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夢想當鹹魚
2024-06-20 14:44:15

【爽文+女強+空間+流放+基建+不聖母+虐渣】頂尖特工一覺醒來正坐在花轎中,被渣爹後孃算計,逼嫁昏迷不醒的殘廢王爺。洞房花燭夜還冇開始,就被下了聖旨要抄家流放。這不行,屬於我的東西,誰都不能拿走。趁著亂,季如歌直接搬空王府,連老鼠洞冇放過。緊接著又搬空了孃家,又埋了一些造反的東西,再挖出一些賬本送到禦史大夫家,等著渣爹一家喜提流放一枚。根據原身的記憶,坑她害她的一個都不放過。流放路上殺機重重,旁人如臨大敵,隻有她興奮的衝上去。等瑾王醒來的時候,打算重振雄風的時候,自己身邊的人全都被策反了。“王爺,王妃要的不多,隻需你負責貌美如花,在家相夫教子就成。”“王爺,彆怪我們背刺,實在是王妃給的太多了,嗝。”“兒啊,你有福了,上輩子祖上冒煙尋了這麼厲害的媳婦……”季如歌:乖,我打下江山給你做聘禮如何?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一大碗湯被季如歌灌的乾乾淨淨。

寧婉兒整個人狼狽的趴在地上,想吐卻吐不出,彆提多難受了。

整個人懨懨的,她紅著眼睛瞪著季如歌,恨不得將她整個人燒出個窟窿。

“來人,送寧小姐回去。”季如歌回頭看向寧婉兒:“瞧瞧,果然還是王八燉雞比較補,寧小姐肉眼可見的精神了。”說完,說完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

寧婉兒磨牙,可這會她的胃翻騰的噁心,除此之外肚子就是翻江倒海的疼痛。

她顧不上跟季如歌爭辯,忙給身邊的婆子和丫鬟使眼色,扶著自己離開。

隻是她帶來的人,一個摔在幾米外,疼的嘴裡隻叫喚。

一個手指頭還扭曲著,嘴裡發出荷荷奇怪的聲音。

還是旁邊的丫鬟,聽到季如歌的聲音後,也不知為何,就聽話的上前攙扶著寧婉兒離開。

寧婉兒額頭滲出冷汗,她感覺自己的肚子很難受,特彆難受。

低聲催促丫鬟快帶自己離開。

結果還冇出大堂,詭異的屁聲從寧婉兒的屁股響起,帶著山路十八彎的節奏。

現場,陷入詭異的安靜,在場幾十雙眼睛齊刷刷的看向寧婉兒的背後。

接著就吃噗嗤噗嗤的聲音,摻雜著水聲。

這聲音,令在場的人表情陷入了尷尬和噁心中。

咦~~~這,這怕是拉了?

“寧小姐也太熱情了,竟然當場奏樂。”一旁季如歌神來這麼一句。

在場的人,有人冇崩住笑出聲。

而寧婉兒這會,恨不得自己直接昏眩了。

她催促著丫鬟快點走,也顧不上跟季如歌算賬了。

但是心裡卻是恨的。

她千算萬算,算過季如歌冇臉,今後會成為整個京城的笑話。

但是冇算過,變成京城笑話的事她。

隻要想到今天的事情,要被傳出去,她寧婉兒的臉麵當真是冇了。

她一個用力過猛,身上又是一股惡臭傳來,顯然是又拉了。

且今天她還故意穿著淺色的衣服,更是明顯的很。

兩個丫鬟差點被臭味熏暈了過去,憋著氣扶著寧婉兒離開。

心裡在罵,真是倒了八輩子黴。

好不容易有機會巴結寧小姐,結果對方一身的屎味,令她們懷疑人生。

送走了噁心人的寧婉兒,季如歌也冇去管在場觀禮的這些人。

反正,這些人也都是過來看笑話的。她對原身的身份有認知,一個不受寵被人傳草包廢物,被皇上賜婚嫁給戰功赫赫,卻在三個月前在戰場上受到埋伏昏迷的瑾王殿下。

這要是說出來,冇點什麼陰謀,誰信呢?

所以,這會她要去會會自己那個昏迷的相公去,看看對方長什麼樣子。

她一個資深顏控,對方不好看的話,那就隻能一拍兩散,各走各的路。

要是入了她的眼,護他也不是不行。

季如歌心裡這般想著,人已經朝著瑾王的院子走去。

至於婚禮,嗬嗬,公雞和王八已經順利拜堂,還燉成一鍋湯,圓滿完成任務。

季如歌離開,無人敢攔。

就她剛纔的出手,震懾了一些想看她笑話,不安分的人。

“瑾王的住處在哪裡,帶路。”季如歌走了一半,發現自己壓根不知道瑾王住在哪裡。

當即攔下一個丫鬟,讓她帶路。

丫鬟不知前堂發生的事情,上下鄙夷的看了一眼季如歌,就要傲嬌的冷哼不搭理。

季如歌揮拳,一拳打穿她身後成人腰粗的樹乾,丫鬟回頭看了一眼,身子如篩子發抖。

“請,請……”丫鬟收起鄙夷的眼神,恭恭敬敬的送季如歌來到瑾王的住處。

“瑾王妃,王爺就在裡麵,您請進去。”丫鬟小心翼翼的低著頭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下次再用之前的眼神看我,摳你眼珠子塞你嘴裡。我說到做到。”

丫鬟嚇的跪在地上:“奴婢不敢了,奴婢不敢了,還請瑾王妃饒恕。”

“滾。”

丫鬟嚇的連滾帶爬的走了。

隨後季如歌推開房門,房間裡濃烈的藥味,嗆的人發暈。

她蹙眉走了進去,發現門窗緊閉不透氣,裡間的床上躺著一個雙目緊閉的男人。

即便是麵色蒼白,依舊看的出來這人五官立體分明,骨相極佳,棱角分明。

劍眉星目,模樣極好。

從頭到腳掃了一眼,身高也不錯。

季如歌走上前

嘖,這樣的絕色人兒要是冇了,多可惜了。

誰也不知道,季如歌是個出色的特工之外,還是個老色批。

一個對長相,身高,各方麵都要求極高的老色批。

以往做任務也接觸過很多高質量的男人,但,都冇有入得她眼。

可眼前這個昏迷不醒的男人,卻讓季如歌有了興趣。

她竟然對他有了心動的感覺。

這感覺很奇怪,就好像隻一眼就認定了,眼前的男人就是自己苦苦尋覓多年的人。

難怪她母胎單身多年,原來自己的緣分是在另一個時空了。

季如歌摸了摸下巴,然後低頭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直接上手摸了個遍。

藉此,對他的身體檢查了一下。

這時,房門吱呀一聲響,從外麵走進來一人。

那人,看到季如歌竟騎跨在王爺的腰部,上下其手,眼睛大睜。

隨後將手中的東西扔下,抽出腰間的軟劍,朝著季如歌刺來:“大膽yin賊,竟敢光天化日之下非禮我家王爺。”說完,手中的劍已經朝著季如歌刺來。

季如歌側身避開,跟對方對招。隻可惜她冇有什麼武器,隻能躲避不能進攻。眼前的軟劍不斷的朝著她刺來,顯然是想將她刺成刺蝟。

“住手,墨風不得對王妃無禮!”身後,管家匆匆趕過來,看到屋內的情況,當即喝止。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