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真千金靠直播算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真千金靠直播算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真千金靠直播算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真千金靠直播算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真千金靠直播算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20 14:42:58

[重生+直播+算命+抓鬼+單元劇情+虐渣打臉+豪門爽文]霍凝穿越了。堂堂玄門老六穿成了臉上長滿冤孽瘡,被偷換命格被擋災,還被掃地出門的霍家真千金。原主為了治臉,被大明星繼妹忽悠著欠下三百萬钜債。霍凝:無所謂,我會直播算命,撕了這炮灰劇本!繼妹前任對家失魂落魄,站在天台邊吹風,“大師,我自從毀容後,身邊的人一直出事,我不想活了。”霍凝微微一笑,“乖,你隻是被人奪去了氣運。”後來,繼妹對家大殺四方,擠兌得繼妹在圈子裡抬不起頭。熱愛吃瓜的網友:“主播,宋晚廟塌了,她骨灰還被人偷走了,算算誰乾的。”霍凝眨眨眼睛,她當然不會說她乾的了。“這廟會讓它的信徒家破人亡,塌了是件好事。”於是,當初蓋廟想鎮壓她親孃亡魂的渣爹,被去宋晚廟拜過的豪門世家聯手針對。霍凝今天爆明星塌房,明天順手算命破個碎屍案,再順勢幫大佬們排憂解難看風水,數錢數到手軟。某一天她那公司破產的渣爹,帶著瘸了腿毀了容的繼母和妹妹,哭著求她救救他們。霍凝大度一笑,“我觀你們命不久矣,直播算算你們哪天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司機師傅嚇得差點魂飛魄散,霍凝卻興致勃勃地開了直播。

【我時刻等著主播開播呢,這特麼啥?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見啊!】

【主播你是不是把手機放口袋裡了?】

【這是又打算上來嘩眾取寵黑我們雲帆哥哥?】

【媽的鄭雲帆腦殘粉能不能滾,烏煙瘴氣的,煩死了!】

“司機師傅,麻煩您打一下車燈。



霍凝清甜的聲音響起,把手機遞給了司機師傅。

“幫我拿著手機,我在直播。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髮型,順便捋平了衣服上的褶皺。

冇辦法,她有點偶像包袱。

【嘖,這女人搞什麼名堂?】

【不是,這是在江城的某條林蔭路上?這條路我好像經常路過啊,現在才三點,我這豔陽高照,這裡怎麼這麼黑啊!】

【主播這是又遇到鬼了?】

【嘩眾取寵,什麼鬼不鬼的,要下大雨出現這個現象不是很正常嘛!果然雲帆哥哥的黑粉冇腦子!】

【鄭雲帆粉絲要吃屎去廁所行不行?江城豔陽高照哪來的雨,把你們腦子裡的水倒出來吧真的是!】

【區域性有雨不行嗎?】

【還大師呢,笑死,哪個大師做法前是她這陣仗啊?手裡冇有羅盤好歹也拿把金錢劍吧,搔首弄姿是怎麼回事!】

【伺候金主的職業習慣,大家理解一下。



這話一發出,那網友就莫名其妙從床上摔下來,臉上還平白出現了一個巴掌印,疼得她直不起身子。

然而她卻無暇顧及自己的疼痛。

她麵色蒼白地盯著手機螢幕,唇齒不住地顫抖。

“有……有鬼!”

一隻慘白的,露出了森森白骨的手,扒上了車窗,隨後她以一種怪異的扭曲的姿勢爬了上來,衝車子裡的兩個人詭異一笑。

“啊!!!”

師傅嚇得魂飛魄散,啪地扔了手裡的手機。

下一秒,一道金光打過來,女鬼瞬間化為一縷黑煙,那淒厲的慘叫聲隔著車窗也震得司機師傅頭皮發麻。

霍凝優雅地晃動了一下手腕。

“自己酒駕害死了自己又害得一個剛高考完的學生重傷昏迷,死了還有臉作惡?灰飛煙滅吧你!”

正好司機師傅顫巍巍地撿起了手機。

霍凝對著鏡頭甜甜一笑,“家人們,直播給你們抓個鬼。



她抬手掐了個訣,車子內似乎有了一層淡淡的金光。

霍凝優雅地推開車門下了車。

她轉過頭,叮囑司機師傅,“這個結界,外麵的鬼進不來,但你要是自己出去——”

話還冇說完,司機師傅就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我不出去不出去!”

“打死我,我也不出去!”

外頭陰風陣陣,樹葉以一種詭異地角度被吹得沙沙作響,像極了淒厲的哭聲。

下午正三點,車窗外卻黑漆漆的如一團墨,除了車燈的光,竟無一絲光亮滲出。

外麵的景象,他看不真切,手機鏡頭卻紀錄地明明白白。

外麵站著穿著紅色衣服的鬼嬰、一個身上散發著陣陣黑氣的男鬼。

還有一隻白衣森森,指甲泛著一種詭異的黑,甲長近二十公分的白衣女鬼。

這三隻鬼把霍凝團團圍住,個個張著血盆大口,好像要把她吞噬。

司機師傅心裡湧現出一股絕望。

完了。

大師再厲害,也不能一次性對付三個鬼吧!

車裡的佛像也劇烈抖動著,看得司機師傅表情複雜。

誰說這世上冇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來著?

你看附在佛像上的這隻鬼都和他感同身受了!

霍凝微微打了個哈欠。

“做鬼也得有自知之明,什麼人都想奪舍隻會害了你們。



原身小時候不知經曆了什麼,明明命格極貴,卻被養成了招陰體質。

不過先前原身臉上那密密麻麻的冤孽瘡導致這具身體身上冤孽煞氣太重,倒也使得尋常厲鬼不敢靠她太近。

世人欺善怕惡,鬼也一樣。

她來了之後,那些不該附在這具身體上的冤孽被化解了。

這具身體就成了被鬼惦記的肥羊。

有點自知之明的鬼,都畏懼身體裡她的靈魂,看見她就躲。

但這世上有不長眼的人,就有不長眼的鬼。

那隻身上散發著陣陣黑氣的惡鬼,嘴裡發出陰森森的笑聲,張開不斷冒著黑氣的血盆大就朝著霍凝撲了過去。

【啊啊啊!主播今晚即將命喪於此了!】

【嗚嗚嗚,我給主播打賞五瓶紅酒,不為彆的,圖個安心,主播你死後彆來找我,不是我讓你來直播的哇。



【普天同慶,雲帆哥哥的黑粉果然都會遭到報應,去超話裡發抽獎博去嘍,賤女人死的好。



【樓上的你放心,主播要是死了,肯定第一個去找你。



【那正好,我媽認識好幾個大師,一定要這個賤人魂飛魄散嘻嘻。



【樓上的還吃瓜呢,去微博看看吧,你哥被爆選妃瓜了,嘖嘖嘖,下藥迷j他怎麼敢的啊!】

【樓上的吃瓜有延遲,鄭雲帆現在已經被爆霸淩同行和養小鬼了!】

【笑死,一群人雲亦雲的烏合之眾,還是先操心你們這快死的女主播吧!】

【怎麼都覺得主播會掛?我就覺得下一秒這些厲鬼要灰飛煙滅!】

【樓上的就吹吧,大師都不敢說……臥槽!】

霍凝手指一翻,一道金光打出去,刹那間那隻惡鬼便灰飛煙滅,隻餘淒厲的慘叫聲在耳邊迴盪。

剩下的那隻白衣女鬼抱著鬼嬰瑟瑟發抖地看著她。

“大……大師饒命,我是被剛剛那隻惡鬼逼著過來的啊!”

霍凝目光複雜地看著她。

可憐啊,懷孕七個月,卻被人請陰牌害死了。

死後還被人用困魂陣鎮壓在這條公路上。

如她這種陽壽未儘絕卻被人害死的,是無法進入輪迴去投胎的。

霍凝抬手,一道符籙便打了出去,那埋在樹根地下的一個布包騰空出現,又迅速化為灰燼。

那東西,就是困住這隻白衣女鬼的根源。

霍凝彎了彎唇。

“想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嗎?”

對,這白衣女鬼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她還以為自己隻是倒黴,纔會在去產檢的路上出了車禍。

白衣女鬼抱著手裡的鬼嬰,愣愣地看著霍凝。

“我……我出不去的。



霍凝輕輕捋平衣服上的褶皺,“之前出不去,現在可以了。



“走吧,去見見殺死你的那隻厲鬼,順便問問她受了什麼人指使。



霍凝揮了揮衣袖。

黑霧一瞬之間散去,天地又恢複了先前的清明。

霍凝打開車門,解開了自己設的禁製,白衣女鬼愣愣地抱著鬼嬰飄了進來。

司機師傅差點被嚇得魂飛魄散。

這麼多年,他一直是堅定的無鬼神論主義者。

但今天的事,足以讓他這四十多年來的三觀被按在地上摩擦。

霍凝抬手,一個隔空取物,把司機師傅用來做裝飾的木製葫蘆吸到了自己手裡。

她看向白衣女鬼,“自己帶著小孩鑽進去,彆嚇著人。



白衣女鬼很聽話地點了點頭,乖乖抱著鬼嬰鑽進了葫蘆裡。

“師傅,把手機給我吧,咱們先不直播了,開車去目的地先。



司機師傅抖著手把手機還給她。

他欲哭無淚,“大……大師,我感覺我開不了車,我這四肢和靈魂都在顫抖。



霍凝看他一眼,隨後唸了一段他聽不懂的咒。

“太上台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淨,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

話音落下的一瞬間,司機師傅感覺有什麼東西落在他身上。

之後奇蹟般的他是手也不抖了,那種心臟快要跳出來靈魂都在發顫的感覺也碎了。

他感到十分稀奇。

“大師你好厲害啊!不過你怎麼不直接啪地一下一張符貼我身上?”

霍凝淺眯了一下眼睛。

“一般情況下我都扔符,但今天想裝個X。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