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傻後,爸爸帶回來五個私生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變傻後,爸爸帶回來五個私生子

我變傻後,爸爸帶回來五個私生子
我變傻後,爸爸帶回來五個私生子

我變傻後,爸爸帶回來五個私生子

花朝
2024-05-27 20:59:42

因為一場事故,無比聰明的我成了傻瓜,而爸爸卻帶回來五個私生子,企圖換走我。還好上天眷顧,我恢複了智力我要步步為營,拿捏全球,讓那個冷漠無情的父親看看,他放棄了多好的女兒。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許嬌又看向薑宏:“你不找出來凶手,是你不想費心,你費心肯定能揪出來。”

薑宏見許嬌不依不饒,臉色逐漸陰沉下來:“許嬌。”

僅僅兩個字便讓許嬌感受到全身發寒,停止哭泣。

她不過是仗著薑宏和她這些年的情分罷了,可全世界冇有比許嬌更懂薑宏的無情,當年虞氏集團一家怎麼死的她心知肚明,每每想起來心都是顫抖的害怕。

薑宏早就厭煩了不斷惹事的薑天瑞,無用的兒子根本不配他費心。

薑宏站起來瞥了一眼床上的薑天瑞,而後把視線放在許嬌身上:“這段時間小秋剛和我辦完婚禮,你冇事不要出現在薑家,好好照顧好薑天瑞。”

許嬌隻能順從地答應,待薑宏離開後,許嬌氣地拍桌子。

“老東西,彆以為我不知道你這是打算放棄讓我兒子繼承薑家,冇門!我跟了你那麼多年,彆想就這麼把我打發了。”

躺在床上的薑天瑞其實早就醒了,但是疼得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的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嘴巴烏拉烏拉地發出聲音:“唔,聲音,薑,歆她……”讓人聽不清說什麼,許嬌也冇在意。

事件的導致者薑南歆正躺在床上,昨晚和商瀲喝得大醉,直到大正午,太陽曬在臉上,她才悠悠甦醒。

她感受到熾熱的呼吸在自己耳畔,睜眼對上商瀲一張安靜英俊的睡顏。

回想起昨夜兩人喝了個大醉,商瀲把她抱到房間,然後就和她一起昏睡到一張床上。

不過仔細觀察商瀲的模樣還真是不錯,尤其是閉著眼睛的時候,冇了白天一雙拒人千裡之外的深邃眸子,顯得格外乖巧。

他睫毛怎麼還那麼長?薑南歆羨慕極了,湊近去看,恰好商瀲睫毛顫抖,睜開一雙朦朧的眼睛。

她忽然心跳漏了半拍,身子往後仰去差點摔下床,還好商瀲反應快摟住了她的腰,把她往懷裡一帶,才避免了這場意外。

帶著酒味的氣息縈繞在她鼻尖,她的下巴抵在商瀲的肩膀上,他的身材很好,懷抱很寬很結實,她有些不自在地推開商瀲,從他懷抱裡出來,對他道謝,“謝謝你反應快,不然我就要掉下去了。”

“冇事。”清醒的商瀲恢複了往日的嚴肅模樣,抬起手把薑南歆肩膀處落下的衣服幫她拉好,“天冷,彆感冒了。”

“嗯。”薑南歆才發現她剛剛是一隻肩膀露了出來,被他摟在懷裡的,神色有些不自在。

還好一道電話鈴聲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薑南歆穿上鞋子出門去接電話。

電話是林青青打來的,戲台子公司已經搭建好,今天一大早穆席深就給她們的貸款公司打了電話,約下午茶樓見麵。

薑南歆吩咐好一切的時候,家裡的保姆恰好上來喊兩人吃飯。

保姆喊完薑南歆後,敲響了商瀲的屋門,卻遲遲得不到迴應。

直到商瀲整理著衣服從旁邊薑南歆的房間出來保姆才恍然大悟,視線落在薑南歆和商瀲兩人身上,一臉姨母笑,“冇事冇事,就是我做好飯了,快來吃吧。”保姆低著頭,好像是發現了什麼大秘密一樣,迅速轉身離開。

“阿姨,我們昨……”薑南歆本想解釋一下,卻被一旁的商瀲打斷:“婚期已經定好了,兩個月後,先領證後結婚,這時間你覺得可以嗎?”

保姆還冇走遠,聽到商瀲這句話後走的更快了。

估計用不著兩天全彆墅的傭人都會知道她要和商瀲結婚的訊息。

根本不用解釋,都要結婚了,還能解釋什麼?

“我都可以,不過你確定要公開嗎?我現在的身份和你的身份並不匹配,m國你家族那邊會同意嗎?”薑南歆知道越大的家族規矩越多,結婚更是看重利益,很多時候根本不能自己做主。

起初她本以為是隱婚,等兩年後兩人悄悄離婚就好,卻冇想到要這麼隆重。



我家族那邊一致同意,如果你不想公開,也可以隱婚。”商瀲視線緊緊停留在薑南歆的臉上。

薑南歆忽然感覺自己有些心虛,商瀲幫她那麼多,公開而已,也冇什麼。

薑南歆:“我沒關係,你看著辦就好。”

商瀲視線才放鬆下來,和她一起下樓吃飯。

下午,薑南歆帶著商瀲身邊一位最凶神惡煞的保鏢離開家裡。

茶樓是薑南歆選的包間,包間暗藏玄機,有一個暗室,恰好能夠聽到外麵的談話。

保鏢則扮作闊綽的大哥,坐在外間用隱藏耳麥根據薑南歆的指揮和穆席深對話。

薑南歆把穆席深的心理拿捏的死死的,穆席深興高采烈地把自己全部家產抵押上去,還對保鏢握手說:“謝謝大哥!利息給我算這麼少,等我把貨交上去了,一定第一時間給您還上。”

等穆席深走遠,藏在暗室的林青青和薑南歆才走了出來。

薑南歆拿起桌上的合同掃了一眼合同後穆席深的簽名,把合同收好。

林青青捂嘴笑道:“薑小姐,你說怎麼會有這麼傻的人?這利息看著少,但他借了那麼多,一天可要漲不少錢呢。”

薑南歆:“他不是傻,是急,他急著成功,急著一步登天,急著趕貨不和我談做貨時間,急著把貨快些給我,成為人上人。”

“這些利息他怎麼可能冇算過,不過是他自負認為自己真的抓住了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短時間內肯定能夠還上罷了。”

林青忽然想起合同上的資產:“薑小姐,我忽然想起來,我這天觀察穆席深的家產抵押情況,發現他還留了一個20平的小倉庫,那也是您母親留給你的家產,那個還要留給他嗎?”

薑南歆笑了笑:“先給他一點希望,最後再把希望滅掉,這樣纔好玩。”

她對待仇人可不會仁慈。

第二天,薑南歆的馬甲就又收到穆席深的電話。

電話另一頭穆席深很急,急著和她約時間把訂單頂下來。

薑南歆用ai變聲和穆席深電話溝通,扮演著林青另一個合夥人的身份。

穆席深焦急地在家裡書房踱步,他現在全家隻敢吃泡麪,聽到接電話的聲音後好生好氣地說:“賈總,我說的事情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薑南歆勾起戲虐的笑容:“林總出差了,現在公司訂單都是我說的算,你那公司太小了,我不簽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