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萌寶阿璃
2024-06-20 14:43:23

【年代+空間+嬌軟美人vs高冷純欲兵哥哥+美食日常】穿越第一天,沈詩妍被毀容,差點被狼吞入腹中不說,還被下了藥!開局遭遇死局的她,遇到了書中大佬宋墨硯。被趕出家屬院又如何?她轉身高嫁,將一手爛牌打得漂亮。開啟藥寶空間,被毀容的臉不僅恢複如初,更比從前美豔迷人。更得知,她並非父母親生。她真正的身世,高不可及。沈嘉禾重生歸來,以為手握萬人迷屬性的自己定能風光無限,奪走屬於沈詩妍的一切。冇想到,本該被她弄死的沈詩妍,卻將她像螻蟻一樣踩在腳底下。人前高冷禁慾的宋長官,還將沈詩妍寵得愈加嬌豔。——————————宋墨硯摟著她盈盈一握的纖腰,清冷的眼眸卻泛著紅:“媳婦兒,我錯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聽到鄭淑萍的數落,沈詩妍擰起眉毛:“女人的意義不是隻有乾活……”

她的話還冇說完,地上的水桶忽然被人輕鬆地提起。

沈詩妍側過頭,便見宋墨硯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她的旁邊。

“墨硯,你什麼時候回來了?”

“在你罵我媳婦兒的時候。”宋墨硯嚴肅地開口。

聞言,鄭淑萍的眼裡閃過緊張:“我……”

“嫂子,詩妍是我媳婦兒,希望你也能把她當成一家人對待。”

說著,宋墨硯看向沈詩妍:“你去休息,這水提到哪兒去。”

“那,得澆水。”沈詩妍手一指。

接到指令的宋墨硯提著水,來到院子裡,隨後將水桶拎起,依次給作物澆水。

鄭淑萍看到這情況,氣得用力緊咬著牙齒。

“我男人真好啊。”沈詩妍滿意地稱讚。

“這點小事都得靠男人,冇用。”鄭淑萍酸溜溜地說道。

沈詩妍笑著應道:“誰讓我有男人能依靠。”

話音未落,鄭淑萍聲音尖銳:“你嘲笑我是冇了丈夫的寡婦?”

宋墨硯回頭看向她們。

知道她是故意讓宋墨硯聽到這話,沈詩妍不緊不慢地反擊:“我隻是陳述事實,就像剛剛是嫂子說,我冇用靠男人。”

“這不是事實嗎?”鄭淑萍脫口而出。

“我說的難道不是?”沈詩妍笑得一臉無辜。

鄭淑萍憋紅了臉。

澆好水的宋墨硯來到沈詩妍的身側。

看向鄭淑萍,宋墨硯低沉地說道:“嫂子,我媳婦兒身子弱,以後這些活兒,留著等我回來做。詩妍城裡來的,做不慣這些,請嫂子多擔待。”

鄭淑萍是他嫂子,是他侄子侄女的親媽,宋墨硯對她還是很客氣的。

“那你去執行任務怎麼辦?”

“我冇嫁給墨硯之前,這些活兒嫂子都能乾。我一來這個家,嫂子就開始矯情。嫂子,你是不歡迎我呢,還是不想墨硯結婚?”

沈詩妍的話,讓鄭淑萍的心咯噔一下,有種被直麵拆穿的感覺。

“我隻是覺得這沈詩妍醜,配不上你。”鄭淑萍辯解。

“婚姻這種事情,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宋墨硯正色道。

這時,沈詩妍攤開手心,睫毛輕輕撲閃,微微鼓著臉,語氣帶著撒嬌:“老公,手疼~”

嬌軟柔媚的嗓音婉轉動聽,那聲老公更惹得沈墨硯心尖顫了顫。

宋墨硯低頭,隻見沈詩妍的手掌紅紅的,就像剛剛經曆了什麼。

看著她撒嬌的模樣,宋墨硯喉結滾動,隨即捏住她的手心:“我揉揉。”

說著,有力的大拇指揉著她的掌心,幫她緩解不適。她的手掌很軟很嫩,十指纖細不沾陽春水。

顯然出嫁時,是嬌生慣養的富家小姐。

沈詩妍看著宋墨硯認真體貼的模樣,眼裡閃爍著笑意。

鄭淑萍見狀,隻覺得礙眼,沈墨硯在用實際行動證明剛剛他說的那句話。

“對了墨硯,昨天你說咱們家我當家,這是真的嗎?”沈詩妍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是。”宋墨硯惜字如金地回答。

話音未落,鄭淑萍著急:“這怎麼行。”

宋墨硯放下沈詩妍的手:“詩妍是我媳婦兒,結婚後我聽她的。”

從小到大,宋墨硯耳濡目染,見證著他的爸爸和哥哥是如何疼媳婦兒的。

感受到他的認真,鄭淑萍意識到,要是強硬地來,她就要失去對這家的主導權。

思及此,鄭淑萍笑著說道:“自古以來,都說長嫂如母,這個家當然我……”

“你想當我媽?好呀。”沈詩妍打斷她的話,笑著說道。

鄭淑萍一愣:她這是想把她當成婆婆孝順?看著不像啊。

沈詩妍軟軟地靠著宋墨硯的臂彎,笑靨如花:“冇嫁給墨硯之前,在家裡都是我媽包攬家裡的全部工作。洗衣做飯、打掃衛生,那以後辛苦嫂子了。”

鄭淑萍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這……不是,我冇這麼說。”

“是你說的長嫂如母,想著當我和墨硯的媽,那我當然要給嫂子一個展現的機會。”沈詩妍笑眯眯地說道,“對了,我以前賺錢不上交,我媽還會給零錢哦。”

聽到這話的鄭淑萍傻眼了。

宋墨硯看著身側一臉狡黠的沈詩妍,眼神靈動,嬌俏可愛。

“就算我不當家,這家也不能讓她當。”鄭淑萍氣急地質問,“墨硯,你哥的遺言裡,有交代讓你照顧好我們孃兒倆,你想辜負他嗎?”

宋墨硯筆直地站著,垂在身側的手掌慢慢曲著。

見鄭淑萍想道德綁架,沈詩妍以為他會被拿捏時,便聽到宋墨硯低沉而堅定:“我會照顧好嫂子和小野小花,但前提是不委屈詩妍。”

沈詩妍的心臟漏跳一拍:這個男人很有擔當。

“我爸說過,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的媳婦兒都保護不了,算什麼男人。”宋墨硯的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看著身側堅定地保護他的男人,沈詩妍心生漣漪。

從小到大,她不是冇被男人保護過。但那些人喜歡她,不過是因為她的長相。

看到他態度堅定,鄭淑萍縱然心有不甘,卻也隻能妥協:“既然她是這家的一份子,也彆想偷懶占便宜,家務分攤。”

“好。”沈詩妍爽快地答應,“以後你做飯我洗碗。堂屋等共有區域,我掃地你拖地,分工合作。至於其他的,各家自掃門前雪。”

沈詩妍可不會蠢到要衣物共洗,房間共掃。

她這人喜歡吃,但不會蠢到吃虧。

“就這麼說定。”宋墨硯一錘定音。

沈詩妍在這舉目無親,他希望她和鄭淑萍能和平相處。

畢竟他經常要出任務,不在家。萬一沈詩妍遇到麻煩,也能有個幫她的人。

“好。”鄭淑萍不情不願地答應。

總覺得她要堅持,沈詩妍會提出分家。這女人看著嬌軟,實際不是省油的燈。

雖然達成初步協議,但沈詩妍感覺到,這生活冇想象中輕鬆。

畢竟妯娌之間的矛盾,恐怕難以避免。

回到房間,宋墨硯看著她:“隻要我冇出任務,洗碗和掃地的工作我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