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

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
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

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

難若驚鴻
2024-07-02 15:13:21

又名(離婚歸家,我成大帝,他們卻後悔了!)【後悔流+單女主(江梨)+家族群像】穿越而來的蘇玄,三十年前入贅冇落無比的武家。親手將武家發展成天雲帝國,富可敵國的世家。還因妻子走火入魔,根基被毀,將自己的極品靈根挖給她,讓她成為萬人敬仰的天之驕女。而妻子武夢雲回家第一天,蘇玄付出十年,等待十年,換來的卻是妻子一句“我是人,她是仙!”殊不知,蘇玄休了武夢雲,才發現原來自己被很多人愛著,還啟用了係統。【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離婚第二天,獎勵十五年修為】【離婚第三天,獎勵龍象般若功】……多年後,蘇玄已經成為這方世界的主宰。世人皆驚。怎麼落魄到隻能吃殘羹冷炙、受儘欺負的蘇家,橫推了整個修仙界?怎麼天之驕女、聖地聖女的武夢雲,跪在曾經羞辱的廢物蘇玄麵前,祈求原諒?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好了武小姐,我也隻知道這些,請回吧!”

張陽收起摺扇,指向門口。

武夢雲眉目不爽,但也不至於撕破臉皮,起身走出大門。

不對,蘇玄就是一個不能修煉的凡人,不可能有大帝機緣。

先把自己和蘇玄離婚的事解決,達成成為聖女的條件,再去找長公主唐心姚問問。

張陽目送武夢雲離開,用摺扇敲擊著手心。

“少主,為什麼不告訴蘇先生帶她去找過長公主?”譚悅端著茶問道。

張陽搖搖頭,“縱橫醉月樓多年,以我的經驗,武夢雲已經不是以前的武夢雲了。”

能讓玄哥如此心灰意冷的提出離婚,這女人怕是把玄哥傷得不淺。

唉!早就跟玄哥說了,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醉月樓大把女人,關鍵還不用負責,多好!

譚悅疑惑:“何解?”

“智者不入愛河,準備一下,今晚醉月樓勾欄聽曲。”

張陽人小鬼大的咧嘴一笑,屁股一用力離開座椅,又忽然回身道:“玄哥給的東西,立馬吩咐下去,抓緊生產。”

“是!”譚悅恭敬道。

……

蘇玄回到蘇府,在門外打量了好久。

現在有錢了,得先找工匠把蘇府翻修一下,讓家人過上好日子。

他聽著院內傳出小橙子的笑聲,不自覺嘴角勾起。

回首之時,才發現有更值得的人。

至於其他……可笑的愛情!

男人,發展事業纔是要事!現在人人都看不起蘇家,那我就讓蘇家變成人人都要懼怕、尊敬的存在。

蘇玄將今日的事拋之腦後,推開門。

映入眼簾的場景卻讓他皺起了眉頭。

隻見一位紅色眼眸,身穿黑裙的女子,正陪小橙子玩著跳方格的遊戲。

“1、2、3、四。”小橙子呆萌的伸出手,數著格子。

黑裙女子手指按著眼袋,朝小橙子做鬼臉,逗她開心。

“小橙子快點呀!姐姐到終點咯!”

江梨逗著可愛的小橙子,露出甜美的笑容。

可紅色眼眸一轉,看向了大門口。

瞬間,江梨眼睛彷彿被定住,再也挪不開。

蘇玄自然也認出了,這個小時候逼著自己簽婚書的問題女孩。

不由想起小時候跟在自己屁股後麵,動不動就上嘴,還整天粘在一起的時光。

就是江梨太瘋,在他與武夢雲大婚時,正要行房事,江梨突然衝出把自己打暈帶走。

不過這一切都過去了,回不到從前了。

蘇玄現在不想再對任何女人產生什麼關係,隻想好好愛家人。

“蘇玄!”這時,江梨發瘋一般,極速衝過來抱住自己。

女人的幽香,以及胸膛柔軟的觸感,讓他皺起了眉頭。

“蘇玄我終於再次抓住你了,這次你彆想跑。武夢雲不稀罕你,我稀罕!”

江梨笑容甜蜜,用腦袋蹭著自己的胸口。

“哦!對了!”

忽然她又鬆開,揮了揮食指,儲物戒裡的所有寶物全部出現在院子內。

江梨歪著頭笑道:“既然你的修為恢複了,那這是本小姐下的聘禮,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誰也搶不走。”

蘇靈和蘇不凡見到這一幕,也露出燦爛的笑容。

至於小橙子,晃著兩根鞭子,對他們拍手掌。

蘇玄卻冷著臉,後退一步。

見姐姐,弟弟妹妹滿眼期待的樣子。

不忍心道:“收起來,跟我出來!”

隨後,轉身走出院子。

江梨笑容不減的揮手,院子的珠光寶氣消失,收回儲物戒。

上去直接抓住蘇玄的手臂,歡喜異常。

蘇玄走到牆角,將手臂抽出江梨的懷抱,轉過去看著她。

此時的江梨拿出那本紅色婚書,眯著紅色眼眸,“蘇玄這可是我們的婚書,不準不認賬哦!”

她露出潔白的牙齒,古靈精怪的把婚書打開,上麵寫著兩人的名字。

蘇玄靜靜的看著,想起以前他和武夢雲也是這般甜蜜,可現在……

愛情?不過是個殘忍的東西罷了。

他拿過婚書,沉默的看了一眼,便將其放回了她的懷裡。

“江梨,我們的婚約二十年前就已經作廢了,放下吧!”

江梨一聽,手中不由捏緊婚書,笑容緩緩消失。

蘇玄冷漠著臉,與江梨擦肩而過。

堅守二十年,每到長夜都轉側難眠,苦等十年歲月,得來的卻是一封休夫之書。

這就是殘酷的修仙界,當年的恩恩愛愛,隻會被這個世界瞬間摧毀。

他蘇玄再也不會相信,所謂的“愛情”。

“蘇玄,不要,為什麼?難道你真的放下我了?你以前答應過我的,要娶我!”

江梨卻突然衝過來,抱住他的後腰。

臉上陰沉著,隻能看到紅色眼眸。

蘇玄一點一點的掰開腰間的手,“江梨,對不起!我不想再碰這個東西了。”

“謝謝你這麼多年照顧我的家人,改天我會登門道謝。”

江梨一聽,雙手瞬間無力,而蘇玄頭也不回的走了。

她呆呆的注視著,雙膝跪在泥土上。

泥土上的野草覺得很奇怪,但還是享受著雨滴沐浴。

“武夢雲你到底對蘇玄做了什麼!!”她大吼,緊捏的拳頭流出血紅。

她幫助蘇家的這十年,親眼目睹武家搶奪蘇玄送來的資源。

連蘇靈帶著親人去給蘇玄慶祝生辰,都被守衛調戲侮辱,若非她及時趕到,後果不堪設想。

但武夢雲卻不聞不問,把蘇玄當成工具,關在武府!

想到這,江梨突然嗬嗬的笑了起來,身體散發黑紅色氣息。

她抬起頭,將濕潤的髮絲甩到一邊,猩紅的眼眸顯得詭異邪魅。

“蘇玄,你是我的夫君。任何傷害你的人,我都要讓她死!”

江梨晃晃悠悠的起身,看著懷裡的婚書,眼淚嘀嗒的打濕了。

她連忙擦掉,如同珍寶一樣抱在懷裡……

蘇玄回到院子,發現三人的表情都不是很好。

小橙子走過來拉住他的手,小聲道:“哥哥,江梨姐姐可好了。上次哥哥生辰,如果冇有江梨姐姐,二哥就被武家護衛打死了。”

蘇玄一聽,心如被鐵錘狠狠砸了一下。

他看向蘇不凡和蘇靈,兩人低頭默認。

這一刻,蘇玄再也無法壓製心頭的怒火。

在武家十年裡,從來冇有人記得自己的生辰,連他自己都忘了。

他一直小心討好武夢雲的父母,為其弟弟妹妹提供想好的修煉環境。

可冇人在意他這個廢物,就連最基礎的夥食,都是些粗茶淡飯。

而自己的家人永遠的記得,一起來武家慶祝他的生辰。

結果卻被自己養的白眼狼,差點打死!

蘇玄覺得窒息,我到底乾了什麼畜牲不如的事。

他抱著小橙子,儘量不讓她察覺到自己的情緒。

武家,我會讓你們嚐嚐,親眼看著親人受辱,是種什麼樣的感受!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