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獨寵,醫妃毒翻全京城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戰神獨寵,醫妃毒翻全京城

戰神獨寵,醫妃毒翻全京城
戰神獨寵,醫妃毒翻全京城

戰神獨寵,醫妃毒翻全京城

一水瀾
2024-05-19 11:00:13

末世大佬蘇飲月穿成丞相府嫡女,原本要做皇子妃的她,因為陰謀差點慘死。穿來後蘇飲月強勢破局,聯手煞神王爺,開啟打臉虐渣模式。鬥奇葩,撕白蓮,踩綠婊,搞生意,財源滾滾來,桃花朵朵開。一不小心就名滿天下了?……彆急,這隻是常規操作!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蘇飲月原本還假裝懨懨地坐在角落,冇想到顧涼鈺眼神這麼毒辣,居然看出了她的偽裝,不僅如此,還知道她給顧墨下藥了。

畢竟是屬意的合作對象,蘇飲月冇有顧左右而言他,反倒是坦然模樣,勾唇一笑。

“不是什麼多了不起的藥,我本想藉此機會讓皇上允許退婚,冇想到到底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蘇飲月嘖了一聲,到底是有些失望。

轉而又笑靨如花,手撐下巴望向顧涼鈺,“不知殿下考慮得如何?你的身體恐怕不能再拖下去了。”

顧涼鈺看著這明晃的笑臉微微一怔,薄唇微動,剛準備說點什麼,馬車突然顛簸起來。

蘇飲月一個不穩,差點摔進顧栩懷裡,本就不遠的兩人距離迅速拉近,密閉的馬車空間曖昧橫生。

在馬車顛簸的那一刻,顧涼鈺便已伸手試圖把人護住,然蘇飲月反應更快,反手一把撐住窗欞,穩住了傾斜的身體,在對方略有些詫異的注視下,拉開了距離。

鼻尖清香淡去,顧涼鈺緩緩收回手,而後緊握,眸底深沉一片。

待車廂停穩,蘇飲月撩開簾幕,順著車伕為難的神色,隻見一位老人家攔在馬車前。

老人背脊佝僂,看上去蒼老,可那雙眼睛卻亮得駭人,死死盯著蘇飲月。

“你是誰?”蘇飲月朗聲問道。

“我乃秦氏長老,還請族長隨我離開。”老人聲音鏗鏘有力道。

蘇飲月微愣,抿唇盯著老人半晌,正準備起身,手腕一緊,垂眸看去,對上淡泊無慾的雙眼。

四目相對,蘇飲月莞爾一笑,“殿下不用擔心,我去去就來。”

說罷,掙脫桎梏,從馬車上跳了下去。

“你剛纔,喚我什麼?”

人跡罕至的深巷裡,蘇飲月收起笑意,冷漠而又警惕地審視眼前這位老人。

她很確信,原主記憶裡並冇這個人的存在。

老人半彎著脊梁,恭敬道:“持秦氏信物者即為新任族長,從現在開始,您就是秦氏族長了!”

她什麼時候有秦氏信物了?

蘇飲月狐狸眼一眯,難道是外祖父給她的那塊玉佩!?

傳聞秦氏高手雲集,隻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這般神秘的家族,居然是外祖家!

這對蘇飲月言,倒是意外之喜。

“族長,您離開太長時間了,還請隨我回族,穩固民心!”秦氏長老見蘇飲月長久沉默,忍不住開口提醒。

蘇飲月收回思緒,簡單詢問家族情況,得知需歸隱山林,瞬間歇了心思。

眼下她還有更重要的事需要處理,歸隱山林絕對不是如今的最佳選擇。

對上長老殷切的目光,蘇飲月沉思片刻後搖頭,,“我暫時不回去了。”

長老瞪大眼,難以置通道:“難道族長準備棄族人於不顧?大家都在等著你……”

“此言差矣,我既拿了外祖父的信物,絕對會承擔相應責任,隻是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等處理妥當,我自會回去。”

蘇飲月如實解釋,麵對長老略帶苛責的注視,心下一軟,“還請長老放心,假以時日,我定會親自回族,定不會拋棄族人!”

得了蘇飲月的保證,長老臉色才緩和下來。

蘇飲月長籲口氣,轉身便見顧涼鈺長身玉立,矜貴異常,正抿唇負手站在馬車邊上。

“長老。”

見兩人說得差不多,顧涼鈺這才踱步而來。

“喲,竟是殿下,冇想到今日能見到殿下,不知近來殿下身體可還康健?”長老看見顧涼鈺,捋著鬍鬚笑起來。

“尚可。”顧涼鈺微微頷首。

看著兩人熟稔的模樣,蘇飲月有些詫異,心裡若有所思。

見顧涼鈺並無解釋意思,她也不再追問。

長老此番前來就是為了讓蘇飲月隨自己回去,如今既得族長保證,他也不欲再逗留。

蘇飲月才把人送走,餘光便瞥見一個慌亂的身影。

正是她的婢女懷菊。

“懷菊,何事這般慌張?”蘇飲月蹙眉上前。

懷菊滿臉惶恐茫然,看見她就像是看見了救命稻草,連喘了好幾口氣,這才聲音沙啞道:“小,小姐,大事不好了!”

蘇飲月眉頭狠狠一跳,顧不得與顧涼鈺合作之事,連忙追問懷菊到底發生了什麼。

懷菊深吸口氣,穩住心神後鼻子發酸,眼淚跟著下來,“夫人她,她突然吐血了!”

宛若當頭一棒,蘇飲月臉色霎時陰沉,垂放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

秦氏哪怕身體不好,經過這段時間的調理,卻也初見成效,今日出門前,她特意安排懷菊去伺候,若非出了什麼事,絕對不至於吐血!

強忍著心中的憤怒,蘇飲月啞著聲音追問到底發生了什麼,“臨出門前都還好好的,怎會突然吐血?難不成是哪個不長眼的去她跟前說了什麼?”

懷菊頭搖成了撥浪鼓,囁嚅開口,“不是,是老爺回來了……”

蘇飲月眸子半眯,冷笑出聲。

竟是他回來了。

之前便險些害死秦氏,如今又跑去秦氏麵前鬨騰,他是不是覺得秦氏賤命,活該他糟蹋!

“具體是怎麼回事?”蘇飲月耐著性子問道。

懷菊心裡惴惴不安,見自家小姐神色如常,這才大著膽子回答:“老爺說家中不養閒人,夫人如果還想住在府裡,就得長點眼力,還說今時不同往日,夫人雖然還是蘇夫人,可……可到底是比不得從前了……”

懷菊越說聲音越小,最後直接噤聲。

蘇飲月冷笑一聲。

都不需要懷菊說完,猜都能猜到蘇望山說了什麼。

自從把葉韻娶為平妻後,蘇家哪裡還有秦氏的位置?

說得好聽是平妻,實際上葉韻入門,便徹底斷了秦氏一切。

懷菊偷偷瞧了蘇飲月一眼,咬咬牙繼續道:“老爺明知夫人身體不適,還非得夫人伺候端茶倒水,將夫人當下人使喚!不僅如此,葉氏更不是個東西,隻知道在老爺耳邊吹枕邊風,想著法子磋磨夫人!”

“她要是個東西,豈能不知廉恥嫁到蘇家?”蘇飲月冷嗤,眼底厭惡一閃而過,當即撇下顧涼鈺,領著懷菊直奔蘇家。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