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20 14:38:51

22世紀的醫學天才張京墨一朝穿越,穿就穿唄,竟然穿成個鄉下農女?而且還被迫嫁給了個癱瘓的王爺??麵對夫君的打罰,她直接把人推下懸崖;麵對婆母的辱罵,她發瘋創死她;麵對情敵的陷害,她直接手撕白蓮!這種生活,張京墨直接撂挑子不乾了,這王妃誰愛當誰就當!於是轉身出門搞事業,一不小心就成為了名聲大噪的鬼麵神醫!本以為自己憑藉著一張鬼麵具,可以成功死遁,離開王府。誰知一朝麵具落下,那個曾經看不起她的夫君頓時紅了眼。“墨墨,本王錯了。”張京墨:要點臉?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刹那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地看向她,讓她如芒刺在背。

“這……這……”張京墨支支吾吾半天,硬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而且對上慕七的目光,更加讓她害怕了。

怎麼辦?萬一真的被他發現了的話可怎麼辦啊?

眾人也開始疑惑,“對啊,張神醫為什麼總要戴著麵具?”

“難道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該不會是長得太醜了吧,哈哈哈哈……”

張京墨的手緊緊揪著袖子,麵具之下額頭已經汗涔涔的了。

“怎麼?張神醫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嗎?”慕七咄咄逼問,“還是說害怕之前被你詐騙的人找到?”

錢老爺怒了,麵紅耳赤的,但是卻不敢大聲對他說話,隻好甕聲甕氣道:“慕七大人怎能空口白牙就誣陷張神醫是騙子,她可是確確實實治好了我的流淚症的。



“哼,指不定是運氣好罷了!”

“那她也治好了海川樓胡嬸的中風,這你怎麼說?”

慕七一臉倨傲,“我又冇見過,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

錢老爺:……

慕七再次逼問,“張京墨張神醫,你若是再不摘下麵具,我可要把你送去大理寺了!”

“是啊,張神醫,你就摘一下麵具吧,身正不怕影子斜!”

“張神醫遲遲未動,難道心中真的有鬼?”

“我就說嘛,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神醫,估計就是用神醫的名號招搖撞騙,那所謂治癒中風,不過就是演戲罷了!”

眾人的質疑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人叫囂著讓張京墨摘下麵具。

麵對眾人的咄咄逼人,張京墨穩了聞心神,為了不讓慕七識破自己,特意壓低了自己的嗓音說道:“我之所以戴著麵具是因為年少之時,我的臉被大火燒傷,以至毀容。

為了不嚇到大家,我纔會一直戴著麵具。



然而慕七卻不相信她的這一套說辭,堅持讓她拿下麵具,“張神醫放心,毀容之人我見不過少,你無論是何種相貌,絕對不會嚇到我。



他的目光冷厲,氣勢駭人,彷彿下一秒就要強行拿掉張京墨的麵具。

怎麼辦?難道真的要摘下麵具嗎?

可是一旦被他知道了自己就是張小花,他勢必會告訴慕錦一,那麼以後自己再也無法從王府裡出來了!

一想到自己即將麵臨的悲慘人生,張京墨就渾身顫抖不已。

她不想就這麼從此生活在那種冇有人權,冇有自由的王府!

慕七已經冇有了耐心,他向自己步步緊逼而來,張京墨也嚇得步步後退,就在他伸手想要拿到麵具的時候,清兒忽然擋在了她的麵前。

“慕七大人手下留情。



“清兒?”

清兒微微嚮慕七行禮,帶著禮貌的微笑說道:“張京墨是樓主想要招攬之人,還是慕七大人能夠手下留情,給她一個體麵。



慕七瞳孔微微放大,“你是說海川樓樓主想要招攬她?”

“正是。



由此,慕七不由得重新審視此人來了,能夠讓海川樓樓主招攬的,想必確有一些過人之處。

更何況,海川樓樓主又是那位,自己確實不應該與之唱反調。

於是,他便對張京墨道歉:“神醫抱歉,是在下唐突了。



冇想到反轉來得如此之快?!

張京墨瞠目結舌地看向清兒,這海川樓究竟是有多厲害纔會讓慕七這樣的人也不敢招惹啊??

難道這就是清兒跟她說的“絕對需要到我們海川樓的庇護”?

她不由得認真思考了起來,說不定加入海川樓還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麵具風波已經過去,李九有些嗔怪自己的哥哥耽誤太多時間了,他忙不迭道:“神醫可否看一下我兒?”

經他這麼一提醒,眾人纔想起來,今日來的目的是為了看張京墨是要怎麼醫治這兔唇狼咽的,於是每個人都伸長了脖子往裡看,看看到底她能做出什麼名堂出來!

李九的夫人秦氏有些不太樂意,畢竟她的態度和慕七一樣,是不相信這個所謂年紀輕輕的女神醫的,可是在李九的眼神催促之下,她治好不情願地讓開,把位置騰出來給張京墨。

剛剛進門的時候,張京墨就已經粗略地看到了孩子麵容的情況,如今走近一看,唇部與齶部皆有裂口,是單側唇裂合併齶裂。

她指著孩子的裂口與李九他們解釋,“你們看,孩子的唇裂為一級唇裂,裂開至唇紅部位,齶裂僅出現在齶垂處,也就是說,孩子的唇齶裂並不是太嚴重,越早治療,對長大後的麵容影響就會越小。



大家雖然不明白張京墨說的這一係列專有名詞是什麼,但是都聽懂了最後一句話,那就是:有得治!

李九和秦氏兩人嘴唇微微顫動,眼睛也由黯淡瞬間變亮,李九不敢相信地問道:“神醫的意思是,我兒能治?”

“能治。



“這……這……”李九激動得都說不出話來了。

秦氏也跟著喜極而泣,自從孩子出生之後,他們看了多少大夫,就連鼎鼎大名的駱神醫也看了,但是無一不是搖頭歎氣,勸他們再要一個孩子。

而今天,他們竟然聽到了不一樣的回答!

慕七也微微有些咋舌,這女子還真是不簡單啊!

圍觀的眾人也被夫妻兩的激動心情給感染了,但是那幾個杠精依舊陰陽怪氣。

“切!說能治就能治了嗎?我還說我能胸口碎大石呢!”

“說說而已,誰不會,寺丞大人還是不要被騙到的為好。



“大家彆聽她亂說,駱神醫可是說了,這兔唇狼咽的,天下就從未有過醫治之法!”

然而錢老爺嗤笑道:“諸位,說這樣的話很容易被打臉的,諸位莫不是忘了自己前幾天說過的話了?那位倒立洗頭的呢?那位大喊‘張京墨是神醫’的人呢?你們幾個還真是,就這麼喜歡被打臉?”

這一番話把那幾個說得麵紅耳赤,但是還是繼續挽尊。

“姓錢的,你這麼上趕著巴結她做什麼?不就是給你治好流淚症而已嗎?”

“我懷疑你是不是被這姓張的收買了呀?怎麼處處替她說話?”

錢老爺回懟:“我被收買?我雖然不至於富可敵國,但是至少家財萬貫,我用得著被收買嗎?你們幾人說不過我就給我潑臟水?”

眼看這幾人又要吵起來,李九再次問道:“神醫,這要如何治療?”

張京墨深吸一口氣,然後輕聲說道:“手術治療。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