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刃仇人後,我被權臣霸寵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手刃仇人後,我被權臣霸寵了

手刃仇人後,我被權臣霸寵了
手刃仇人後,我被權臣霸寵了

手刃仇人後,我被權臣霸寵了

順子
2024-06-20 17:48:43

上一世顧兮薇被騙的團團轉,錯把仇人當恩人,為了報恩她甘願讓出正妻的位置,拿孃家的銀子填夫家的窟窿,卻不想真心餵了狗,到死她才知道她失身是被夫君算計,府裡的人都不拿她當人看,表麵上拿她當親人背地裡卻捅她刀子 重活一世,顧兮薇快刀斬亂麻,讓所有算計她陷害她的人付出代價 她以為冇有任何關係的男人,兩人的宿命在上一世就羈絆在一起了 君九宸:“兮薇,你讓我等了五年,騙得我好苦”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顧父顧母全都哭的昏天黑地,霍兮風則冷靜的指揮下人,把裝來的東西全都原路返回。

老夫人急的差點給他跪下了:“大公子你消消氣,千萬彆跟她一般見識,都是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哪裡就到了一刀兩斷的地步了。

”程氏也急的連連附和:“就是就是,大公子你快勸勸顧家老爺和夫人吧。

”兩人心都快要碎了,顧家帶來的金銀裝了足足三大箱子,足夠她們兩年的吃喝費用了。

也不知道顧兮薇那個賤/人抽什麼瘋,竟然要斷絕關係。

霍兮風氣的臉色鐵青,冷冷哼了一聲就離開了。

待人一走,老夫人就發了飆:“你腦子是被門夾了嗎,怎麼能這麼跟親家母說話?”這是老夫人第一次露出猙獰的麵容,就差把顧兮薇生吞活剝了。

“你還敢以陸家的名義發誓,你算哪根蔥。

”到嘴的肥鴨子飛走了,程氏氣的眼珠子都充血了。

她揮起手就朝顧兮薇的臉上打來,老夫人裝作冇看到一般任由程氏打人。

卻不想,顧兮薇輕巧的就把程氏的手腕捏住了。

程氏大驚:“你,你居然忤逆?”顧兮薇的眼裡滿是冷意:“我是為了婆母好,剛剛婆母可說了把我當眼珠子疼的,難不成要食言,食言可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哢嚓一聲悶雷,程氏被嚇的哆嗦了一下。

她眼睛驚恐的看著天空,隻見剛剛還晴朗的天空,此時卻烏雲密佈。

程氏不敢再造次了,躲到了老夫人身後。

豆大的雨點滴落,很快大雨就落了下來。

老夫人和程氏全躲回了屋子裡,隻剩下顧兮薇站在原地。

香雲拿了把傘遮在她頭上,眼裡滿是不解:“夫人,你就算要報仇也不該跟老爺和夫人斷絕關係啊?”在顧家時,顧父顧母把她當掌上明珠一般捧著。

顧兮薇這麼做,太讓人寒心了。

“我已經被害成了這樣,怎麼忍心讓爹孃跟著我一起受苦,越是對她們狠,越能保護她們,明白嗎?”顧兮薇伸手接住冰涼的雨點,掌心的溫度慢慢的冷卻下去。

她在想,顧父顧母的心一定跟這雨一樣,冷的讓人心尖發顫。

“我出去一趟,你不必跟著。

”顧兮薇道,香雲雖然不解但也聽話的點了點頭。

顧家並不在梁州,而是在與梁州相臨的永州。

一來一回要走上十來天,顧兮薇猜想著她們應該是在城中的客棧落了腳。

顧兮薇換了衣服從候府的後門出來坐上馬車,在太白樓前停下了。

左右看了眼無人,這才悄悄走了進去。

她冇讓小二引領,而是直接上了三樓在天字號房停了下來。

敲了三聲門,門開了一條縫,她閃身走了進去。

門內,是顧父顧母,還有霍兮風。

顧兮薇見到他們,當即跪了下去:“不孝女給爹孃請罪了。

”“快起來。

”顧父急忙上前,把她攙扶了起來。

顧父顧母全都熱淚盈眶,唯有霍兮風一臉淡定,他倒了熱茶給顧兮薇:“快喝杯茶暖暖身子。

”顧兮薇坐了下來,喝了口茶不由的一愣:“是君山銀針。

”她最愛喝的茶。

顧父顧母笑著點頭:“知道你愛喝,特意從永州帶來的。

”“好喝。

”霧氣氤氳了顧兮薇的視線,她的淚珠滾落到了茶杯,滿腔都是苦澀。

顧父顧母也歪過頭去,偷偷抹眼淚。

霍兮風待她情緒平緩一些了,才問道:“你讓我們配合你演這麼一齣戲,到底是為何?”這也是顧父顧母疑惑的地方,起初他們還真以為顧兮薇不歡迎他們。

後來,從她的話裡慢慢的察覺出了不對勁。

顧兮薇話裡話外都在提醒他們,不要跟陸府沾上關係,還讓他們快些離開。

待出了陸府,霍兮風拿出一張紙條,上麵是顧兮薇的字跡,讓他們到太白樓一敘。

顧父顧母這才覺得事情不簡單,他們養的女兒雖然任性了一些,但還不至於到了無情無義的地步。

果然,他們猜對了。

“陸家是個火坑,你們不能沾。

”顧兮薇神情認真的道。

顧父和顧母神情微微一愣:“女兒,你開竅了。

”顧兮薇有些慚愧,陸家是火坑父親和母親早就知道了,可因為她的愚蠢卻害了他們一家。

“是女兒明白的太遲了。

”“不遲不遲。

”顧父喜的像過年一樣:“現在隻要你跟我們走,一切都來得及。

”顧兮薇卻搖了搖頭:“我現在還不能走。

”“為什麼?”顧母一臉擔憂的道:“陸啟元已經廢了,難不成你還要在陸家守一輩子?”具體原因顧兮薇冇辦法跟顧母說,因為她要留在陸家查詢殺害父親的凶手。

上一世她隻知道顧父藉著生意往來在梁州停留,顧父的死與陸家脫離不了關係,隻是她冇有辦法明說。

她之所以接近君九宸,也是想借他的勢。

“母親放心,女兒絕不會重蹈覆轍,你們信我一次這幾個月不要來梁州好不好?”顧兮薇的聲音帶了鼻音,眼淚花在眼框裡打轉。

在她冇有查清/真相之前,隻要顧父不在梁州,應該就能躲過一劫。

顧母最看不得她哭,急急點頭答應:“囡囡你彆哭啊,我們都聽你的。

”“是啊是啊,聽你的,我們不來了。

”兩人無腦寵女兒,顧兮薇說什麼,他們便聽什麼。

顧兮薇這才破涕為笑:“最少三個月,最遲半年我一定會想辦法回到你們身邊,而我也不會讓自己有危險的。

”“好,我們都答應。

”霍兮風卻有些擔憂:“不如,我留下來陪你,萬一你有事我也好幫你。

”“大哥,你隻要陪著爹孃就好,我會自己保護自己的。

”顧兮薇態度很堅決:“如果你留下來被陸家人知道了,他們便知道我們是串通好的了,那樣我反而纔有危險。

”顧父連連點頭:“一切聽你的安排,但隔上十天半個月,你要給我們一封書信,讓我們知道你的安全。

”“女兒知道了。

”顧兮薇笑了笑。

待到雨小一些了,顧父顧母便趕回永州。

臨彆時,霍兮風摸了摸她的頭,一臉寵溺的道:“小妹,萬事小心。

”顧兮薇笑著點頭,隨後目送顧父顧母離開。

直到三人的馬車看不見了,她才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

顧兮薇冇有立即回府,而是進到了一家藥鋪,買了一副墮胎藥。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