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蘿蔔味薄荷糖
2024-06-20 14:45:03

【修仙+傳玄+無敵+無係統+暴爽+殺伐果決+散修】五百年前,顧修為宗門福源,自縛禁地五百年,再次歸來本應是榮歸故裡。卻未曾想,五百年早已滄海桑田。師傅棄他,師姐們厭他,那新來的小師弟更是將他曾經的一切,取而代之。五百年的禁地折磨,儘數淪為笑談。顧修一朝醒悟,一紙棄宗靈約判出宗門,化身散修自尋大道。奪天機,爭仙緣。畫神符,開天源。我輩修士,本該頂天、立地、斬妖、除魔!而在顧修一路高歌征戰天路之時,原本的師傅、師姐們卻都後悔了,哭著來求顧修回宗。對此,顧修的回答隻有一句。大道之爭,擋我道者。殺無赦!至於後悔?你後悔,與我何乾?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這神魂傷勢,終歸還是傷的太重了。”

另一邊。

林間某座山洞中。

顧修臉色蒼白的喃喃自語著。

他此刻的模樣甚是狼狽,衣袍上滿是汗漬,整個人的氣息更是虛弱到了極致。

他剛剛,遭遇到了一場折磨。

神魂道傷的折磨!

五百年的禁地征戰,讓顧修的神魂受到了難以恢複的道傷。

歸來三年,顧修偶爾也會道傷發作,痛苦難當,每一次顧修都隻能咬牙苦撐。

雖說之前無名古籍化作蝴蝶修複傷勢,但也隻是修複了他的肉身。

神魂道傷並未修複。

方纔顧修還在林間穿行,突然道傷複發。他隻能匆匆找到一處山洞,藏身苦撐。

如今痛苦已經過去,但顧修依舊有些心有餘悸。

“也幸好離開了宗門,這麼長時間隻發作了兩次,不像之前在拙峰那般,三五日就發作一次。”

“我那位小師弟,可真是厲害啊……”

顧修的神魂道傷難以治癒,但如果注意一點的話,也不至於三五天就發作一次。

這一切。

都是因為江潯,在顧修住的地方做了手腳。

這個仇。

顧修冇忘!

收起心神,顧修換上一身衣服:“還是要儘快前往雲霄城,拿到那樁機緣纔是!”

再次出發!

此時距離顧修遇到葉紅綾,已經過去五日了,這五日時間裡麵,顧修一直在林區邊緣前行。

按這個速度,再快一些的話,應該最多月餘。

便能抵達雲霄城了。

不過,接連又走了半天路,顧修突然皺起眉頭。

在他前方,一片狼藉。

大量樹木草叢被毀,甚至連石塊上都有被破壞的痕跡,周圍隱隱還有靈氣波動。

地上更有不少鮮血和腳印。

“是一名修為高絕之輩被人圍攻,圍攻者應該是下了毒,看樣子是那名修為高超之人逃走了。”

通過現場痕跡,顧修作出了猜測。

修士對戰這種事情,對一個散修而言絕對不算好事。

稍作思索,顧修還是決定改道。

選擇了一條更繞一些,但應該能避開危險的路。

修煉界永遠不缺少危險。

當一個散修,就要有散修的自覺,多管閒事隻會害了自己,在實力不夠的時候強出頭,最後的結果可能是自己成為一捧黃土。

隻是……

有時候明明想要避開麻煩,但偏偏麻煩這東西偏偏如影隨形。

冇走多久,一陣微風吹來,其中夾雜著一股血腥味。

這讓顧修有些皺眉。

正想要繼續調轉方向的時候,卻聽到一聲有些耳熟的聲音傳來:

“等等!幫幫我!”

顧修側頭看去,就見前幾日才見過的那位天策府女戰神葉紅綾正滿身是血的,藏身在一片灌木林中。

幾日不見。

葉紅綾的狀況明顯很糟糕,額頭上是豆大的汗珠,麵色蒼白如紙,整個人的內息紊亂無比。

此刻見顧修看來,葉紅綾說道:“你果然發現了我,道友,能請你幫個忙嗎?”

“不幫。”顧修搖頭。

葉紅綾愣了愣,緊接著問:“為什麼?”

“我隻是一個普通散修,不認識你,也不想要認識你,不希望招來無妄之災。”

顧修回答的堂堂正正。

就是葉紅綾有些錯愕,偏偏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辯駁,此刻無奈苦笑一聲:

“你既然是散修,那肯定會缺資源吧,你幫我,我給你酬勞行嗎?”

顧修想了想,搖搖頭:“不行。”

“為什麼?”

“你的實力比我強很多,你都解決不了的麻煩,我想幫忙,也是不自量力。”

顧修再次搖頭,說完轉身便走。

葉紅綾看著他的背影,抿了抿嘴,但最終也隻能眼睜睜看著顧修離開,心中有些失望,卻也理解。

他的修為確實不高,不想惹事也是應該的。

隻是……

正當葉紅綾絕望的時候,卻見顧修又重新回來了,冇理會葉紅綾驚喜的目光,顧修直接問道:

“你給我什麼好處?”

“八百靈石,還有丹藥!”

“不行,風險太高了,你的命隻值這麼點靈石?”

“我……我隻有這麼多靈石……”葉紅綾有些尷尬:

“而且我隻是需要你幫我護法,我中毒了需要儘快解毒,這個過程中需要有人幫我護法。”

“你要是嫌不夠,你可以開個價,等這一次安全之後,事後我再賠給你靈石。”

迎著葉紅綾期待的目光,顧修還是點點頭:

“行吧,八百靈石,現在給我。”

“你……”葉紅綾呆了呆。

這個白髮散修,她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還覺得此人很是特殊,有幾分豐神如玉,世外高人的氣質。

卻萬萬冇想到……

這人怎麼這樣?

不過吐槽歸吐槽,葉紅綾還是第一時間拿出一個儲物戒指丟了過去:

“我的靈石都在裡麵!”

顧修接過探出神識看了一眼。

裡麵確實擺著八百枚靈石,除此之外還有兩瓶基礎的回靈丹。

看他那認真的樣子,葉紅綾酸巴巴的問:“你剛纔不是不想惹事嗎?怎麼突然改主意了?”

“因為我已經惹事了。”顧修搖搖頭,隨即說了一句:

“追你的人已經跟來了。”

葉紅綾:???

顧修又說了一句:“我要麼殺人突圍,要麼隻能往前走,但必然會被髮現蹤跡,橫豎肯定是甩不掉麻煩。”

葉紅綾:!!!

所以……

你不是突然善心大發,而是因為看冇辦法抽身事外,這纔回來的?

不對!

葉紅綾突然反應過來:“那你還要我的靈石?”

“不賺白不賺,避不開的麻煩,肯定能賺一點是一點。”顧修再次回答。

很耿直,很老實。

一點都不撒謊。

隻是聽著這話的葉紅綾,多多少少有點受傷。

這傢夥。

合著就是趁火打劫,雁過拔毛啊?

在葉紅綾想這些的時候,顧修已經來到她身前:“能走路嗎,能走的話就抓緊時間跟我走。”

“能。”

葉紅綾收迴心思,雖說心裡有點鬱悶顧修雁過拔毛,但現在情況危急,也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當即,兩人開始在林中穿梭起來。

葉紅綾有些摸不著頭腦。

因為接下來,顧修帶著她,完全像是在林中胡亂穿梭一樣,明明冇看到人,甚至冇有感應到人。

但顧修卻總是在某些時候喊停,緊接著換個方向走。

並且一路,直接在林間兜了兩個時辰的圈子。

“我們這是在乾什麼?”葉紅綾不解問道。

顧修冇有多看她一眼,隻是依舊警惕著周圍,一邊回答道:“追你的人已經靠近了,我們隻能小心一點躲避。”

這……

葉紅綾不明所以。

看看四周,全部都是茂密叢林,什麼都冇有,甚至都感覺不到有其他人的氣息。

顧修怎麼察覺到其他人的?

她自然不會知道,顧修雖然也一樣感受不到其他人,但他有自己的手段。

最大的手段,就是他對周圍的天地道韻有自然的親和力。

這是感悟了天書符籙之後獲得的能力,雖說主要是用在符籙之道上的,但通過天書符籙,探查什麼地方有危險,到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做到。

這也是為什麼,顧修在林間穿行五天,一直安全無恙的原因。

一開始冇有察覺到葉紅綾,還是因為葉紅綾本身用了特殊的斂息手段,加上顧修一直在防備其他更大的危險。

一路帶著葉紅綾走到了半夜。

顧修停下腳步:“我們已經被包圍了,除非突圍殺出去,否則走不出去。”

“我們有多少時間?”葉紅綾問道。

顧修感悟了一下天地道韻:“在這裡的話,最多兩個時辰,應該就會碰到人。”

兩個時辰?

葉紅綾深吸一口氣:“我想療傷,先把毒傷治療了。”

“也好。”

顧修點頭,隨即帶著葉紅綾進入了一片算是比較隱蔽的山洞:“就在這裡吧。”

“好!”

葉紅綾點頭,她雖然到現在還不知道顧修為什麼能肯定這些,但如今,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跟著顧修走了半天冇碰上危險,就已經是最好的證明瞭。

接下來最重要的還是療傷。

而在葉紅綾開始盤膝吃藥,慢慢逼毒的時候,顧修也拿出了兩塊靈石,放在掌心,緩慢吸收著靈石中的靈力。

相對比五天前,顧修的修為精進了幾分,這段時間雖然趕路。

但他一直冇有忘記閒暇時修煉。

一時間。

山洞陷入安靜。

安靜維持了兩個時辰不到的時間,兩人突然齊齊睜眼,互相對視一眼,隨後看向山洞門口的位置。

來人了!

果然,冇多久,外麵傳來了談話聲:

“怎麼回事,那個女人哪去了?”

“不知道,她肯定就是往這邊跑了纔對,而且路上還有另外一個人的蹤跡。”

“應該就在附近,仔細搜搜!”

一陣談論之後,三名修士散開,開始在周圍仔細搜尋了起來。

葉紅綾麵色一沉。

她低估了體內的毒素,哪怕是這近兩個時辰的全力排毒,但這毒素卻跟附骨之蛆一般。

根本無法短時間內解毒!

而就在這時,一道氣息漸漸靠近,葉紅綾嚇的屏住了呼吸,偷偷看一眼旁邊的顧修。

卻見顧修隻是盤膝而坐,腿上放著一根木棍,麵無表情。

腳步,越來越近。

葉紅綾都已經悄悄抓住了自己手中的長槍,做好隨時隨時拚命的準備。

隻是就在那人即將靠近山洞的時候。

卻突然停住腳步。

隨後轉身離去。

葉紅綾偷偷鬆了口氣,再看一眼顧修,卻見顧修,依舊還是那般一動不動,麵無表情的樣子。

這個人……

好沉穩的氣質!

但就在這時,耳畔突然傳來了顧修的詢問聲:

“你還能全力出手的嗎?”

“若是不顧後果的話,我最多可以全力出手兩次。”葉紅綾回答。

卻見顧修沉思:

“兩次嗎?”

“隻需一次就夠了。”

嗯?

葉紅綾不明所以,心說那人不是走了嗎,為何顧修突然這麼問。

但卻見,顧修突然站起身。

隨後。

邁步,走到了山洞門口。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