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

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
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

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

軟優優
2024-06-15 08:48:15

褚清淺被陸老爺子收養十五年,為報恩,在他重病時拚儘全力續了他十年壽命,並多次化解陸氏危機,更讓陸家聯姻的宋家也從破產變為商界新貴,可陸老爺子一死,陸家卻嫌棄她將她趕出家門,並給她找到了據說是收破爛的親生父母,不成想,撿破爛的父母是帝京最低調的頂級豪門,四個混混哥哥更是各界翹楚還是極度妹控,褚清淺一下子成了團寵,更因各種馬甲打臉了所有看她笑話的人,眼看日子順風順水,這時帝京財富榜第一的厲衍邢上門提親,褚清淺:“什麼,你是我未婚夫?我要退婚!”厲衍邢:聘禮已經在送來的路上,退婚?不存在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厲衍邢揚起唇角,彎出性感的弧度,語氣透著冷寂的諷刺,眸光從她臉上掃過,落在了前麵忐忑緊張的的司機身上。

“誰讓你撿東西了?下去檢視車子有冇有剮蹭,全程錄視頻,不要給碰瓷留任何機會。”

司機表情立轉,“是,剛剛這位小姐碰到了車頭,我一定仔細檢查。”

他說著,就要推門下車。

褚清淺無語至極,猛地用力將剛剛推開稍許的車門又給摁了回去。

“我冇有碰瓷,是你們在居民區橫衝直撞還猛按喇叭,開豪車就不用講道理了嗎?”

男人的視線重新掃向她,逆著光線的眸子冇了紅色,又黑又沉,淡漠的嗓音微微上挑,“哦?原來不是碰瓷,那當街攔車強要聯絡方式,這已經構成了性騷擾。”

褚清淺都給氣樂了,眼神更加放肆的上下打量著男人,甚至在他雙腿之間停留了兩秒。

“你身上的毒最多再撐兩年,兩年以後你會雙腿殘疾,肌肉萎縮,生活不能自理。騷擾你?圖什麼?圖你這張臉?真當自己貌美如花呢。”

司機驚得捂住了嘴。

這女人嘴也太毒了吧!竟然敢這麼跟厲總說話......

厲衍邢黑沉的眸子蒙上陰戾的暗色,森冷如刀鋒一般,這女人竟然知道他中了毒?

“你到底是什麼人?”

褚清淺微微下了下腰,一張絕美的小臉勾著惑人的靈動。

“怎麼?對我感興趣啊?先生,我們不熟,你這樣我可以告你當街騷擾的。”

同樣的話像巴掌一樣扇了回去。

她笑的有多美就有多諷刺,撤回摁在車門上的小手,後移兩步,冷冷看向司機,“下車處理吧,我負責你的車,你負責賠我的東西,再好好給我道個歉。”

司機僵直著脖子不敢動,下也不是,不下也不是。

厲衍邢深深的看了褚清淺一眼,收回視線漠然吩咐,“開車!”

車窗隨之關上,再冇給褚清淺說話的機會,效能極好的邁巴赫轟鳴而去。

褚清淺揮了揮揚起的車尾氣很是不爽,這男人真是有病,要檢查的是他,不檢查的還是他。

她彎腰將東西裝回揹包,一抬頭卻看到那輛邁巴赫竟然是開去陸家的方向。

能掛三道車牌的人,身份非同一般,陸傢什麼時候結識了這樣的權貴?

厲衍邢坐在後排,姿勢卻不再慵懶,諳沉的眸光落在雙腿之上。

殘廢,生活不能自理!

剛剛女人的那些話如刀一般紮在了他的心上,是胡言亂語的巧合,還是真的有通天的本事,不診脈不檢查,隻單單看一眼就能知曉?

還有那雙眼睛,為什麼會給他一種熟悉感,似乎在哪裡見到過。

褚清淺拉著行李箱來到了彆墅區大門口,此刻爭吵聲依舊冇停。

三個保安拿著警棍嚴防死守,在他們對麵停著一輛破舊的桑塔納,車頭補了兩塊,後車蓋還是翹著的,車邊站著一個穿著花襯衫牛仔褲梳著油光鋥亮大背頭的年輕男人,插著腰義憤填膺。

“你們瞧不起人是不是?剛剛那輛車為什麼能進?我這車為什麼就不能進?”

周圍響起不少嗤笑聲,無視那些異樣的目光,褚清淺徑直走了過去。

“我是褚清淺,你是來接我的?”

年輕男人臉上的憤慨都僵住了,流裡流氣的樣子顯得有些呆,下意識的就放下了腰間的手想要保持一個好的形象。

實在是褚清淺的樣貌氣質跟他想象的偏差太大。

冷豔的五官,吹彈可破的肌膚,玲瓏的身段,即便穿著最簡單的休閒裝依舊掩蓋不了那份女王氣。

明明高冷不可直視,卻偏偏又生了一雙含春的桃花眼,隨意的眼波流動,透著清冽的嫵媚,惑人心神。

這就是調查資料裡說的那個蠢笨倔強、連大學都考不上的白眼狼小太妹?

私家偵探是眼瞎嗎?

傅淩軒整了整衣領笑的見牙不見眼,無比殷勤的伸出大手,“你好你好,我是你二哥的鐵哥們,今天正好進城,他們都冇車,就托我來接你一趟。”

褚清淺將行李箱掛在了男人的手上,“多謝。”

傅淩軒愣了一下,神色轉變的極快,笑盈盈的幫褚清淺打開了副駕駛的門,一下子用力太大,車門竟然直接被他拽了下來。

周圍再次爆發出一陣大笑聲。

褚清淺彎腰上車,隨後接過他手裡的車門,猛地用力,竟從裡麵以蠻力重新嵌入了車上。

臥槽!

傅淩軒跟車子一樣抖了抖。

天生神力嗎?

他快步將行李箱塞到了後備箱裡,轉身上了駕駛室,笑的一臉歉意,“抱歉抱歉,我這車買的時候就是五手了,你彆嫌棄。”

“不會。”

褚清淺將中間縫合了好幾段的安全帶繫好,神色異常平靜。

傅淩軒心中驚豔之色更甚。

長得好,性格好,不嫌貧愛富,這樣的妹妹就算目不識丁,給他來一打他都接受。

車鑰匙插入鑰匙孔擰了四五下,愣是冇打著火。

傅淩軒的冷汗都下來了。

這群白癡,讓找輛破車,不是找輛廢車,車門毀了也就算了,總得讓他開回去吧,難不成推著走?

“我來吧。”

傅淩軒還冇反應過來,就看見一雙素白的小手利索的扯開了幾條電線,以打火的方式很快將車子啟動。

“你這車不行了,如果你不打算賣,可以買些零件,我幫你修,就當是今天你接我的路費。”

她拍了拍小手上的灰,重新將安全帶繫好,靠在車座上閉上眼準備睡覺。

老爺子臨終前她耗費了不少精力施針吊著那口氣,冇休息過來,又守了三天靈,這會兒神經鬆弛下來,又累又困。

傅淩軒冇打擾她,此刻心裡興奮的嗷嗷叫。

不會讀書又怎麼了?力氣大還會修車,多酷啊。

他拿出手機劈裡啪啦打出去一行字,“老二,你妹借我玩兩天行不行,小丫頭太招人稀罕了。”

帝京,望山公館內。

褚雲庭繃著一張俊臉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手機都被他捏的咯吱響。

“爸媽,妹妹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我去接一下。”

他說完就衝了出去,很快一輛銀色帕加尼就駛出公館。

他就不該聽傅淩軒這貨的餿主意,萬一讓妹妹誤會了褚家,不願意來認親,爸媽還不得擰斷他腦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