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

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
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

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

大米
2024-06-15 05:45:32

五年的虐待,五年的冷暴力無視,他把她從心頭的星辰變成心中的垃圾。即使這樣,他依然不肯放過她。逼迫她給他的白月光捐獻器官,她死在手術檯上,他終於開始後悔……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怔怔地看著眼前的男人,拚了命地想要從記憶中找出任何一點跟他有關的資訊。

忽地,我的腦子裡好像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卻快得讓我抓不住,

幾分鐘後,再次有人推開了病房的門。

一個高瘦的男人半躬著身子,恭敬道,“少爺,都已經安排好了,隨時都可以帶尹先生離開。”

他想帶我父親離開?

去哪?

難道他也想要尹家的藥方?

不,不可以!

父親他幾個小時前才差點被厲薄琛害死,他真的再也禁不起一點折騰了!

我張牙舞爪地擋在父親麵前,試圖激發出自己的一絲絲鬼氣嚇走男人,可顯然毫無作用。

男人抬起頭,漆黑的眸子透出一股冷冽的光,穿透我的身體。

他聲線清冷地吩咐,“讓他們進來吧,吩咐下去,加倍小心,要是誰敢傷了尹先生,我會讓他為先一步為尹先生陪葬。”

“是。”

話音剛落,幾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魚貫而入。

我看著他們小心翼翼地在父親身上連接上便攜的儀器,而後慎之又慎地斷開這間病房裡原本的儀器。

整個過程迅速,卻安全。

毫不誇張地說,父親的心電圖都未曾有過一丁點的波動。

而那個男人,也一直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一切。

換上便攜儀器後,他們推著父親的病床出了病房。

我悄無聲息地上了車,一直守在父親身邊。

心裡想著,就算我現在冇有辦法把父親救出來,至少也看看他被帶去什麼地方。

路上時,那個高瘦的男人接了一個電話。

然後,他一臉凝重地告訴那個神秘的男人,“少爺,去到精神病院的人說,他們冇能找到尹太太……”

我的心頓時猛地一顫。

他竟然還派人去找我母親了?

而且,他們還冇能找到她?

我望向身邊的男人。

他到底是誰?他想乾什麼?

“找。”

男人的聲音暗含著一股淡淡的怒意,“如果找不到,他們也不用回來了。”

“是,少爺。”

高瘦男人立刻用手機開始打電話。

我的靈魂坐在男人身邊,心潮起伏。

今天發生的事實在是太多了,我甚至覺得難以消化。

不過,我的身體已經開始感覺到了一股讓我漸漸頭暈目眩的力量。

我知道,我很快就會被再次帶到厲薄琛的身邊。

但在那之前,我想弄清楚這個男人到底想把我父親帶到哪裡去!

終於,車停了下來。

夜色中,我看到了一座矗立在山腳下的彆墅。

雖然隻是一個朦朧的輪廓,卻讓我覺得無比熟悉。

但還不等我想清楚那股熟悉感從何而來,我忽地覺得眼前一黑,接著就失去了意識!

……

等到我再醒過來時,已經是早上了。

我看著周圍熟悉的一切,止不住地冷笑。

我果然還是被拿到護身符的力量帶到了厲家,回到了厲薄琛的身邊。

一大早,厲薄琛就接到了療養院的電話。

“什麼?你說尹大海見了?這怎麼可能!”

我湊上去,聽到聽筒裡傳來一個發抖的聲音,“是真的,厲少,我們的護士早上例行查房的時候才發現,病房裡所有的一切都還在,但尹先生就是不見了,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恐怕他們會以為在鬨鬼吧。

厲薄琛劍眉倒蹙,“那監控呢?查過冇有?”

“查過了,但是監控係統被人破壞過,所有的視頻資料都被損壞了!”

“該死!”

我聽著厲薄琛壓不住怒意的聲音,卻覺得無比暢快!

他甚至連自己的對手是誰,用了什麼樣的方式都不知道。

天道好輪迴,他終於也體會到了我曾有過的無力感!

不過,厲薄琛很快就冷靜下來。

他有條不紊地安排了人手後,就去找尹北月了。

在尹北月的公寓,他說起這件事後,我看到尹北月的一張小臉都被嚇得失了血色。

“你是說,大伯失蹤了?”

厲薄琛不耐地冷哼一聲,“他一個植物人,唯一的可能就是被人偷走藏起來了。”

尹北月勉強地扯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連阿琛你都查不到?會是什麼人做的?”

她試探著問道,“況且,他們要一個植物人乾什麼?”

厲薄琛麵上不顯,但深邃的瞳仁裡顯然已經掀起了一片驚濤駭浪!

似乎經過尹北月的提醒,他纔想起來尹家那些藥方。

他頗為忌憚地看了尹北月一眼。

但尹北月冇有表現出任何反常,甚至還擠出了兩滴眼淚來,靠進厲薄琛的懷裡期期艾艾道:

“阿琛,大伯一家真的太可憐了,你一定要找到他!就算是幫我!”

厲薄琛的眸子危險地眯了起來,“他們一家那麼虐待你,你還想讓我幫他們?”

尹北月抽抽搭搭,帶著鼻音道,“那不一樣!

“當初如果不是大伯把我接過來,我又怎麼能遇到你?況且,他們總算養育我一場,我怎麼能跟他們斤斤計較?”

“原來是這樣,我的月月果然善良,比起那個心狠手辣的尹東寧不知道強了多少!”

“阿琛你彆這麼說,堂姐她……”

我看著這一幕,幾乎笑出聲來!

他們分明各懷鬼胎,說話時甚至都在刻意迴避對方的眼神。

虧我還以為他們之間的感情有多麼堅不可摧,冇想到竟然也不過爾爾!

可笑我卻被這樣肮臟的感情害得送了命!

我真是瞎了眼!

不管怎麼說,尹北月都算是給厲薄琛提了個醒,於是他很快就隨便找了個藉口離開了。

他開始加派人手尋找我父親的下落。

我知道,尹北月也一定會有所動作。

可整整三天過去了,他們還是冇能找出任何一點蛛絲馬跡。

我父親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見狀,我不禁愈發好奇。

那個神秘的男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竟然能讓厲薄琛都束手無策?

但其實,比起這些,我更擔心母親。

她已經從精神病院失蹤至少四天的時間了。

她到底去哪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