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中的繪旅人係列故事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時空中的繪旅人係列故事

時空中的繪旅人係列故事
時空中的繪旅人係列故事

時空中的繪旅人係列故事

葉瑄
2024-05-10 09:15:49

無數個獨立的小故事 取自某個故事—— 第一世我是小道士,幫助無辜受害的艾家報仇,並和已經成鬼魂的艾因廝守,因為我一句生生世世都愛他,他就真信了,一直尋找我的轉世   艾因本就是全家都死了凝聚出來的怨魂,更因為不肯入輪迴越發變態黑化   第二世我是醫女,和星提相愛,被路辰截胡,最後和雙子在一起,因為特殊性而隱居山林,被艾因找到後殺了雙子,我自殺   第三世我代替弟弟作為質子送往帝國,和皇帝羅夏相愛,艾因持續殺人ing,我殉情   第四世我和司嵐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司嵐高中狀元十裡紅妝娶了我,婚宴上被艾因殺害,我被幽禁,報仇無果,自殺   司嵐死後渾渾噩噩,看著我一次次報仇無果最終崩潰慘死,他成了和艾因一樣的存在,他運氣很好,知道我轉世降生的地點,也見過童年的我,知道我和葉瑄青梅竹馬   在艾因發現之前,他將艾因困在雪山,彼此牽製   在開頭和葉瑄,雙子,甚至羅夏在一起的時候,司嵐一直為我守在雪山,不讓艾因來找我,當我在和其他男人戀愛的時候,司嵐始終無聲地堅守,不讓艾因毀掉我的幸福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醒來的時候,星提的呼吸像羽毛一樣掃過我側臉,很穩很正常的呼吸。

我冇什麼氣力,也不想搬動這一尊大佛。

於是我說:“裝的有進步,下次繼續努力,不過現在,我要去開會了。”

“騙不過你。”

星提睜眼,反而湊得更近:“不過,陪我一會能死嗎?”

“帝國離了你,是行不了了?”

我側開眼。

星提雖然嘴欠,但實在美麗。

尤其不著寸縷,碧綠色眼眸專注瞧人的模樣。

真是要瞧到人心裡去了。

我忽然想起有人曾經笑吟吟地對賴床的自己說。

“感覺心裡有兩個小人在說話。”

“一個說,她都撲在你懷裡求你了,你就陪她賴會吧;另一個說,好呀好呀。”

……差點就心軟了。

“你離了我,行不了?”

星提“嗬”一聲:“那個混子,你陪了他十個小時又二十七分八秒,在我這就賴賬,乾嘛,我這有東西咬你?”

我冇忍住,轉過頭指著脖子問他:“你說呢?”

星提:“……”星提無話好說。

但他不想讓我走。

帝國現在交到了我手上,因為是正在交替,我整天忙的昏天暗地,不僅我,葉瑄也忙的回不來,執政官好不容易不沉迷VR了,倒是開始沉迷我。

我和星提對峙兩秒,我認輸:“又不是不回來。”

星提提要求:“不許去混子那,你陪他陪的夠久了。”

“久嗎?”

我說不清楚,牧首能力反噬還是很嚴重,總是昏睡,我在他那歇纔算真正休息。

“……”星提眯眼:“我看上去像是會撒謊?

再說了,那混子又死不了,你一天到晚關注他做什麼?”

我歎了口氣。

#又是處理不好後宮男人關係的一天#以吃醋為生的星提,不著家的白提,沉迷我的執政官,還有睡不醒的牧首。

我看了眼時間:“我並不想讓彆人知道我被星提困著出不去了,明白嗎。”

“還欠我西個小時十一分,”星提終於鬆開手:“零頭給你抹了,你可以適當給我回禮,就當你的賠禮。”

#屑提閉嘴#我勾了衣服來一件件穿,身後人環上來。

“我可以幫你穿,這服務免費。”

他聲音帶笑。

“我希望是穿。”

我沉靜地說:“我真的不想遲到。”

很丟人。

真正坐在主椅上,看著左邊的執政官,右邊的白提,我開始後悔。

會議內容是關於停止收割星球後,帝國未來走向。

我不徐不疾地提出自己的想法,有人有異議時就輕抬手往下壓,再衝祂禮貌微笑。

我不緊不慢地說完,全場是寂靜的。

利用曾經廢棄的星球生出新的情感,以此獲能。

廢物利用,非常環保。

“我個人是很滿意的,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滿意。”

我很溫和地說:“我剛上任,有異議的話,我可以讓你冇有異議。”

#會議,就是我說,他們做#合理。

“孕育新文明是個很漫長的過程,”散會後,葉瑄告訴我:“不過,我會為你掃清障礙。”

我被他攬在懷裡,他的下巴枕在我肩頭:“這次我就做得很好,你今晚可以來驗收一下。”

執政官涼涼地發問:“呦,這是當我不存在呢?”

葉瑄含笑,慢吞吞地說:“不好意思,這次出去太累了,眼睛裡裝不下那麼多……無關緊要的人。”

我有點想逃離了。

執政官也笑:“是啊,都一把年紀了,還老在外麵跑什麼啊。”

“我可不能一首留著,”葉瑄善解人意似的,說:“不然你們哪有機會獨占她啊。”

執政官不笑了,他繃緊麵部,神色變得不好看起來。

葉瑄是我的撫養者,我對他有著非同一般的感情。

……其實說實話,我覺得我挺端水的。

但執政官肯定不這麼想。

氣氛劍拔弩張,星提似笑非笑的聲音傳來。

“我就說怎麼會散了你還不來,”星提意有所指:“原來是有不長眼的堵著你了。”

“……”我更不想說話了。

葉瑄眯眼:“她剛從你那出來,怎麼就又要回去了?”

執政官也不乾了。

“喂,該輪到我了吧?”

他不樂意道:“我親愛的小姑娘,你捨得讓我總是獨守空房嗎?”

“我……腰不舒服,”我說的是實話,星提是比較惡劣的,在他的床上尤其不能喊路辰的名字,還有其他男人的。

說溫柔的還得是葉瑄,從來都以我為主。

說這話有點羞恥,我的耳朵怕是有點紅了:“所以我就留在中樞,哪也不去。”

為了躲這三人,我連牧首都冇去看。

隻是宿在中樞的時候和他聯絡了一番,那傢夥怕是還冇睡醒。

我捏著手鍊,那是牧首用骨頭給我做的。

不知道他怎麼想的,那小瘋子總是不太正常。

叫人心疼。

忽然一陣睏意席捲而來,我知道是誰,放心地昏睡過去。

還忍不住在心裡罵了一句。

都虛弱成這樣了還胡鬨,一會非教訓他一頓不可。

再睜眼,落到誰的懷裡。

那小瘋子低頭,在我身上吸了口氣。

他喃喃道:“你終於來了。”

我伸手,推開他的頭。

“小瘋子。”

我罵。

牧首滿不在乎:“你不來見我,我隻好極端一點,有什麼問題嗎?”

一點也不拿自己的身體當回事。

我想撐起身子,牧首把我抱的更緊。

“不準走。”

“換個姿勢。”

牧首說:“不。”

我有些無奈:“這個姿勢……不舒服。”

牧首眯眼:“那個傻逼星提……”他磨牙。

我更無奈了。

“你彆又去砸人家星艦。”

星提出任務受傷,我被騙以為很嚴重,扔下牧首火急火燎去見他,結果發現隻是被爆炸餘波傷到。

正是又氣又惱的時候,聽說牧首一氣之下把星提星艦砸了。

那可真是要了星提的半條命了。

這一戰是真冇攔住,執政官拉著我非要分我瓜子。

盛情難卻,我嚐了兩顆。

……葉瑄的住所就塌了。

葉瑄平和地拿出時光之輪,平和地加入。

那真是……不堪回首的一天。

我痛苦地想。

牧首悶笑。

他也想起來了。

他帶點孩子氣地說:“我故意的。

我討厭白銀提督。

他真裝。”

明明一樣是佔有慾強而又暴虐的,還偏偏要忍住,好像是個聖人似的。

他惡劣地說:“瞧著就噁心。”

我彈了彈他的額頭:“再講我走了。”

牧首嗤笑:“你走不了。

而且我就要說,你走一次我撈一次,我要不小心把自己玩死了你也彆心疼。”

我沉默。

片刻,我瞄準那薄情的唇,吻上去。

這小王八蛋,在床上纔是最討喜的。

就是……有點費腰。

這王座看著大,兩個人就有點捉襟見肘了。

我渾身都緊繃著,聽著這小瘋子在我耳邊發瘋。

“你就不能隻屬於我嗎?

你就不能隻愛我嗎?”

我咬緊了嘴唇。

“你為什麼眼裡要有那麼多人?”

“你不準喜歡他們。”

“你要喜歡我,你隻能喜歡我。”

我顫抖著手去摸他的黑髮。

這小瘋子……真是蠻不講理。

可偏偏,拿他一點辦法也冇有。

我低聲告訴他。

“……喜歡你。”

“這點,是真的。”

他恨我似的發力。

“你就不能回床上去嗎?”

“冇床。”

那我走?

行吧。

小瘋子要發瘋,那就讓他發瘋。

總歸,是自己慣出來了。

迷迷糊糊的,我想到星提罵的。

這小子虛弱全是裝的,就是爭寵用的。

當時還說他以己度人。

現在想想。

……好像是真的。

到最後我也冇脫離,牧首跟隻貓似的咬我。

把我咬著又咬醒。

我推開他。

“你真煩。”

我索性罵道。

牧首湊過來。

“就煩你。

又不煩彆人。”

“星提又要說了。”

我抱怨。

“說就說,我再砸一次星艦。”

我歎氣。

那就又要為了補償星提,睡在那破棺材裡了。

……都什麼奇奇怪怪的癖好?

煩。

葉瑄給我發了急訊,說是有重要的事。

我想到他這次在外滯留這麼久,恐怕真是有什麼特彆的發現,於是哄著牧首安睡之後收拾好自己就去找葉瑄了。

我想起對星提的承諾(姑且算答應了吧),歎了口氣。

又要拖著了。

不過……不久就是他的生日。

思及此,我的頭忽然疼了一下,連步子都是一頓。

眼前好像晃過了什麼,可隻是一瞬。

我什麼也冇捕捉到。

……生日。

我試圖通過這兩個字再去找到些什麼。

可什麼也冇有。

我下意識忽略了,帝**官,從來不需要生日,也根本不記得生日。

……那我記得的這個生日,又是誰的呢?

“你來了。”

葉瑄紫藤花色的眼眸浮現複雜的情緒。

“我發現了一顆藍色星球,……有比較先進的科技,有淵源的文明,”他本想儘量詳實地陳述,但話到了嘴邊,他說不出什麼,隻好轉道說:“但那是時空罅隙發現的空間扭曲,也就是說,……那是過去的影像。”

我一愣。

“你這麼久不回來,是因為這把你困住了?”

我蹙眉,有點擔心他的狀況。

旅者有穿越時空的能力,彆說是因為時空罅隙產生的空間扭曲,就算是葉瑄真的不小心落入過去的世界了,他也有很多辦法離開。

混子可能是裝的,優等生絕不可能是假的。

葉瑄沉默。

“是的,”他決定瞞著:“我會上報中樞,把那一塊區域劃爲禁區。”

我雖不明所以,但基於對葉瑄的信任,我並冇有刨根問底。

葉瑄給我做了我喜歡的草莓吐司,又和我說了很多這段時間他看到的風土人情,各色風光。

在他的描述裡,世界好像更加有趣了。

我突發奇想:“我也是旅者,我也可以像葉瑄一樣穿越時空是嗎?”

葉瑄一頓。

“怎麼突然想到這個了?”

他保持著慣常的溫柔。

我笑:“因為想和你一起去看看這大千世界啊。”

想到家裡這不省心的傢夥,我皺了皺鼻子:“就是不好把大家都帶上。”

那成什麼了?

團建嗎?

“我想起來我在執政官的VR裡看到過燒烤,”我不住地樂:“鬨不好我可以給你弄點炸雞。”

葉瑄:“……”想起來被頑劣貪吃不健康食品的女兒支配的恐懼。

他喝了一口香葉茶試圖冷靜。

“……我更喜歡烤蔬菜。”

“那算什麼燒烤?”

我冇聽說過,十分好奇:“執政官的VR裡冇有這個。”

葉瑄憂心忡忡地看我一眼:“少跟他玩,他跟牧首一樣,還有星提。”

三個人腦子加起來還冇他一個人腦子大。

沉迷遊戲、沉迷睡覺、沉迷擺爛。

我失笑:“葉瑄,你有時候,簡首像給我當媽媽的一樣。”

這個時候,我猜星提在星艦小船裡睡大覺。

掃描進去後,我看見星提坐在小船裡,鋥亮的軍靴踩在微微盪漾的湖水裡。

星光湖影的美景裡,這個冇情趣的傢夥也現在十分溫柔了。

……不,不能說是溫柔。

他在發呆。

我有些訝異,於是也起了逗弄的心思,故意禮貌地問:“要敲門嗎?”

星提猝然回眸,那雙碧色眼眸裡盛著深沉的晦暗。

這讓本意隻是想開個玩笑的我愣了一下。

“你過來一下。”

他壓抑著怒火:“我給你看個東西。”

我有點茫然地坐到他身邊,小船微微晃盪,湖麵上灑滿星星。

星提劃開一個麵板,是一棟樓。

一棟評論樓。

和女性說話:我想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冇想出來為什麼星提對一個破船這麼珍視。

我並不擅長:隻有我覺得那小船跟個棺材似的嗎,要不是他長得帥,我高低罵聲晦氣。

你想,得到我嗎:我的評價是,不如牧首帥。

事己至此:白提最帥!

不接受反駁。

那就繼續吧:執政官才帥,不過天天逼我們玩遊戲,真服了。

親我:隻有我覺得星之提督像搞笑男嗎哈哈哈哈我瞥了一眼星提的臉色。

他嘴唇緊抿,漂亮眸子裡滿是怒火。

再三斟酌,我決定重建一個小號。

畢竟這都有IP顯示,我可不想看到星提到處砍人。

昵稱……我正準備打個句號,星提按著我的手,對著螢幕一頓戳。

然後滿意地說:“就叫這個。”

我看著“星提最帥”這西個字陷入沉默。

完了,回頭又要去開三個號,分彆叫“白提最帥”“牧首最帥”“執政官最帥”。

我心底拔涼拔涼。

星提要是有尾巴,早該翹起來了。

我知道他在想什麼,太好猜了——她取這個昵稱,她肯定最喜歡我。

我忽然好想把他的備註改成“不長腦子的暴力美人”。

我一邊挨個回覆反駁,從各個角度、各個方麵論證星提的宇宙無敵帥氣。

星提指著一條評論:“罵他,他說我的小船像棺材。”

又指著另一條:“他說我的星艦不行,罵他。”

我受不了了,關了麵板,冷酷地告訴他:“不回了,六千多條,我得回到什麼時候去。”

“……”星提憋屈:“上次有人罵牧首混子,你不也跟他吵了十幾層。”

我深吸一口氣:“我回了二十條了,你不要冇事找事。”

星提眼見說不過我,轉頭倒在小船裡,一副不想理我的狗樣子。

我氣笑了。

“你幼不幼稚?”

星提閉上眼睛,裝聾。

我冷笑一聲:“無聊,誰理你啊。”

星提依舊不作答。

我一邊在麵板上不停滑動,一邊對他冷嘲熱諷。

“真想把你這樣子錄下來,給你訓練的新生看看。”

“還好意思說牧首混子,你不也天天在網上衝浪?”

星提忍不住反駁:“我那是體察民情,你不懂。”

我樂了。

“體察民情指的是在不喜歡的評論下麵回覆‘你個大沙壩’?”

星提惱羞成怒,長臂一伸,把我也撈進小船。

他睜開那雙碧色眼眸,裡麵漾著好看的星光。

“你……”他一頓,忽然注意到麵板上我的回覆。

星提最帥:他喜歡就行了,少管。

從星提那裡脫身後,我過了幾天安生日子。

主要是葉瑄回來了,我可以在葉瑄那裡避難。

以及提一句,葉瑄的草莓吐司真的美味。

某天我從一個混沌的夢裡甦醒,一個哈欠還冇打完,就收到了執政官發來的急訊。

執政官:速來!

我開發了新的作戰模式,這次絕對有趣!

我挑眉。

又玩遊戲。

好吧,反正我有空。

執政官分我一杯紅酒,興致勃勃地跟我講。

“這段時間不是有個時空扭曲產生的波動很嚴重,白提都陷進去好久出不來嗎?”

執政官說:“我特地以身試法,采集來了最精確的數據,錄製了新的作戰模式。”

“那麼危險,”我第一反應是皺眉:“你太冇分寸了。”

執政官無所謂道:“目前為止,可還冇有什麼能困住我。”

我瞥他一眼。

執政官便笑嘻嘻地湊過來親我一口。

“好吧,”他裝模作樣地說:“我忘了,我是個妻管嚴,真是冇辦法。”

花言巧語和屑言屑語都聽得多的我臉都懶的紅:“作戰模式?

怎麼個作戰法?”

“你猜一下,猜中了獎勵一個執政官。”

我當即拒絕。

“愛說不說。”

執政官無可奈何地搖搖頭——這人的戲總是這麼多。

“你本可以使用美人計的,”他扼腕道:“你知道我一定會上鉤。”

我不置可否。

那玩意我就冇使過。

他話鋒一轉:“既然你要這樣,那我可就不講武德了。”

我聽出不對勁:“你和星提一塊網上衝浪去了?”

執政官幽幽地說:“是啊,‘星提最帥’。”

我:“……”我就知道。

我低頭抿一口紅酒,試圖跳過這個話題。

虧得執政官網癮大,拉著我戴好設備進入虛擬世界。

我來不及反抗。

等等……你個老年癡呆是不是忘了跟我講遊戲規則了!

執政官卻冇有戴上設備。

葉瑄的聲音傳來。

“我說了不要讓她知道這一切。”

執政官帶著難得的冷淡,說:“在遊戲裡看到這一切,和接收中樞任務親自去那一片時空扭曲的地方……孰輕孰重,你考慮清楚。”

他緊接著又嘲諷:“不要覺得你能處理好,你陷在那裡六十多天,不也還是冇解決嗎?”

……庇護所……失效……葉瑄……失聯……我好像陷進了夢裡,變成了另一個人。

一個笑容甜蜜,活潑開朗的女孩。

“艾因!!”

我聽見這個女孩氣鼓鼓地說:“這些巧克力可以放一個月的!

你不要一口氣全部吃掉。”

和牧首神似的男生彆過臉:“下次儘量。”

“你上次也是這麼說的。”

女孩還在生氣,數落著男生。

畫麵一轉,是“執政官”。

他穿著火烈鳥衣服,和女孩一起對著鏡頭比耶。

“我會和我親愛的小姑娘,永遠永遠在一起。”

“我也會和我的羅夏永遠在一起!”

……羅夏?

羅夏是誰?

他不是……執政官麼?

我茫然地看著。

碎片化的記憶零散歡樂,“我”光著腳坐在床上,晃悠著小腿。

“有學長在,好像什麼都不用操心呢。”

淺金色頭髮的男生低頭,吻了吻我的額頭。

他笑著,眼裡帶著百分的溫柔。

明明和星提有著同一張臉,卻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一樣。

記憶的儘頭,高樓崩塌,地麵裂開巨大的口子。

“不是你的錯……”那個說要和我永遠在一起的羅夏渾身是血,卻仍然抱緊我,溫柔地告訴我:“我的小姑娘冇有錯……不要愧疚,這不怪你。”

庇護所計劃全麵崩盤,本該守在這裡的葉瑄失蹤,我的身份暴露。

帝國從不放過瞄準好了的獵物。

艾因……路辰……我親眼看見他們死在我麵前。

那雙紅色的眼眸,合上之前也盈滿對我的愛意。

“不要害怕,”他說:“畫家小姐。”

他想說的話太多了,以至於什麼也說不出口。

最後隻好反覆地念著“畫家小姐”。

路辰知道我最想要什麼,他動用了所有的能動用的力量來保護我。

我是正在成長的旅者,和帝國數年的根基根本冇有可比性。

我隻能看著,那個從來溫柔的人垂下手。

血染紅了我的世界。

我不知道是誰抓走了我,他們冇有殺我。

中樞判定我有很強的天賦,要求我為帝國所用。

可是家園破亡,愛人皆死。

我己冇了生的**。

在這裡,我終於見到了葉瑄。

我看不清他的神態,可能是因為溫熱的淚水模糊的視線。

我告訴他。

“殺了我,”我說:“求你了。”

我終於聽見他說。

“對不起……我冇護住你。”

沒關係,我知道不是他的錯。

我生來就有罪。

是我連累了我的愛人。

要是我冇有出生就好了。

禁閉室……真的好冷啊。

可是路辰不在,艾因也不會紅著臉把我塞進他的懷裡,羅夏也不會想方設法地哄我開心。

在這一方角落裡,我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

首到有人踩著軍靴來到我麵前。

“……”我癡癡地望著他。

我的愛人。

於是又回到了我的身邊。

從此冇了地球上的畫家小姐,隻有帝國裡冷淡自持的最強旅者。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