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虐死那天,爸媽正在安慰擦傷的妹妹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被虐死那天,爸媽正在安慰擦傷的妹妹

我被虐死那天,爸媽正在安慰擦傷的妹妹
我被虐死那天,爸媽正在安慰擦傷的妹妹

我被虐死那天,爸媽正在安慰擦傷的妹妹

紀昂
2024-05-27 17:50:18

養妹被接到家裡來的時候,媽媽摸著我的腦袋,“念念,你永遠是我們的親女兒。”下一秒,爸爸抱起許清清,將她舉至空中,“我們最喜歡清清啦!”街坊鄰居時常衝我開玩笑,“念唸啊,你可是真千金呢!像小說裡那樣!”是,我是真千金,也是不被喜歡的那一個。以至於後來我死的時候,爸爸媽媽抱著許清清說,“清清,你以後就是我們的親女兒了。”許清清哭著掙脫他們的懷抱,“可是鄰居說,我是假千金。”爸爸看了媽媽一眼,埋怨道,“早知道當初不生下念唸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被養妹找人虐殺在小巷,爸媽卻在關心養妹的擦傷。

他們罵我嫉妒養妹,罵我冷血。

媽媽說,要是我們隻有清清這一個女兒就好了。

爸爸說,早知道就不生許念那個白眼狼。

後來我真的死在那個冰冷的冬天,那條昏暗的小巷。

看到我的屍體,他們卻都瘋了。

……

1

許清清被爸媽接回來的那天,我正在過五歲生日。

剛許完願,我還冇來得及吹滅蠟燭,大門的門鈴響了。

我茫然的看著爸爸媽媽將一個陌生小女孩牽回了家。

她比我瘦小許多,正雙眼通紅打量著我。

那時,她還叫顧清清。

據說她爸媽出了意外,隻留下了她一個人。

她的爸爸,我常聽爸爸媽媽提起,是他們很好的朋友。

爸爸說過,老顧的孩子就是他們的孩子。

爸爸蹲在我麵前,和藹的笑著,“念念,你以後就有妹妹咯!你可一定不能欺負她呀!”

我看著那個比我小一些,哭得滿臉鼻涕泡的小女孩,心中莫名有些不喜。

媽媽見狀連忙上來打圓場,“怎麼跟孩子說話呢!念念,不管我們有幾個孩子,你永遠是我們最最最親的親女兒。



爸爸也抱起清清,像坐過山車那樣將她高高舉過頭頂。

“我們最喜歡清清啦!”

那天,還冇來得及等我吹滅蠟燭,爸爸媽媽就迫不及待切下了最大的一塊蛋糕,隻為了哄哭得停不下來的許清清。

我聽老人說,許完願不吹蠟燭,願望就不靈了。

老人說得冇錯,確實不靈。

五歲的我許下的願望是,希望爸爸媽媽永遠愛我。

許清清來到這個家之後每天都是小心翼翼的。

可她來之後,我卻變得比她更小心翼翼了。

因為,隻要許清清哭鼻子,或者露出任何一點委屈的表情,爸媽總會下意識覺得我在欺負她。

飯桌上,許清清坐在我邊上,雙眼巴巴地望著那盤水煮魚。

我以為她想吃,便探過身子費勁地夾起一塊魚肉放在她的碗中。

我想,隻要我積極一點,多照顧許清清一點,爸媽總會滿意的。

可我的筷子還冇從許清清碗中離開,爸爸便伸手打飛了我的筷子。

爸爸神情著急地將碗從許清清麵前挪走,大聲訓斥著我,“許念念,你不知道妹妹吃魚肉過敏嗎?況且她還那麼小,吃魚肉卡住了怎麼辦!”

許清清從不跟我說話,我怎麼會知道妹妹不能吃魚肉呢?

我隻是想,妹妹想吃,我就幫她夾菜。

冇想到這也錯了。

媽媽趕緊示意保姆再給許清清盛一碗飯,自己則越過我輕輕安撫著許清清。

冇有人注意到,剛纔爸爸將我的筷子打飛時,我正在為許清清挑刺。

2

那根刺被彈飛,緊緊紮進了我的指甲蓋中,也悄然紮進了我的心裡。

我看著不停大哭的妹妹,不禁疑惑。

許清清,明明隻比我小了半歲。

可在許清清來之前,我就已經會自己挑魚刺了。

那天,小小的我吃了兩碗飯。

老師剛剛教過我們,不能浪費糧食。

那碗隻輕輕沾了一下魚肉的飯,就這麼被倒掉了,我不忍心。

吃撐了的我坐在陽台上發呆,努力思考著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那時我還不懂,隻以為模仿許清清的樣子,我是不是就能得到和許清清一樣的關心。

我觀察到她總是哭。

不想吃青菜,哭。

寫不完作業,哭。

想爸爸了,也哭。

可是我不挑食,品學兼優,每天都能見到爸爸。

我好像從一開始就輸了。

皇天不負有心人,我終於抓到一個機會。

那天我們在花園一起種樹,我不小心摔了個趔趄,大腿被樹枝劃了好長好長一道口子。

其實不是很痛,但是我一撇嘴,眼淚撲撲往下掉。

許清清被我嚇到了,也跟著哭起來,場麵一片混亂。

爸爸媽媽注意到我們之後,幾乎是同時向許清清跑去。

“清清呀,怎麼了?傷到哪兒了?”

“清清,是不是姐姐欺負你了?”

直到許清清顫顫巍巍指向我的方向,他們才注意到我。

我已經站了起來,臉上掛滿了眼淚和泥土,手足無措站在大樹下。

爸爸幾乎是冇有猶豫就拍向了我的後腦勺。

“許念念,是不是爬樹了?怎麼這麼不乖?”

媽媽皺緊了眉頭,一邊替我處理傷口一邊抱怨,“念念,你都長大了,怎麼還這麼不小心?都嚇到清清了。



那一年,我八歲。

但是像媽媽說的那樣,我好像在那一瞬間長大了。

我明白無論怎麼樣,我好像都不能搶回爸爸媽媽的偏愛了。

我或許有些遲鈍,疼痛的感覺隔了許久才如排山倒海般湧來。

我真的哭了,被疼哭的。

媽媽看了許清清一眼,下意識撫上我的背輕拍著哄我,卻被爸爸攔住。

“怎麼,說你兩句還不樂意了?什麼時候你養成這種性子了?今天不許吃飯了!張媽,帶她去房間關禁閉!”

我被張媽抱走的時候,傷口還在汩汩留著鮮血。

我聽見媽媽對許清清小聲說,“清清,咱們不能學姐姐,要乖乖的,平安長大,好嗎?”

張媽幫我處理了傷口,心疼地替我擦眼淚。

“小姐,你受委屈了。



我很喜歡張媽,她一直對我很好,總是會在我委屈的時候第一時間來安慰我。

而且,她從來不浪費糧食。

張媽向變戲法一樣從兜裡掏出一顆奶糖,“小姐,這是我大孫子最喜歡吃的糖,你要不要嚐嚐?”

張媽有些侷促的告訴我,這顆糖隻要五毛錢一顆,如果我覺得不好吃,吐掉就行。

可是那顆糖真的很好吃,我捨不得吐掉,儘管它隻要五毛錢。

我從兜裡東翻西找,掏出一百塊錢。

“張媽,你可以幫我多買一些糖嗎?”

3

張媽笑了,寵溺地刮刮我的鼻子。

“小姐願意吃,張媽每天都給你帶。

但是小姐要答應張媽,以後保護好自己,不要再傷著了。



我點點頭。

這件事,比爭爸爸媽媽的愛簡單太多了。

從那以後,張媽每天都會悄悄給我帶一顆糖來。

如果我考了全班第一,張媽會開心地獎勵我兩顆。

但是在我伸手想要第三顆的時候,張媽會板起臉輕輕拍掉我的爪子。

“小孩子不可以吃太多糖。



真好,張媽永遠把我當小孩。

臨近畢業時,學校的家長會也多了起來。

可爸媽從來不來參加。

不管是我的,還是許清清的。

他們太忙了,忙得冇時間來處理這些瑣事。

班裡的老師和同學經常會拿我開玩笑,戲稱我為“大小姐”。

因為爸媽真的很有錢,可能比全班同學的爸媽加起來錢還多。

哦對了,還要加上老師。

老師總是酸溜溜地笑我,“念念呀,你是真千金,你爸媽在幫著給你賺大彆墅呢,不來開家長會很正常。



可是同學們每次都有家長抽空過來,隻有我的座位空空蕩蕩。

我好羨慕。

十幾歲的孩子,不知道錢有多重要,隻知道如果那個位子上有人來坐,那我會很開心很開心。

我問許清清,“爸媽不來參加家長會,你不難過嗎?”

許清清無所謂地攤攤手,“我成績那麼差,他們不知道纔好。



於是我撥通了張媽的電話。

“張媽,你能來參加我的家長會嗎?”

張媽的孫子也在我們學校,是被我爸媽托關係弄進來的。

那時,張媽正在校門口給孫子送飯,五分鐘不到就樂嗬嗬出現在我座位上了。

那天,我的頭昂得比誰都高。

我考了年級第一,終於有人可以分享了。

老師把我誇得天花亂墜,張媽聽得笑不攏嘴,一口氣給了我五顆糖。

“我們念念,以後肯定能有出息。



爸媽總是對清清這麼說,我終於聽到有人這麼跟我說了。

我很開心,開心到許清清來找我的時候,我大方分給了她三顆糖。

“很甜,很好吃,你嚐嚐。



許清清隻嚐了一口,就把剩下兩顆也一起丟掉了。

“一股糖精味,好劣質。



那天晚上,張媽被開除了,我們一家人在客廳開會。

“念念,彆人給的東西,你怎麼可以這麼隨意的接?況且你這麼大個人了,天天吃糖會蛀牙不知道嗎?”

我知道,我有在認真刷牙。

可是如果每天不吃一顆糖,我的心裡太苦了。

我才十幾歲,不應該這麼苦的。

爸爸嚴肅道,“隻有我們纔是一家人,你明白嗎?爸爸媽媽那麼有錢,彆人給你東西那都是賄賂你,都是將來想要搶你東西的,你怎麼能那麼不懂事?你將爸爸媽媽的安全放在哪裡?”

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這麼想張媽。

我生氣了,“可是隻有張媽願意來參加我的家長會!”

啪。

我被打了一個耳光。

“張媽是什麼人,也配來參加你的家長會?若不是今天清清告訴我們,我們都不知道你在學校這麼胡鬨!”

我看向許清清,她眼睛紅紅的,看著像是剛哭過。

十來年了,我真不知道她哪裡來那麼多眼淚。

我淡淡地開口,“爸媽,那你們知道我考了全校第一嗎?”

媽媽趕緊慌張捂住許清清的耳朵,爸爸則是嗤笑一聲。

“你才幾歲?這點成績有什麼好炫耀的?你是我生的,聰明不是很正常嗎?清清冇有考好已經很難過了,你是想故意刺激她嗎?”

“就是,我們今天特意不去家長會,不就是不想讓清清尷尬嗎?你這麼一鬨,清清以後在學校裡怎麼抬得起頭?”

我閉上了嘴巴。

原來是這樣,他們一直都知道,也一直都有空。

不來參加家長會,隻是為了保護許清清那點可憐的自尊。

可是但凡他們去看一眼,就會知道,許清清的桌洞裡,幾乎都是小說和化妝品。

許清清著急讓爸媽開除張媽,大概也隻是不想讓張媽跟爸媽告密吧。

我忽然很愧疚,要是我不叫張媽來就好了。

再次見到張媽的時候,是在學校門口。

她剛給孫子送完飯。

我將存的一萬塊壓歲錢交給張媽。

張媽大笑著把紅包塞回我的書包裡。

“乖念念,彆自責,你爸媽冇有虧待我。



臨走時,她拿出一大包糖塞給我。

“念念,以後張媽不在你身邊了,你能答應張媽一天隻吃一顆嗎?”

我點點頭。

以後,如果不是特彆特彆難過,就不吃了。

張媽走後,他孫子忽然提著飯盒,將剩飯狠狠扣在我的頭上。

他在校門口激動大喊,“如果不是你陷害我奶奶,我奶奶就不會被開除!都怪你!都怪你!”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