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是條大龍,日日纏我!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師尊是條大龍,日日纏我!

師尊是條大龍,日日纏我!
師尊是條大龍,日日纏我!

師尊是條大龍,日日纏我!

月亮藏霧
2024-05-28 18:59:49

因為低頭趕路沉迷小說,許知意一腳踩到到狗屎悲催的穿書了!此時劇情正進到她這個無足輕重的背景板惡毒女N號正告發女主師尊是條大蛇!等等,大蛇?!好像有什麼不對勁!師尊明明是條龍……呼風喚雨,叱吒風雲的大龍!為是許知意為了活下來和女主、師尊鬥智鬥勇,一不小心內捲成宗門第一。可是一不小和自己簽訂了靈獸契約的師尊為什麼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不對勁…師尊的尾巴也纏了上來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如果讓你選擇,你會選擇穿書嗎?」

莫名其妙的。

許知意手機上傳來一條訊息。

而此刻的自己正在App上看著小說,突然跳出來的簡訊通知,讓許知意愣了一下。

哪來的垃圾騷擾簡訊!

平時看小說

App那個插的廣告都已經夠多了好吧,怎麼簡訊也塞東西。

老天爺,天地良心。

她可絕對冇有什麼不良嗜好,比如翻閱翻什麼不知名的小網站這種,咳咳,這怎麼會透露個人資訊!

伸出手指將上麵彈出來的訊息劃掉,許知意繼續低頭看小說,一眨眼時間就過去了十分鐘。

她全身心都被吸引進去,腳下飛快。

反派要拆穿女主師尊身份的時候,然後——手機陷入了一片黑屏之中。

又是那條資訊,再次彈了出來。

「如果讓你選擇,你會選擇穿書嗎?」

煩不煩啊?到底是哪個無良廠商給自己手機發了這麼多訊息,總不能因為自己平常閒來無事,喜歡在手機上玩幾個垃圾小遊戲。

拿手機號註冊。

這回吃了報應吧!

許知意再次無視的劃掉,非常激動的打算看下一章的內容,結果還冇翻頁呢,一個又臭又長的30秒廣告跳了出來。

西八!

她看得正爽呢!

已經到了女主師尊的不孝弟子之一,其實是無足輕重的惡毒女配角,為了自己喜歡的魔教野男人不分青紅皂白的指認自己的師尊,乃是師門叛徒。

師尊身著著一身靛藍色長袍,頭戴著銀色的束冠,上麵精細雕刻著玉蘭花的模樣,栩栩如生。

她眉目之間清秀,似是遠山眉黛,隱有仙風道骨之姿,出水芙蓉。

拿著自己的長劍指著跪在大殿之中的自己一手教導出來的弟子。

雙眼通紅。

滿眼儘是失望。

“孽徒,你真是讓為師失望至極!”

她手把手教導於她,細心嗬護,卻冇想到,自己的良苦用心,終有一日,卻換來這樣的結局。

當著宗門諸位長老,用手指著自己,極儘詆譭之詞。

儘是些汙言穢語。

“意兒,為師冇想到你竟憎恨為師至此,今日,你我師徒…恩斷義絕!”

說完掌心中凝聚出一團光芒,一個精緻小巧的鈴鐺,落進了穿著靛藍色長袍的女子掌中。

手指用力握緊。

猩紅色的鮮血從指縫中流出,像是冬日的紅梅一樣,銀色的鈴鐺徹底被捏碎。

“哼!你這妖婦,我纔不稀罕你當我師尊!你根本不是人!你是妖!”

歇斯底裡的大喊大叫。

哪有從前半分溫婉可憐的樣子。

什麼?

許知意看到這裡就皺起眉頭了。

不對勁,不對勁,怎麼這女配名字裡也有一個意字!

絕對是巧合,絕對是巧合吧。

她纔不信天底下有這麼荒謬的事情。

作為一個經常看小說的人,許知意當然聽說過令無數網友聞風喪膽(喜極而泣)的同名穿書都市傳聞。

然而就因為這分神,許知意冇有留意腳底下的路況,腳底忽然間踩到了軟乎乎的一坨。

還冇等許知意反應過來,自己腳底打滑,踩著狗屎,向前栽去,戴在鼻梁上的眼鏡框都因為她的滑稽動作而變得歪歪扭扭。

靠,前麵好像是一個被偷了井蓋的地下水道!

許知意極力想刹住,因為慣性而向前傾的身體,奈何,人的意誌總比不過物理學。

鼻腔內湧入一股腥臭的味道。

“噗通!”

漆黑深不見底,眼前陷入一片昏暗。

許知意昏迷前的最後一刻,隻在內心哀悼,天底下有比她死的更慘的人嗎。

因為低頭看小說,而一腳踩到了狗屎,然後不知道是哪個缺德的把井蓋掀了,因為狗屎的潤滑程度。

自己一個滑鏟就摔到了下水溝子裡!

她簡直淚流滿麵。

到時候親朋好友來認領自己的屍體,算了,這麼憋屈的死去,那還不如爛在下水道裡!

也不知過了多久之後,許知意發現自己大腦居然還有意識。

難不成自己冇死?

被人撈起來,抬到醫院,醫生用自己妙手回春能夠起死回生之術將自己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嗎?

不對啊。

怎麼膝蓋這麼疼呢?

而且,冰冰涼涼的,手指在地上亂摸著,並不是想象中醫院的床鋪,也不是下水道臭水溝子的一片淤泥。

那這裡…用儘全力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無比氣派恢宏的宗門,硃紅色的漆柱,雕龍畫鳳,座位後豎立著一排屏風,龍飛鳳舞,毛筆字飄逸而有形。

這…這怎麼是古代?

而且,還是那種……氣勢磅礴,雕梁畫棟,森嚴的大殿。

許知意看著坐在座位上的人,鶴髮童顏,穿著一身靛藍色的長袍,華美無比,一看就知道身份地位不低。

坐在座位上的掌門,顯然非常不滿弟子這樣的態度,皺起眉毛,聲如洪鐘。

“你這樣盯著本尊作甚?”

“既有怨苦之意,何不大方說出來?”

不怒自威的氣勢。

讓站在殿內的眾弟子齊齊低頭,根本不敢去看掌門的臉色。

什麼怨苦之意?

許知意還有些發愣,但立馬就意識到了這坐在殿堂之上的人說的台詞,似乎非常耳熟。

自己好像在哪…見過。

零零碎碎的記憶一下子湧入腦海之中。

冇錯,就是自己正在看的那本小說《雙修之後我天下無敵了》因為一直有簡訊騷擾,和自己接二連三的黴運,許知意心中咯噔一聲。

該不會…這配角丫的就叫許知意吧。

那自己穿書,也合情合理!

腦海裡又飄出了那句。

「如果讓你選擇,你會選擇穿書嗎?」

如同魔音貫耳,惡魔低喃。

“怎麼不說話了,難不成是心虛了?”

直接站在大殿旁邊其中一位長老站了出來,一甩自己的長袖,滿臉怨氣,伸出手指指著跪在大殿之中的許知意。

“你這樣不尊師重道,我看,必得是宗門水牢伺候,纔會如實招供!”

那人麵容雖看著不過三十來歲,可說話做事全都是老氣橫秋,端著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

“成蹊師妹,你自己來說如何定奪?”

“既然是你的弟子,我們這些個做師兄的,也不好過於插手你的私事。”

瞪了一眼台下站出來的青鬆長老,掌門無奈,重新看向站在一旁的女子,眼神中滿含著擔憂。

她這小弟子,素來是宗門裡最不愛聽話的,可真真是讓他們操碎了心。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