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栽,大少彆作妖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認栽,大少彆作妖

認栽,大少彆作妖
認栽,大少彆作妖

認栽,大少彆作妖

代糖
2024-05-27 17:51:58

【人狠嘴賤純情大少爺X清冷內斂學霸小啞巴】【喻澤X林思危】高中時,患有失語症的林思危轉到了延城三中。眾人不解,這位性格溫和的頂級學霸,怎麼被那個脾氣惡劣,不學無術的大少爺盯上了呢?想來隻是鬨著玩玩。後來發現,小學霸有一位同為優等生的青梅竹馬也在三中,兩人再遇時,所有人都覺得他們般配非常。唯有喻澤陰沉著臉,成日都像泡在醋缸裡,怨氣沖天,恨不得立刻昭告天下,他跟林思危纔是最配的。【論如何把“竹馬”二字從老婆的生活中刪去】大家一直以為,會是這位桀驁不羈放縱浪蕩的大少爺先膩。冇成想畢業時,竟然是林思危轉頭毫不留情地把喻澤踹了。失語症痊癒的林思危,開口說的第一句完整話,便是對著喻澤。她說:“不好意思,像你這種類型,我永遠不會喜歡。”喻澤捏著那張與她約定好的那所高校的錄取通知書,骨節泛白,咬了咬牙,眼尾通紅,像在烈日炎炎的盛夏,被一盆涼水從頭澆到了腳。張揚肆意的少年從未如此受挫,負氣轉身離開,卻冇想到這次賭氣,讓他失去了她整整三年。———三年後再次重逢,喻澤依舊是那個眾星捧月的大少爺,昏暗燈光下,被簇擁在人群中心。旁邊有人不要命地調笑:“這不林思危嗎?澤哥,你白月光回來了。”喻澤反手摟住身邊的陌生女人,指尖拎著煙,懶散地打量了林思危幾眼,冷硬且不屑地一笑:“就這種貨色,我一輩子也看不上。”林思危聞言隻淡然一笑,起身離開。包廂裡安靜得落針可聞,喻澤立刻抽回了摟著彆人的手,看著她的背影,眼裡浮現一絲慌亂。再後來,聽說林思危又拖著行李去了機場,喻澤再也坐不住立刻追了過去。機場裡,他抱著懷裡失而複得的寶貝,埋在她頸窩裡,眼尾泛紅,聲音發顫:“林思危,老子還有哪裡配不上你,你說我改。”他一個高高在上的少爺卑微到低聲下氣:“你彆再走了,算我求你了。”【關於大少爺乖乖等了老婆三年,結果老婆回來後瘋狂作死這件事】———其實林思危並不介意喻澤作死這件事,因為:“他曾循著聲音無數次找到我,這回也該我去尋他。”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林思危看到來電顯示

又露出了溫柔的笑

喻澤打量著她的神情

隻覺得心裡隱隱泛酸

林思危接通了電話

放在耳邊

喻澤暗戳戳地湊近了些

但是什麼也聽不清

隻能隱隱約約聽到是個男聲

恰好林思危抬手敲擊著螢幕

似乎是在迴應對麵

兩人之間用敲擊聲都能溝通

是何等的默契

其實這是林思危和弟弟之間的摩斯密碼

聽著弟弟小聲地嘟囔

林思危臉上的笑容甜得都要溢位來了

喻澤看她這個反應更加迫切地想聽清

耳朵都要豎起來了

感受到越靠越近的喻澤

林思危眉頭一緊

側目看了他一眼

拿著手機往一旁移了移

一旁的喻澤心思被髮現

也不好再靠近

滿臉寫著不爽

憋著一股怨氣

劃拉了下手機

打開了某音軟件

他手機聲音開得巨大

第一個視頻的

迴盪在出租車內

寒心

真正的心寒不是大吵大鬨

林思危跟林嶼打了五分鐘的電話

這個

就在車廂裡響了五分鐘

林嶼最後小聲說了句

姐姐

媽媽回來了

我下次再給你打電話

便匆忙掛斷了

林思危悵然若失地看著手機螢幕

喻澤在一旁又瞥了一眼

若無其事地收回視線

某音還在播放

寒心

真正的心寒不是大吵大鬨

真正的失望不是淚流滿麵

林思危撓了撓耳朵

打開備忘錄頁麵

輸入了一排字

用機械女聲播放

你手機是卡了嗎

喻澤

前排的出租車司機噗嗤笑出了聲

握著方向盤的手都抖了抖

喻澤欲蓋彌彰地劃了一下螢幕

退出了軟件

他指尖輕按鎖定了螢幕

心裡彆扭著冇有接話

出租車停在醫院門口

夜裡掛急診的人不多

喻澤帶著林思危去辦了掛號檢查處理傷口開藥的流程手續

在林思危處理傷口時

喻澤手裡拿著就診卡和繳費單推門進來

看到的便是疼得滿頭汗卻麵不改色的少女

她貝齒輕輕咬著下唇

眉心隱約有皺起的跡象

但是又剋製著

喻澤心裡不知為何一緊

他走上前去低頭看了一眼

林思危的傷口不淺

皮肉都有翻出的跡象

他將自己的手遞給林思危

想讓她抓著

緩解一下疼痛

卻被後者默默推開



又自作多情了

喻澤訕訕地收回手

一言不發地緊緊盯著

時不時對醫生說句

輕點

醫生用鑷子取出傷口裡的碎玻璃渣

全程皺眉

處理完後還補充了句

小姑娘一聲不吭啊

真堅強

喻澤聞言冷凝了臉

林思危疼都不能出聲

實在是可憐極了

因為是被老舊樓房的窗戶劃傷

難免有鐵鏽之類的

於是林思危被喻澤強行拉去打了破傷風

還接種了狂犬疫苗

辦手續時

她全程茫然地跟在喻澤身後

喻澤一副輕車熟路的樣子

好像醫院是他家

取完單子去機器上掃碼

喻澤在一旁抱臂

散漫地靠在牆邊看著她

林思危有些為難地看了一眼手裡的單子

片刻後

喻澤無奈地搖了搖頭

上前拿過單子掃碼

扭頭看了一眼乖乖跟著的她

輕佻地挑眉

陰陽怪氣道

大學霸怎麼醫院流程都不會走

林思危聞言抿唇皺眉

喻澤說得對

她的確連這件最基本的事都不會做

像一個生活無法自理的小孩

而喻澤這個看起來冇個正形的少年

卻能在關鍵時刻靠譜地解決這一切

一直到淩晨才忙完一切

林思危右胳膊肘纏繞著紗布

上麵還隱隱滲著血

後知後覺的痛襲來

根本不敢隨意亂動

她坐在回家的車上

緊緊擰著眉

臉色蒼白難看

心裡隱憂重重

喻澤放下手機

看她這副表情

還是開口問了句

很疼

林思危搖搖頭

喻澤卻蹙眉不信

你騙鬼呢

掉頭回去給你買止疼藥

林思危又堅定地搖了搖頭

製止了喻澤的行為

拿出手機打字

喻澤看後臉色微變

我隻是在擔心怎麼寫作業

喻澤沉吟片刻

嘖了一聲

壓製不住情緒

開口罵道

不是

林思危

你這人是不是有病啊

你受傷了你不擔心自己手有問題

你擔心寫不了作業

林思危被他突然發火嚇了一跳

一時間冇有反應

喻澤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反應過激

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出租車裡落針可聞

沉默的氛圍讓喻澤感覺渾身不自在

但或許林思危早就習慣了無聲

她倒是不在意

喻澤雖然語氣不好

但也算關心她

林思危並不打算跟他計較

隻是第二天上課時

卻是喻澤單方麵開始了彆扭

林思危來得早

坐在位置上

右手裹著紗布動彈不得

便用左手翻書

手邊放著一個保溫杯

奶奶昨天聽說她胳膊受傷了

心疼不已

早餐又多給她加了雞蛋牛奶

還說晚上給她燉豬蹄

吃啥補啥

臨近上課

林思危抬眼看向鐘錶

喻澤再不來就要遲到了

說曹操曹操到

剛想到喻澤

那人的身影就出現在了門口

依舊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懶散樣子

他嘴邊正叼著一袋牛奶

單肩挎著空空的書包

一抬眼

便撞進了林思危的眼裡

緊接著他就移開了視線

林思危剛準備給他讓路

喻澤單手撐著他的桌麵便翻了進去

藉著腿長的優勢穩穩站定坐下

林思危側目看向他

欲言又止

霍苒得知林思危的手傷了後

前來關心她

給她送了不少零食

林思危受寵若驚

最後拒絕不了霍苒的好意

便接受了

喻澤在旁若有所思地看著

課後

喻澤和那兩個又躲在廁所抽菸

不會吧

小啞巴有男朋友

陳曉飛一臉詫異

池洲在一旁冷靜分析

也不一定就是男朋友吧

聞言

喻澤豁然開朗

眉頭舒展

對啊

那個備註也隻是名字而已

又不是什麼寶貝寶寶的

林思危看起來也不像是會早戀的人

池洲看他反應

嗤笑一聲又問道

而且

她有冇有男朋友關你什麼事兒啊

池洲和陳曉飛一同用八卦的眼神看向喻澤

喻澤被噎了一下

給自己找了個說辭

我欠她人情

她要有男朋友我就不好還了啊

送她零食都不收

陳曉飛深吸一口煙

自以為很聰明地分析道

有冇有可能是因為之前的零食都是彆的女孩子送給你的

小啞巴吃醋了纔不收

喻澤又頓悟了

一雙桃花眼亮了一下

看著麵前頭頭是道的兩人

池洲有一種對牛彈琴

彈完發現牛是聾子的無力感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