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15 08:46:56

彆人穿越哪個不是官宦開局,飽讀詩書,一開場就能指點江山。可唐塵不一樣,他穿越到了一個傻子身上。不僅傻,過的還窮,好在還有六房天資各異的老婆。為了養活這一大家子,唐塵隻能絞儘腦汁的想法掙錢。贏來的賞錢他不要,要剩菜!搞出了古代第一頓自助餐。當自助餐大火之後,唐塵的人生就像開了致富外掛。當有天唐塵富到足夠俯瞰整個天下時,有人向他請教發家史。他淡然一笑“當年啊!當年隻是為了不餓肚子,錢才越賺越多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自他重生到這個世界以來,唯一的仇人就是孫府還有孫管家,他一直對文儀有著覬覦之心,明天就是還錢之期。

今天這幾個地痞是誰招來的,不言而喻。

不過孫家勢大,孫管家雖然隻是個下人,但是狗仗人勢,現在唐塵一個人的力量還扳不過孫管家。

所以他才讓方大山以招工為由,先找幾個人明天一早在家等著,即使冇辦法把這件事情瞭解,也得先護住文儀再說。

而他坐在這裡觀察慶元樓,就是想要找機會見到劉師爺,隻要能夠借到劉師爺的勢,那孫家的事情哪怕不會迎刃而解,也會簡單很多。

時間飛逝,轉眼間街道上的行人稀稀拉拉,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唐塵卻冇有等到他要等的人,心中不禁歎了口氣,這樣守株待兔下去果然行不通!劉師爺見不到,那就隻剩一個方法。

想到這兒,唐塵起身離開茶攤,直奔慶元樓門口而去。

守門的夥計見唐塵走來,眉頭緊皺。

“你怎麼現在來了?還冇到拉泔水的時候呢,趕緊走,彆在這裡誤了進門的客人。



唐塵走上前低聲道:“小哥,我不是來拉泔水的,我是有事情想要見一見劉師爺,不知道能不能幫個忙啊!”

夥計聞言,臉上露齣戲虐之色。

“就你?還要見劉師爺?你當劉師爺是誰想見就能見的,真是分不清自己身份,趕緊給我滾,彆擋著爺看風景。



唐塵咬了咬牙,聲音再次壓低幾分。

“小哥,我知道那批貨物的訊息,煩勞你給師爺報個信,到時候師爺若是找到貨物,你也能撈些賞賜不是?”

“哈?”

夥計滿臉嘲諷:“就你?一個拉泔水的,你以為你是衙門裡的捕快啊!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就是個拉泔水的賤民而已。



“滾,再不滾老子打死你。



夥計揚起拳頭,惡狠狠地威脅道。

唐塵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轉身離去。

既然劉師爺這條線搭不上,那就隻能回去和孫家硬剛一回了。

回到家中,已是月上枝頭。

看著桌上一筷未動的飯菜,唐塵感動道,“你們等我做什麼?做好飯自己先吃,給我留點就可以了。



文儀端著一盆熱水,貼心地扭乾毛巾遞上來。

“那怎麼行?你可是一家之主,你不吃飯,我們怎麼能吃呢?來,快擦把臉。



“二妹,你去把飯菜熱一下。



“好的大姐。



一頓飯在三個老婆的伺候下,吃得郎情妾意,其樂融融,唐塵也在這個世界頭次體會到了家的溫馨。

晚過飯過後,唐塵在春曉的服侍下洗漱好,走進隔間。

這個時代可冇有燈紅酒綠的夜生活,鄉下還好點,晚上若是睡不著,還可以出門走走看看夜景。

但若在城內,晚上過了酉時就會宵禁,酉時過後還在街上晃悠的,被抓到可是要吃牢飯的。

對於唐塵來說,唯一的娛樂節目,就隻剩下造人了。

屋內的小床上,唐塵進去後,已經有個嬌軀蒙著被子躺在裡麵了。

唐塵嘴角不自覺的勾笑,伸手朝床上抹去。

“嬋嬡,這麼早……”

咦!不對,怎麼比昨日大了些。

下一秒,一道弱弱的聲音從被子裡傳出。

“相……相公,你不要亂動,疼!嘶……”

唐塵連忙掀開被角,正見文儀疼得俏臉扭曲,倒抽著涼氣。

隨著唐塵收回手,文儀的臉蛋也才恢複常色,她美目含羞地偷偷瞅了唐塵一眼,嫣紅的俏臉如同熟透的蘋果,紅唇微張,吐氣芳蘭。

“文儀,怎麼是你?你傷還冇好,能行?”

“行!”文儀抓住被子捂著臉,隻露出眼睛羞澀地看著唐塵。

“那個……那個二妹今天來事,春曉也累了一天,隻有我在家歇息,今天就由我來給相公侍寢吧。



說完之後,文儀忙用被子矇住頭。

雖嫁為人婦好幾年,但她卻也是首次行房中之事。

文儀一個黃花大閨女,自然是放不開的。

“你身上傷還冇好呢。

”唐塵柔聲說著,躺在床上輕輕抱了抱那個溫軟的嬌軀。

文儀埋著頭在唐塵的胸膛,聲音如同蚊子一般細微。

“冇……冇事,隻要相公喜歡,我……我都可以。



文儀火熱的嬌軀,讓唐塵心猿意馬,但當他碰到文怡的痛處,對方發出低微的輕吟時,讓他猶如一盆涼水澆在頭上。

他緊緊將文儀摟進懷中,低聲說道,“好了,相公知你傷勢冇好,不能運動,今夜我抱著你睡。



“相公,我……”

“不要說話。



文儀貼著唐塵的胸膛,淚水悄悄劃過臉頰。

有相公這般疼愛,就算是現在死也值了。

她第一次感受到唐塵的胸膛是如此寬闊,像溫暖的港灣,讓她深深迷戀上這種感覺。

唐塵是個正常的男人,雖然強行壓住了心中的慾火,但身體本能的不受控製。

一夜無話。

……

第二天,因為昨夜文儀和唐塵同床共枕頭,所以今早唐塵起來的時候,也驚醒了文儀,早早的就跟著起床了。

看著唐塵在門口的空地上練習拳法的身影,文儀想起昨夜的荒唐,臉一下子紅了起來,隻顧低著頭舀水,完全冇注意木盆已經裝滿。

冇過多久,春曉和沈嬋嬡也跟著起來,看著唐塵和她們大姐,二人眼裡露出莫名的笑意,惹得文儀臉蛋更紅了,完全不敢直視唐塵的目光。

飯桌上,沈嬋嬡和春曉吃得很快,有了前幾天數錢的快樂,她們在天黑後恨不得馬上就亮,去城裡支起小攤。

“相公你快點,大山一會兒就該來了。

”春曉整理著自己的布袋催促道。

唐塵卻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粥:“今天不急,可以去晚些。



“恩?”春曉一愣,往常唐塵都是非常積極的,今天怎麼反而消極怠工啊!

“你忘了,今天可是孫管家上門的日子,我們走了,留文儀一個人怎麼辦?”

“啊!”

三人這纔想起來,文儀被陷害撞碎孫公子的那塊玉佩,還要賠償二十兩銀子呢,否則孫家就要報官抓人,今天就是還錢的日子。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