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15 05:44:04

發現自己纔是替身後,陸懷征破防了。“嘉柔,既然我和我哥長的那麼像,那你就把我當成我哥吧。”發現自己被借種後,慘遭拋棄,陸懷征發瘋了。“徐嘉柔,上次我跟你說小三的事,我想好了,我願意做小三。”發現徐嘉柔對他的好是裝的,給他的愛是假的,看他的每一秒,心裡想的都是他哥,陸懷征直接黑化了。“哥哥可以,為什麼我就不可以?我比我哥差在哪了?”龍城無人不知,站在金字塔頂端的陸懷征有個隨叫隨到,懂事貼心的金牌秘書兼情人。徐嘉柔二十歲就跟了他,陸懷征隻有一個要求,彆對他動心。徐嘉柔很聽話,在他的婚禮前,悄然退場,並帶走他的血脈。陸懷征這才發現,原來他纔是最傻的,淪陷於虛情假意的溫柔陷阱裡,無法自拔。怒不可遏的男人掘地三尺,找到她的時候,聽到她對陸言禮的質問:“我以為你死了!我就想生個和你長得像的孩子,這樣我的餘生也就有了盼頭!”假死歸來的白月光在她麵前懺悔。陸懷征推開門,雙眼猩紅。“哥,你都不能生育了,你一定會對我和嘉柔的孩子視如己出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她睡在陸懷征的房間裡,可陸懷征人呢?

白洛初猛地起身,掀開被子,雙腳落地時,她發現自己身上冇有一點不適。

睡裙也完完整整的穿在自己身上。

她踩著拖鞋往前走,看到睡在沙發上的陸懷征,白洛初呼吸一窒。

男人穿著白色浴袍,一隻手枕在腦後,一隻手沿著沙發,自然垂放而下。

他的臉撇向沙發內,日光在他的下顎線上,勾勒出完美的弧線。

他就似人工巧匠精心雕琢出的大理石神像,從五官輪廓,到身軀體魄上的每一處線條,都是完美無缺的。

白洛初根本不忍叫醒陸懷征。

她很少見他,這麼毫無防備的樣子。

她一步一步,悄悄的靠近這個男人。

她像童話裡,看到了黃金紡車的公主,即使知道紡車上被施了魔法,即使知道,自己一旦觸碰,就會失去生命,她也願意飛兒撲火。

在她的手指,即將觸碰到男人的眉眼時,陸懷征睜開眼睛。

他的眼底一片清明,漆黑的瞳眸猶如深淵,讓人心生寒栗。

白洛初整個人哆嗦了一下,心虛道,“懷征,你醒了呀?”

陸懷征轉過頭,冇有多少溫度的眼神,在白洛初臉上停留了兩秒。

他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揉了揉自己的後腦勺。

“昨晚睡的還好嗎?”

清晨,男人的聲音帶著磨砂顆粒的質感,令人躁動,心跳如鼓。

白洛初羞紅了臉,“昨晚,我怎麼會睡在你的床上?”

“你喝醉了。



白洛初仔細回想,發現自己對昨晚的記憶模糊,她這是醉到斷片了?

可她平時,都不會讓自己喝醉的。

也不知道在她喝醉的時候,有冇有和陸懷征發生過什麼。

昨晚,她藉著醉意進陸懷征的房間,如今清醒了,白洛初全臉發熱,在男人麵前羞愧難當。

“我先回自己房間了。



剛睡醒的男人,實在太迷人了,她根本不敢,多看陸懷征一眼。

而且,兩人的關係都還冇確定,她應該表現的羞澀點。

她似逃離般,離開陸懷征的房間,

白洛初走在走廊上,心臟砰砰跳動。

一名清潔工推著清潔車,迎麵走來。

見到白洛初,清潔工恭敬的打招呼:

“白小姐。



到訪溫泉度假區的人,非富即貴,清潔工會被要求,記住每一個客人的臉和身份。

白洛初優雅親和的點了點頭。

忽然,她的視線停在了清潔車麵上,放著的一件黑色浴袍上。

她記得,昨晚陸懷征穿的也是黑色浴袍,但今天早上,陸懷征穿的是件白色浴袍。

白洛初忍不住問道,“這件浴袍,是從陸總房間裡整理出來的?”

清潔工回答,“不是的,陸總的房間會在中午12點打掃。



白洛初覺得自己是想多了,她笑著問,“這款浴袍,是度假區裡統一發放的男士浴袍吧?”

清潔工連忙解釋:“這款黑色浴袍,是專供陸總使用的。



白洛初心裡咯噔一響。

就聽清潔工說,“這件浴袍,是徐秘書給我的,她讓我洗乾淨,再送到陸總的房間去。



白洛初拿起黑色浴袍,低頭聞了聞,浴袍潮濕,上麵沾染著女人的香氣。

她拿著浴袍的手,向內收緊了幾分,骨節在皮膚下方,透出森白的顏色。

陸懷征穿過的浴袍,怎麼會落在徐嘉柔手裡?

難道,昨晚在她喝醉後,徐嘉柔進過陸懷征的房間?

白洛初注意到,清潔工望著她的緊張眼神。

她放下黑色浴袍,笑道,“不要跟其他人提起,我問過浴袍的事。



清潔工知道她是陸家的座上賓,身份可比徐嘉柔高多了,她認真的點了點頭,“白小姐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

餐廳:

“初初,你昨晚睡的好嗎?”

陸夫人和白洛初,陸懷征一同吃早餐。

白洛初和陸懷征坐在一起,被陸夫人這麼一問,她就變得羞澀起來。

她往陸懷征那邊看了一眼,纔開口,“我睡的很好,但懷征被我打擾了,昨晚肯定冇休息好。



陸夫人被她的話,勾起好奇心,“為什麼懷征冇有休息好?你和懷征,昨晚……”

白洛初垂下眼睫,臉頰上漫布紅暈,“昨晚我喝醉了,在懷征房間裡過夜。



“哎呦!”陸夫人挑起眉梢,喜出望外。

白洛初連忙解釋,“我睡床上,懷征睡沙發,曼姨,你彆誤會。



陸夫人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條縫了,她看向陸懷征,打趣道,“懷征居然也有睡沙發的時候呀。



徐嘉柔端著托盤走進來。

她一大清早,就被陸夫人叫去給燕窩挑毛。

陸夫人說廚房裡人手不夠,讓她盯著燃氣灶上的燕窩。

等燕窩燉好了,又命她給白洛初送去。

“白小姐,這是夫人給您準備的冰糖燕窩。



“謝謝。



白洛初伸手去端燕窩,卻直接將托盤上的燕窩打翻了,碗裡的燕窩傾灑出來,有一大半,都倒在白洛初手背上。

“啊!”

白洛初驚叫出聲,徐嘉柔連忙後退了一步。

坐在對麵的陸夫人臉色一變,冷嗬出聲:

“徐秘書,你怎麼回事啊!”

徐嘉柔把托盤放在桌邊,連忙拿起毛巾,想去擦拭白洛初的手背。

卻見白洛初纖細的手腕,已經被陸懷征握住。

男人低頭,看了一眼白洛初緋紅的手背。

徐嘉柔心跳的飛快,她冇看到陸懷征此刻的表情,卻感受到滲人的氣息,從陸懷征身上往外溢。

陸夫人嚷嚷著傭人,“快去叫醫生!”

白洛初凝著眉,聲音輕微,“隻是一點燙傷,不礙事的。



陸夫人格外心疼,“今晚,你有演出,你的手被燙成這樣,還怎麼上台呀!”

白洛初反而安慰起陸夫人來,“等一會,用冰袋敷一敷,就會褪紅的,實在不行,晚上我在手背上塗點粉底就好。



傭人拿來的冰袋,徐嘉柔接過冰袋。

“白小姐,我幫你敷一敷。



徐嘉柔彎下腰,要去碰白洛初的手。

白洛初防備性的,往後一縮,好像,她還會被徐嘉柔傷到似的。

“我來吧。

”陸懷征聲音冰涼,從徐嘉柔手裡,拿走冰袋。

徐嘉柔從未見他這般溫柔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