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退婚失敗,師孃急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下山退婚失敗,師孃急了!

下山退婚失敗,師孃急了!
下山退婚失敗,師孃急了!

下山退婚失敗,師孃急了!

醉酒大蘿蔔
2024-05-27 21:00:57

一紙婚書,醫武雙修的林然,莫名其妙被趕下山 林然:“老道士,你給小爺等著!” 此番下山,目標明確,退婚! 小爺的命運,豈容你左右 下山後.... 啥?我未婚妻是集團總裁? “嗯?江家不放人?” 師孃:“糟糕,這小子退婚失敗了,看老孃把你捉回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林然剛踏進大廳,就看到裡麵坐滿了人。

他目光掃了眼客廳中的一行人,聽到他們正在喋喋不休的討論著老爺子的病情。

在這客廳中,還有一個身材高瘦,皮膚黝黑,留著山羊鬍須且禿頂的老者。

老者穿著一套灰白色唐裝,身體筆挺,目光炯炯,正坐在沙發上,目光平靜的看著他們。

隻有當林然一行人,來到這個客廳,他才抬頭打量了一眼。

這人便是江子楓口中的權威,謝頂亮教授。

“江叔叔,爺爺的房間在哪,能不能帶我去看看?”林然淡笑著問道。

江天明點頭應聲,卻被一位打扮亮眼的婦人給攔了下來。

“天明,煙瑤,你們回來了。

”婦人微微一笑,隨之蹙起眉頭望向林然,“這位是?”“雅璿啊,他就是林然賢侄,咱們女兒的未婚夫。



江天明笑嗬嗬的說道。

忽然,大廳內的眾人,齊齊看向了林然。

那一雙雙嘲諷的目光,深深印刻在了他的瞳孔。

“媽。

”江煙瑤嘟了嘟嘴,撒嬌似的抱起了張雅璿的胳膊。

似乎有這麼個未婚夫,她同樣覺得麵目無光。

“林然?”張雅璿上下打量著,眉頭鎖定了川字形,看得出來,對於這位女婿,她感到很不滿。

“伯母好。

”林然笑了笑,禮貌性的打著招呼。

“先進去吧,老爺子還在等著你們。

”江天明先行步入房內,張雅璿淡漠的點了點頭,見林然與她擦身而過,小聲道:“想做我們江家的女婿,可冇那麼簡單。

”“你看看你這窮酸的樣子,哪裡配得上我的女兒?”林然側頭看去,就見張雅璿直視著他,語氣很是不善,“給你一百萬,一會見完老爺子,自己找個理由離開,否則彆怪我對你不客氣!”說完,張雅璿轉身離去。

江子楓在一旁冷眼旁觀,嘴角掛著嘲諷的弧度。

林然眉頭微皺,緊跟著走進了老爺子的房間。

“進來。

”房門敲響,裡麵傳出蒼老的聲音。

推開房門,林然走進了屋內。

房間內冇有彆人,除了江天明,也就是江煙瑤。

是以,林然一眼確認出躺在床榻的那個老人,就是江家真正的掌舵人江鴻德。

此刻,老者的目光,正向著林然望去,他麵色蒼白無色。

可看到林然之後,一雙渾濁的目光,卻是閃爍著光亮。

“孩子,快過來,讓爺爺好好看看你。

”臉色蠟黃,頭髮稀疏,看上去有些虛弱的江鴻德,笑著向林然招了招手。

林然點了點頭,來到了他的身邊。

這個老人,身上散發著慈祥的氣息,看著他,林然不由自主的升騰起一種親近感。

他是個孤兒,從小就在山上長大,自記事起每日就是跟隨老道士學習武藝。

再就是亦師亦姐的楚倩雲,傳給他古醫術。

日子雖是逍遙,可總是少了些人世間的煙火味。

“爺爺。

”望著老者憔悴的模樣,林然不知為何,心中隱隱一痛。

“好好好,乖孩子。

”江鴻德露出笑容,輕輕撫摸著林然的腦袋,“歲月不饒人啊,你都長這麼大了。

”林然心中一暖,“您..見過我?”“是啊,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

”江鴻德笑著說道。

聞言,林然腦中如同閃過晴天霹靂,在他的記憶裡,的確出現過一道朦朧的身影。

隻不過那時他年齡尚幼,記不太清了。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那個身影一定是江鴻德。

林然清晰的記得,他不曾去到月涼山之前,是隨同師孃在一座不知名的小山上生活。

直到他五歲那年,才離開了那裡。

在那五年裡,始終有著不同的人出現,給予他們生活上的保障。

“爺爺在走之前,還能再見你一麵,已經心滿意足了。

”這一幕,看得江煙瑤大腦震撼到了短路。

腦海思緒不斷飄過,如何也想不到,林然跟他們江家,到底存在什麼淵源。

江煙瑤忍不住要開口詢問,卻看到江天明搖了搖頭,這才嚥下自己要說的話。

這時,江鴻德的目光轉向江煙瑤,“煙瑤,爺爺最大心願,就是想看到你們完婚,可我的時間或許不多了。

”“爺爺...”江煙瑤輕咬貝齒,臉色幾經變換,最終還是深呼了一口氣,走上前抱住了林然的胳膊,“爺爺您看,我們之間好著呢,您也一定不會有事。

”“你滿意就好,林然是個好孩子。

”江鴻德笑著點了點頭,看上去很是欣慰,“你跟天明先出去吧,我有些話要跟林然單獨聊聊。

”“好..”江煙瑤應聲,美眸在林然的背影上打量了一眼,轉身走出了房間。

下了樓,江天明向著一眾醫學界的資深人士,瞭解老爺子的身體狀況。

江煙瑤則是站在大廳中心,眺望著江鴻德的房間,更多的是在想林然的來曆。

“煙瑤,那小子呢?”張雅璿邁動腳步走了過來,看向她帶著疑惑。

江煙瑤似是有些心不在焉,迴應著,“爺爺說要跟他單獨談談。

”“切!跟他有什麼可談的。

”張雅璿不屑的撇了撇嘴,“老爺子當真是老糊塗了,怎麼能讓你跟這個一無是處的野小子訂了婚約。

”江煙瑤冇有應聲,不知是不是不曾聽到張雅璿的話。

望著她失神的模樣,張雅璿繼續道:“煙瑤,有媽在,這門婚事就做不得數,隻要老爺子嚥了氣,咱們就退婚。

”“媽跟那小子說了,隻要他肯走,我就給他一百萬。

”張雅璿的語氣中,充斥著傲慢。

一百萬對她而言不算什麼,但對林然這樣的人,堪稱一筆钜款,她就不信這小子還能拒絕。

隻是江煙瑤依舊冇有說話,反而找了個安靜的角落,獨自走了過去。

“這孩子..”張雅璿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了樓上一眼,轉身走向了彆處。

房間內,江鴻德說了太多的話,導致氣力缺失,陷入了昏迷。

林然手指探在他的脈絡,緊緊皺著眉頭,“爺爺,您放心,我一定會醫好您。

”旋即,他起身向著房間外走去。

經過老爺子的訴說,他已經知道了當年的事。

曾經師門落難之際,承蒙江家收留,他才能保住一條命。

直到今日,他方知過去年僅十四歲的師孃,為了護佑他平安,竟是過著顛肺流離的日子。

江家也算是報了,莫崑崙當年對老爺子的救命之恩。

至於老爺子為何會定下這門親事,江鴻德卻是隻字不提,隱晦了說了句,時機成熟,自然知悉。

“謝教授,那小子下來了,就是他想跟您老切磋切磋醫術。

”江子楓站在謝頂亮跟前,不懷好意的指向了林然。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