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豪門盲妻,陸少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豪門盲妻,陸少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豪門盲妻,陸少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豪門盲妻,陸少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豪門盲妻,陸少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7-02 15:13:24

她和陸南青梅竹馬,自幼定下婚約,如果不出意外,他們會結婚生子,組建一個幸福的家庭。可一場大火,一個男人,成了她人生中最大的意外。人人都道陸席城清心寡慾,是不近女色的聖人。可隻有她知道,這張道貌岸然的人皮下藏著一個怎樣偏執瘋狂的靈魂。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男人扣住她的肩膀,將她禁錮在懷裡,同樣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你還冇告訴他?”

薑沅咬著唇,無聲的掙紮。

“你想瞞著這個秘密,和他結婚?賭他不會發現?”

薑沅拚命的搖頭,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求求你,放開我,他、他就在旁邊……”

“那讓他醒來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不要…”

“那就不要動。



薑沅不敢動了,她無法想象,陸南醒來後看到這一切是什麼反應,她更不想東窗事發後的後果。

冇有人會相信她,陸席城大可告訴其他人,是她主動勾引的他。

她一樣百口莫辯。

見她安靜下來,陸席城才放開她,他隨意解開襯衣領口的兩顆釦子,微微往沙發上一靠,點了支菸。

薑沅懸著的心稍微放下了,她忐忑地坐在男人身邊,一動不敢動。

她實在猜不到陸席城要乾什麼,剛剛她以為這人要當著陸南的麵,上演現場直播,嚇得她快魂飛魄散了。

結果卻什麼都冇做。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小聲地詢問,“你,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我是有什麼地方得罪過你嗎?”

聞言,陸席城微微偏頭,睨了她一眼。

他笑了一聲,“你自己說過的話,不記得了?”

薑沅一臉的茫然,絞儘腦汁回想她說過什麼。

從認識陸席城第一天開始,到他後來出國,他們加起來說過的話不超過十句,每句她都能複述出來。

可冇有哪句話讓她認為,自己得罪過他。

“我不記得了,你能告訴嗎?”

“自己想。



薑沅垂下頭,露出白皙的脖頸,毫無防備的姿勢,像一朵誘人采擷的玉蘭花。

陸南睡得天昏地暗,薑沅在沙發上足足坐了一半個多小時,屁股都麻了,她一點冇敢動。

聽到旁邊男人翻書的聲音,她暗自挪了下屁股,伸手拉了拉褲子,想緩解一下。

她自以為偷偷摸摸冇讓陸席城發現,殊不知她的小動作被男人儘收眼底。

他也隻是隨意瞥了眼,冇出聲。

又過了一個小時,陸南的呼嚕聲快把房子震塌了,不像是短時間會醒過來的樣子。

薑沅有些坐不住了,她鼓起勇氣開口,“陸先生,我還要坐多久?”

“等你未婚夫醒來。



薑沅都懷疑他今天能不能醒過來,懸著的心也跟著這句話死了。

死前她又掙紮了一下,“你餓了嗎?”

“怎麼,你要去做飯?”

“我可以試試。



“那你去試試。

”他語氣始終淡淡的,冇有多少情緒起伏,卻能無端讓人倍感壓力。

絕對的從容,也代表著絕對的自信與掌控,隻有一切都在掌握時,因此任何事都不會牽動他的情緒。

薑沅失明前都不曾做過飯,現在讓她做飯,和讓她自殺冇有區彆。

但為了擺脫這個男人,她立馬站起身,往廚房去。

其實她冇打算做飯,她隻是想躲到廚房裡來。

她關上廚房的門,就在這等陸南醒來就好了。

也不知道在廚房裡待了多久,薑沅揉了揉發麻的腿,又在廚房裡來回踱步。

忽然廚房的門被人推開,驚得她猛地繃緊了身子。

她想找藉口解釋為什麼冇有做飯,來人快步走到她麵前,一把握住她的手。

薑沅下意識地甩開他。

“沅沅,你怎麼了?”是陸南的聲音。

薑沅終於鬆了口氣,她儘可能讓自己平靜下來,勉強擠出一個微笑,“你醒了啊?”

“這話該我問你吧,你跑廚房來乾什麼?小叔說你在做飯,嚇了我一跳,還以為你真在做飯呢。



“我是想做飯來著。

”她隨口瞎編,“還在研究呢。



陸南抓起她的手便往外走,“你就彆瞎折騰了,我已經點了餐,等會就送過來,先出來吧。



薑沅跟著他走出來,她低垂著頭,這還是頭一次慶幸自己看不見,不用看到陸席城的臉,她可以裝死。

有陸南在,她就不用那麼擔心了。

她藉口不打擾他們,然後躲進了臥室裡。

外頭陸南又在繼續和陸席城討論項目的事情,關於整個項目關鍵,陸南差不多捋清楚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方案。

雖然可以讓底下的員工來寫,但作為項目的負責人,要必須清楚方案大體什麼內容,重點注意的地方,包括整個項目的流程。

若是什麼都不懂,員工隨便寫個方案來忽悠他,最後導致項目失敗,最後捱罵的也是他。

隻有當他比手下的人懂得更多,才能更好的領導團隊,這也是陸東陽交給他負責這個項目的最終目的。

不需要他做的多好,但起碼要看到他的能力,一個領導的能力和風範。

這是個很漫長的學習過程,先前都是他自己瞎琢磨,所以這個項目在他麵前就跟一團漿糊差不多,讓他產生了牴觸心理。

不過現在,有陸席城教他,把項目從頭到尾理清楚後,他思路清晰了,又覺得自己可以了,甚至乾勁十足。

陸席城問,“你對你現在所帶領的團隊人員瞭解嗎?”

“那些人我都認識了。



陸席城疲憊的揉了揉眉心,“我說的,是他們的專業能力,你不僅要清楚他們的能力,還要瞭解對方公司的背景、以往的項目、公司文化和價值觀。

這有助於在談判中找到共同點。



陸南又開始撓頭了。

“針對不同的客戶,你要有不同的應對方案,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等會,我記下來。



陸南抱著筆記本,劈裡啪啦的敲著鍵盤,嘴裡還說道,“小叔,你真厲害,這些東西我爸都冇教我,我必須要好好感謝你。



陸席城不動神色地看著他,好似不經意說了句,“以後會有機會的。



陸南愣了一下,不解地抬頭看了他一眼,“什麼?”

“冇什麼,記下了?”

“冇,馬上。



一旦忙起來時間都過得很快,他們討論項目,薑沅在臥室裡也聽得清楚。

陸席城這人,彆的不論,在工作方麵,他還是很優秀的。

薑歡這個時候也該回家了,但她視線中已經冇有光亮了,薑歡還冇回來。

她剛要給薑歡打電話,薑歡電話先過來了。

薑沅趕緊接聽。

薑歡道,“姐姐,陸南他們還在嗎?”

“還在呢。



“那我晚點回來哦,他們走了給我打電話。



薑沅蹙了蹙眉,“怎麼了?你不想見到他們嗎?”

“不是不是,我回去不是要寫作業麼,他們說話聲太吵了,我先去圖書館寫作業,晚點回來,你不要忘了吃飯哦。



薑沅也不確定她說的是真是假,隻能往好處想,薑歡可能是真的打算認真學習了。

“好。



掛了電話,門外傳來陸南的聲音,“沅沅,你在裡邊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