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飽飽很開心
2024-06-15 08:51:55

她一覺醒來,重回到了七十年代。相親三回,結果都是同一個人。這回,她勇敢嫁了。隨軍回到大院裡,麵對熟悉的人和事,誰知她的讀心術一起跟了過來。在發現周遭竟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時,她不再如上輩子般唯唯諾諾,這輩子讀心改命,鐵了心要過上乘風破浪的幸福生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張浩辰的耳朵再次紅起來,從耳尖一直蔓延到耳垂,讓人看著非常想捏一捏。

張浩辰的臉也開始紅了,他不自在地彆開視線,非常怕被杜文媛發現。

【雖然說的都是真實想法,但這麼直接說出來的話,杜同誌會不會覺得我輕浮啊?】

纔不會,很可愛。

杜文媛有點稀罕的看著張浩辰,剛纔這大段確實不像是他能說出口的話。

聯想到重生回來後,突然覺醒的讀心能力,還有剛剛那一下,身體能量被抽空的感覺,杜文媛猜想,或許是因為自己的關係,張浩辰才被迫吐露真心。

不過現在,她能聽到心聲的人也隻有張浩辰一個。杜文媛不確定,自己這個金手指是僅能對張浩辰使用,還是達成一定條件就能使用?

如果是後者的話,使用條件又是什麼呢?是對方對自己的好感值或者仇恨值要到一定水平?還是取決於自己的好奇程度?

杜文媛還在沉思,林阿姨已經開口打破沉默:“文媛,你看人家小夥子對你一見鐘情,非常有誠意。你自己有冇有什麼想法?”

張浩辰忙著害羞,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放,對於林阿姨的提問又忐忑得很,所以冇有注意到,杜文媛臉上掛滿了笑容。

杜文媛饒有興致地看著張浩辰。

她見過他訓練的樣子,見過他部署工作的樣子,也見過他出任務的樣子,無一不是嚴肅、堅毅,而又自信的。

杜文媛還是頭回見他這麼慌張失措,像一隻大狗狗伏在地上,身體縮成了一團,爪子自欺欺人地矇住了眼睛,耳朵卻還豎得直直的,仔細聆聽周圍的動靜。

杜文媛衝林阿姨點點頭,說:“謝謝林阿姨,我會好好考慮的。”

【她冇有拒絕!我還有戲!】張浩辰猛然抬頭,巨大的驚喜將他衝暈,讓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敏銳的聽力!

張浩辰心頭一時思緒亂飛,他有很多話想對杜文媛說,但憋了半天,什麼都冇說出來。

杜文媛衝他鼓勵地笑笑,這一笑,就笑到了張浩辰心上。

張浩辰隻覺自己被三月的微風拂過,楊柳青翠欲滴,綠意掃走了所有疲倦,柔和的日光曬得他微微發癢。

張浩辰偷看一眼杜文媛,在心裡美美地回味一會兒,然後再偷看一眼……

他倒是想在國營飯店再多待點時間,但是他下午還有事兒。

牆上的掛鐘已走到整點,時間不早了,他隻能壓抑著心中的不捨,和杜文媛告辭。

張浩辰快步走出了飯店。

走到街口時,他回過頭,望了國營飯店一眼。這一眼,正好撞上了杜文媛站在門邊,笑意盈盈,向他看過來的視線。

兩個人視線接觸,張浩辰像被燙到了似的,落荒而逃。

杜文媛看他那兩條飛快倒騰的大長腿,忍不住噗嗤一笑:哎呀,不好意思了,好純情好可愛呀!

等張浩辰徹底走遠後,杜文媛也收回視線,慢慢走回店裡。

午飯那陣已經忙過去了。杜文媛跟幫她乾活兒的錢翠華道了聲謝,整理好最後兩桌的賬目,便坐在了櫃檯後。

錢翠華從後廚端出員工餐,路過她身邊時,問了句:“文媛,咱們準備吃飯了,你還吃不吃?”

她剛剛瞅見了,那頓相親飯,杜文媛冇少吃。

跟杜文媛相處這段時間,錢翠華對她的食量已經有所瞭解,知道那一滿碗飯下肚,杜文媛肯定的吃得飽飽的,甚至撐撐的了。

她覺得杜文媛應該是不會再吃了的。

但包兩頓飯是每個員工都有的福利,所以錢翠華還是多問了句。

卻不想,杜文媛毫不猶豫地點頭:“吃!”

“不吃的話你可以用飯盒裝兩個饅頭走,今天的主食——”錢翠華自顧自地說下去,說到一半,突然反應過來,“啥?”

“我說吃,”杜文媛不好意思地笑笑,“錢姐,我剛剛冇吃飽,還餓著呢……”

話落,她的肚子還配合地咕咕叫起來。

錢翠華傻眼。

國營飯店的員工餐,就是用每天剩餘的食材隨便做的。不過有張大廚的手藝在,味道還是正經不錯的。

今天飯店燉了紅燒肉,還剩了一點肉湯,每人能分到半勺。有客人不願意吃大腸,廚房剩下一些,張大廚用來跟豆腐燴在一起,還加了些辣椒提鮮。

涼拌黃瓜和張大廚自己醃的小鹹菜不限量,主食則是兩個白麪饅頭。

張大廚作為廚師,每頓還有點其他吃的。當廚子的嘛,偷吃一點很合理吧?

張大廚平時不和他們一起吃飯,都是在後麵他自己的院子裡,單獨吃。

一起吃員工餐的就杜文媛、錢翠華和丁運傑三個。

看著杜文媛將饅頭撕開,沾著肉湯,就這配菜,一口接一口地全吃完,甚至還要動第二個饅頭,錢翠華和丁運傑都驚呆了。

要不說國營飯店的服務員是個好工作,現在可還是物資緊缺的時候,偏偏他們這兒能免費吃這麼多東西,還能見葷腥!這就比大部分工作都要強了。

把兩個饅頭,一飯盒配菜都吃完,杜文媛打了個嗝,總算飽了。

錢翠華輕呼了一口氣,問:“你胃口怎麼變得這麼大了?還好這飯量也不算特彆誇張,你要是再多吃一點,我們可就得帶你去醫院看看了!”

杜文媛笑著擺擺手:“錢姐,那不至於,哪能呢?”

正說著話,外麵走進來一個年輕女人,長得還算清秀,就是臉上堆著的笑容有些假,讓人升不起好感。

女人看向她的目光,乍一看是很友好的,但細看,偏偏又藏著高高在上和看不起。

看得杜文媛心裡一咯噔——這人誰啊?

杜文媛回憶了一下,她很快想起來了,這是年輕時候的蔣盼兒。

她和蔣盼兒之間的關係嘛,放在小說裡應該算對照組,並且從媽媽輩就開始對照了。

兩人的媽媽是發小,不僅年紀一樣大,還從小一起在同個家屬院裡長大,後來還一直在同所學校上學。

到了中學,更是成了同桌,所以免不了要被人互相比較。

在外貌、工作,還有受歡迎程度上,蔣盼兒的媽媽原本都是不如杜文媛的媽媽的。

她們雖然都在紡織廠工作,但蔣媽媽是臨時工,而杜媽媽是正式工。

隻是等到結婚的時候,出乎大家的預料,蔣媽媽嫁給了江州本地的一個正式工,也就是蔣爸爸。杜媽媽雖然嫁的也是正式工,卻是個外地打拚上來的草根,在本地冇有根基。

當時大家對杜媽媽的婚姻都不看好。

蔣媽媽暗自得意,以為終於壓了杜媽媽一頭。

但誰能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杜爸爸混成了千人大廠的後勤主任,而蔣爸爸卻是一輩子原地踏步,級彆提不上去,工資也冇漲多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