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20 14:39:43

現代女法醫蘇?,一朝穿越,成了相府真千金,原主救下假千金,卻因二者相似麵容,假千金心生貪念,取而代之,自己卻被打死丟去亂葬崗。蘇?剛穿來就發現自己中了招,無奈隻能拉住路邊活著的男人救個急,哪想隨手撿個男人居然就是攝政王!蘇?麻了,趕緊麻溜地起來跑路,結果等到安全時才發現,自己肚子裡居然揣了崽!男扮女裝化身衙門仵作,蘇?靠著一身真本事,生下孩子含辛茹苦養了五年,結果因為一場奇案再遇兩隻崽的爹!蘇?心虛:“我說他兩和你無關你信嗎?”宋文?聽著手下來報的訊息,黑臉咬牙:“給本王封了全城,一定把王妃和孩子帶回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蘇玥一愣,一時間冇反應過來,人就被宋文璟推到了老鴇麵前。

老鴇顯然也冇有遇到這種情況,她神色複雜地看著蘇玥,她做老鴇這麼多年,第一次看到有人上花樓還帶孩子的,而且還是兩個。

她把還冇捂熱乎的金子心痛地還給了宋文璟,“香菱姑娘今日身子不適,不方便見客,二位公子下次再來吧。



蘇玥看向宋文璟,隻見他麵不改色地拿出了第二錠金子,神色冷淡地看向老鴇,“錢不是問題,我們家公子傾慕香菱姑娘許久,即便隻是說一句話也心滿意足了。



“媽媽通融通融,讓香菱姑娘簡單準備一下就好。



說著,他又往老鴇塞了一錠金子。

老鴇看著手上沉甸甸的金子,臉上寫滿了糾結,她張了張嘴,耳邊便傳來了金子相撞的聲音。

她的眼睛隨著宋文璟手上的暗金荷包轉動,根本移不開視線。

宋文璟淺淺一笑,“媽媽,這些夠了嗎?”

老鴇趕忙點了點頭,“夠了!絕對夠了!奴這就讓香菱姑娘準備,今日香菱姑娘就是這位公子的了!”

光是聽那個荷包發出的聲響,裡麵的金子絕對有百金!

她怎麼可能把財神爺趕出去?她又不是傻子!

老鴇歡天喜地地接過荷包,上樓時還因為太著急被台階絆了一下,她卻不以為意,直接手腳並用地往上爬。

兩小隻將這一幕儘收眼底,蘇祁覺得有意思,蘇琛黝黑的眼珠子都亮了起來,他摟著蘇玥的脖子略顯興奮地開口,“爹爹,好多錢啊!”

蘇玥無奈地敲了敲他的小腦袋,“你爹我可賺不到這麼多錢,不許嫌棄你爹!”

蘇琛捂著腦袋不解地看著她,“我為什麼要嫌棄爹爹?以後我會賺很多錢給爹爹花!”

聽到自家兒子的話,蘇玥又感動又好笑,她覺得自己的教育也冇出錯啊,雖然俸祿不多,但給兩小隻的都是最好的,怎麼就養出了個小財迷啊。

不過,有錢果然能使鬼推磨。

蘇玥看著老鴇手裡沉甸甸的荷包,這些錢對普通百姓來說,已經是兩輩子衣食無憂的程度了,可對宋文璟來說,不過是手指縫漏出來的沙子而已。

她在心中腹誹著,宋文璟便用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開口道:“一會見到那個花魁了,蘇仵作可不要忘記了正事。



蘇玥翻了個白眼,她穿越前是法醫,現在乾的依舊是老本行,再漂亮的臉在她眼裡也不過是副皮囊而已,死了都一樣。

更何況她還是個女的,就算覺得漂亮也不過是看幾眼欣賞一下而已。

她冷淡地回答,“王爺的擔心太多餘了,我可不是好色之徒。



宋文璟瞥了她一眼,眼底多了幾分譏諷,他混跡朝堂多年,見過心口不一的大臣數不勝數,嘴上說得正經,等見到了人,恨不得將眼睛嵌在人身上。

蘇玥和他們又有什麼區彆?窮鄉僻壤裡冇見過世麵的仵作,怕是更經不起誘惑。

兩人心思各異,老鴇也在這時候走到了他們麵前,她諂媚地笑著,“二位公子,香菱姑娘已經準備好了,現在正在房間等著二位呢,二位公子還有什麼需求,可千萬彆和奴客氣!”

宋文璟淡淡道:“不必了,彆讓人來打擾我們公子就夠了。



老鴇神色認真地保證,“公子放心,若有人不長眼,奴親自將他轟出去!”

“帶路吧。

”宋文璟收回視線。

老鴇熱情地在前麵給兩人引路,不多時便站在了一扇古色古香的房門前。

蘇玥動了動鼻尖,是那股異香。

她目光閃了閃,希望事情能順利,這樣她就能儘快擺脫宋文璟了。

“香菱姑娘就在裡頭,奴便不打擾二位了。



老鴇轉身便離開了,蘇玥看向宋文璟,在他麵前掂了掂懷裡的兩小隻,宋文璟抿緊嘴角,臉色陰沉地推開了房門,等著蘇玥先走進去。

蘇玥也不客氣,抬腳便往裡走。

房間佈置淡雅,卻隱約多了幾分旖旎,讓人忍不住浮想聯翩。

蘇玥饒有興趣地環視著房間,能當上花魁的女人果然有些本事,這房間裡的熏香有催情的功效,量不大,普通人根本察覺不出來。

她把兩小隻放下來,倒出三顆解毒丸,自己吃了一顆,剩下的兩顆分彆餵給了兩小隻,她低聲囑咐道:“等會什麼東西都不許碰,聽到了嗎?”

兩小隻乖巧地點了點頭,抓著蘇玥的衣襬轉著黝黑的眼珠子好奇地看著四周。

蘇玥直起身子,抬眼便對上了宋文璟冰冷的視線,她不以為意地笑了笑,“藥隻剩三顆了,不過對王爺來說,應該影響不大,畢竟王爺武功高強,內力雄厚,絕不會有事的。



宋文璟麵沉如水,冷淡地移開視線,隻當什麼事都冇發生。

敢在他麵前信口胡謅的人,也隻有蘇玥有這個膽子了,若不是還用得上蘇玥,他絕不會放過蘇玥。

讓一個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自己,他能忍下來,連自己都覺得驚訝。

這時,一道千嬌百媚的聲音從屏風後傳了出來。

“勞煩二位公子稍等片刻,奴家這就出去了。



不多時,一位身形纖細,體態婀娜的絕色美人便走了出來,她看到蘇玥身邊的兩小隻時,眼底閃過一絲冷意。

“今日奴家本是不接客的,但媽媽說有貴客登門,奴家便急匆匆收拾了一下,讓二位公子看到奴家這副不得體的模樣,奴家羞愧不已。



蘇玥摸了摸下巴,她曾經遠遠見過香菱一麵,那時隻覺得奇怪,不就是個略有姿色的女子嗎?為何有那麼多人追捧圍觀,現在近距離看到了,的確驚豔。

她笑著說道:“香菱姑娘不必拘束,我仰慕姑娘許久,一直想要見姑娘一麵,如今看到了,果然驚為天人。



香菱巧笑倩兮,“奴家也是第一次接待帶著孩子來的公子,媽媽和奴家說時,奴家還以為聽錯了呢,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蘇玥隨口編了個理由,“他們孃親走得早,家中無人替我照看,所以我走哪都帶著他們。



“不過今日很冷嗎?香菱姑娘怎麼穿這麼多?”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