再加上此時的世界醫療技術落後,不僅僅是軀乾,便是四肢中了鉛彈恐怕也會截肢,然後因為傷口感染而死,基本上可以說是冇什麼活路了。

十步了,明軍將士們甚至可以看到金兵馬甲嘴裡不知是黑色還是黃色的牙齒,他們很多人不戴頭盔,露出腦後的金錢鼠尾,無不散發著通古斯野人的野蠻氣息。

“再放!”劉招孫一聲令下,三眼銃兵們打出三眼銃中的最後一顆鉛彈,金兵前隊血霧騰騰,在明軍陣前又倒下兩百餘騎。

整個戰場被一片火銃發射帶來的白霧所籠罩著。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